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零七十六章 反了你们
    这还不是主要的,让杨开有些无语的是,他需得时时刻刻分出一部分心神催动那逆阴阳五行玄宇心经,维持道印内四种五行之力的稳定,否则五行必乱。

    这就有些头疼了,虽说这一部分心神也不算太多,不会影响到他的日常生活和战斗,但苛刻的是一刻也不能终止,换句话说,在补全道印中的力量之前,杨开绝对不能昏迷,否则就是死。

    “少爷才凝聚水行,该闭关巩固才是,怎地跑了出来?”月荷不解地望着他。

    “有件事想要找祝前辈解惑,前辈人在何处?”

    月荷摇头不知,她最近半年一直守在这里,也没去别处,哪知祝九阴的去向。

    杨开神念扫动,很快寻到了祝九阴的气息,身形一晃,便出现在她面前。

    定眼望去,杨开吓一跳,只见祝九阴慵懒的躺在床上,卢雪一脸幽怨地抓着一把蒲扇,轻轻地替她扇着风,而在床前,一个螳螂头半跪在地上,低眉顺目,也不知在跟祝九阴汇报些什么。

    这个螳螂头跟杨开之前杀掉的那个看起来一模一样,杨开还以为死者复生,不过仔细一想也不太可能,那大郎的脑袋都被他戳爆了,又怎可能复活过来。

    眼前这个螳螂头,肯定是祝九阴麾下别的螳螂妖了,若是以前,这种东西休想进星市之中,但如今祝九阴坐镇此地,他想进来又有谁敢阻拦?

    “下去吧。”祝九阴挥了挥手。

    那螳螂头告罪一声,倒退着离去,看也不看杨开一眼。

    待那螳螂头离去,杨开才拱手道:“前辈。”

    祝九阴抬起眼帘瞧瞧他,嗯了一声:“既已炼化成功,不好好闭关巩固,跑出来干什么?”

    杨开皱眉道:“我好像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祝九阴微微一惊。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个声音在脑子里面嗡嗡嗡,仔细去听,却又什么也听不到。”

    “有个声音?”祝九阴黛眉一皱,“什么样的声音?”

    “说不出来。”杨开缓缓摇头,侧耳倾听一阵,惊悚道:“又来了。前辈,那逆阴阳五行玄宇心经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他总感觉是这法门有什么问题才导致如今这局面。

    祝九阴奇道:“以前没听说有这种事发生。”她以前那位承载者,也曾修行过这法门,可并没有杨开所说的征兆,“是不是你的错觉?”

    杨开犹疑不定,被她这么一说,他也说不准是不是错觉了,而且那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对他其实也没多大影响,他只是有些担心。

    “你若放心的话,可以放开道印,我帮你看看。”祝九阴提议道。

    杨开摇头道:“或许是错觉吧。”

    祝九阴选他做承载者,对他没有恶意,但放开道印等于将所有秘密呈现在她面前,杨开自然不愿。

    祝九阴也不勉强,颔首道:“或许过一阵子就好了。”

    杨开点头称是,话锋一转道:“前辈,那金行之宝还是没有消息吗?”

    “没有,二郎刚才过来就是汇报此事的,寻了这么久也找不到符合你要求的金行之宝,这太墟境只怕已经没了。”

    杨开略感失望,振了振精神道:“还请前辈再让手下人打探下阴阳之宝的下落,同样要七品以上。”

    祝九阴失笑:“那就更困难了,其他五行的宝物,太墟境内或多或少都曾出现过七品以上的,唯独这阴阳之宝,从未听过,七品之下的,倒是有一些。”

    “前辈知我志向!”杨开肃然道。

    祝九**:“我会让人打探,不过你别报什么希望。”

    “多谢前辈。”杨开躬身告退。

    待到杨开离去之后,祝九阴眼中才精光一闪,呢喃道:“那月精之灵难道没被磨灭吗?”

    听杨开提及脑袋里面有异响之时,她便忽然想起自己在月精中看到的那一丝灵性,杨开炼化月精,定然将那一丝灵性也炼化吸收了,若是没有被磨灭的话,或许可能在他体内作祟。

    不过这种事告诉杨开也只会徒惹他担忧,索性不说,反正她的目的是让杨开替她抢夺那一份机缘,待离了太墟境,杨开是生是死又与她何干。

    密室之中,杨开闭关修行,巩固才炼化的水行之力,最主要是催动那逆阴阳五行玄宇心经的法门,努力让这种事化作自身的本能,若真能做到这一点的话,就不怕突然昏迷不醒,本能之下,即便是昏迷状态,这法门也会一直催动下去,不至于让道印中五行紊乱。

