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零九十三章 老树所在
    “想聊等会再聊,空间戒拿给我,你在厚土玄龟那应该得了不少好东西吧?”要不是有龟壳阻挡,杨开的大手几乎要戳到他鼻子跟前。

    方岳气道:“师兄你怎么能这样,你的宝贝那么多,还缺我这点小小财物吗?你就算抢了我,也不能让你的财富增加多少。”

    杨开淡淡道:“做错事,总要受到惩罚的。”

    方岳怒道:“我真没有对你出手……”顿了一下,弱弱道:“好吧,我偷偷出手了,不过并无杀你之心,只是想试试我与你之间有无差距!”

    他应该是早就认出杨开了,也听说过杨开的种种事迹,虽得了厚土玄龟真传,以其内丹之力凝练土行,但也没有信心能胜过杨开多少,方才混杂在人群之中悄然出手,就是想验证下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有多少成长。

    谁知结果竟是如此,让他备受打击。

    与这种人争锋,自己能抢到那先天灵果,满足厚土玄龟的要求吗?

    微微一叹:“师兄,你杀不了我的,我这磐石印非狂力不可破,有此印在,这无老之地没人能杀得了我。”

    杨开徐徐道:“你这神通确实不错,不过施展起来应该挺消耗力量吧?且不说我能不能打破你这龟壳,就算打不破,我也能耗死你,除非你有办法从我手中逃走。”

    方岳脸色一阵苍白,摇摇欲倒:“师兄眼力可真够毒的!”

    杨开说的没错,这磐石印虽然防御不俗,但施展起来确实要消耗巨大的力量,尤其是长时间维持,对他本身来说是个不小的负荷,倾尽全力之下,顶多只能维持半个时辰而已,半个时辰后,必然精疲力尽,磐石印不攻自破。

    杨开精通空间大道,他又跑不掉,拖延时间对他来说根本毫无意义,可以说杨开之言,句句扎心。

    神色一萎,方岳道:“师弟认栽啦,还请师兄手下留情。”

    这般说着,重重叹息,主动散去了磐石印,褪下手中的空间戒丢给杨开。

    杨开接过,神念一扫,抬眼瞧他:“好东西还真不少。”

    戒指里确实有不少好东西,连六品材料都有两份,凭方岳一人之力应该是搜集不到这些的,估计都是他从厚土玄龟那里弄来的,这些圣灵在太墟境生存了无数年,每个都有及其丰富的积累,他们选定承载者为他们争夺机缘,承载者们自然也会从他们那里讨些好处。

    就如杨开,若非祝九阴,他又哪里能得到那道一神水,又从哪里修得逆阴阳五行玄宇心经。

    眼看着杨开将一件件好东西从戒指里取出来,方岳郁闷的快要吐血,不断叫嚷道:“够了够了,师兄你好歹给我留一点。”

    杨开不理他,继续捣腾。

    好一会功夫,才将空间戒丢还给他。

    方岳接过,查探了下戒指,顿时闷哼一声,手捂着胸口,悲愤欲绝,痛不欲生。

    戒指里的东西虽然没被搜刮干净,但好东西已经荡然无存,全都抢走了,方岳只觉得浑身上下被割了十几斤肉,疼的要死。

    抓过空间戒,转身就走,速度快的离谱:“就此别过,后会无期了!”

    再也不想碰到杨开这厮,这次的事他也认栽,虽然被抢了不少东西,可毕竟保住了性命。

    一路疾驰,奔出千里之地,才回头望去,发现杨开并没有追击过来,这才松了口气,自我安慰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区区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丢便丢罢!”

    落足在一块巨石上,回想之前的遭遇,不免有些心有余悸,同为帝尊境,他得厚土玄龟数年栽培,可到头来发现自己与杨开之间还是有巨大的差距,不禁有些气馁。

    正心神黯然时,忽见脚下这块巨石有些奇特,好似一朵绽放的莲花,层层叠叠,自己便站在花蕊之中,不由眉头一扬,饶有兴致地打量起来。

    下一刻,脚下轰然一震,那石莲竟是猛地合拢,方岳猝不及防,直接被罩在中间脱困不得,心头一惊,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那石莲吞了方岳,立刻拔地而起,根茎化作两条大长腿,竟是朝远处飞奔而去。

    石莲之中,传来方岳的低喝:“亘古不动巍如山!”

    ……

    十数日后,杨开登上一座万仞山巅,在蒲百雄的指引上朝那山峰的某一处行去。

    不多时便到了地方,蒲百雄从杨开肩膀上跳下,高呼道:“小葫芦,小葫芦,蒲老爷来看你啦。”

    之所以来到此地,完全是因为蒲百雄告诉杨开,这里也有一株圣药。

    这无老之地中,化形的圣药数量不多,但也不算少