    祝九阴的百万大军出没太墟境的各个角落,搜寻金行和阴阳异宝,足足两年时间也一无所获,杨开最开始还略有期待,慢慢地也就不报指望了。

    两年时间的修行,实力境界提升不算太大,不过道印之中的水行之力彻底巩固下来,可以做到随心而发,那逆阴阳五行玄宇心经的法门也基本化作自身本能。

    与小胖子徐真也多有联系,那家伙被朱厌选为承载者,自然也得到了朱厌的大力栽培,据他所说,这朱厌手中异宝无数,两年时间他已差不多聚齐了阴阳五行之力,一只脚踏进了开天境的门槛之中。

    不过太墟境内天地法则古怪,纵然道印之中力量齐全,也无法开天辟地,在体内成就小乾坤,是以没法做出突破。

    不过他的实力绝对是成倍的增长,比起当初不可同日而语。

    徐真与宁道然几人也都有联系,辗转找他打探了下消息,杨开发现确实如这小胖子之前所言,那几位洞天福地的弟子有一个算一个,都被不同的圣灵选做了承载者,一个个闭关苦修,实力大增。

    其中顾盼被夔牛所擒,曲华裳落入肥遗手中,宁道然则被诸犍抓获。

    对这几位洞天福地的弟子来说,实力强大是幸运也是不幸,幸运的是有这些圣灵的大力栽培,他们每个人都少了数百年的苦修,不幸的是在这一场夺灵之战中,他们只是各大圣灵手中的棋子。

    成,一切好说,若是败,那后果堪忧,承载者失败后死在这些圣灵手上的不知凡几。

    而且徐真也说了,这太墟境中绝对不止这几位圣灵,还有许多没曾露面的,肯定也选了不少承载者秘密培养,这些承载者或许之前籍籍无名,但如今必定都一飞冲天,只等夺灵之战大放异彩。

    杨开与其他人没什么交情,纵然是那曲华裳,杨开也只是与之探讨过阴阳大道而已,唯独顾盼,来自张若惜先祖的出身之地,得知她一切平安,杨开也就放下了心。

    暗暗打定主意,下次再见,定要问问她关于张若惜的情况。

    这一日,联络珠传来波动,杨开立刻拿起,神念探入其中。

    徐真的讯息立刻传来:“杨兄,夺灵之战要开始了。”

    杨开心神一凛:“你怎知晓?”他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祝九阴也没跟他说过这些。

    徐真道:“朱厌告诉我的,他们这些圣灵生长于此,对这太墟境的变化感知无比敏锐,他说了,短则一年,长则三年,无老之地就会开启,到那时候,夺灵之战便会打响,到时候我们这些承载者便要在其中一争雌雄。”

    杨开呵呵一笑:“那徐兄可要小心了,到时候我不会手下留情。”

    徐真道:“我如今实力提升巨大,未必就不是你对手,杨兄也该小心。”话锋一转,激动道:“总算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杨开哑然:“离开?”

    徐真道:“杨兄莫非不知?夺灵之战后,太墟境就会关闭,到时候我们这些外来者,都会被送出去,换句话说,无老之地的开启,便是太墟境关闭的标志!”

    杨开神色一振:“果真如此?”

    “你去问问那天月魔蛛就知道了,历代以来,每次都是这样。”

    这倒是个好消息,太墟境虽然是个巨大的天然宝库,他在这里也收获了难以想象的财富,更凝聚了土水之力,但金行和阴阳之宝一直没有下落,这太墟境看样子是没有了,只能指望外界。

    早点离开,对他也有好处。

    而且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到太墟境关闭的时候了。

    他们这群人进来到现在,也有七八年的时间,那朱厌说短则一年,长则三年,无老之地开启,太墟境关闭,倒与传闻中相符。

    又与徐真聊了一阵,杨开才收起联络珠,径直离开了密室,找到祝九阴。

    祝九阴见他到来,略有些诧异,不过还是颔首道:“你来的正好,本宫有些事要与你说。”

    这般说着,忽然冲左右打了个眼色。

    月荷和卢雪都一脸愧疚地道:“少爷,得罪了。”

    话落瞬瞬,两女齐齐动手,一人伸手朝杨开额头处点来,一人抖出一道红菱,朝杨开腰间缠绕。

    杨开莫名其妙,紧接着勃然大怒:“反了你们了!”

    身躯一震,熊熊烈焰燃烧,只听两女低呼一声,齐齐后退几步,脸色微微一白。

    杨开还没来得及问个明白,便见祝九阴小嘴一张,从口中吐出一道蛛网,当头朝他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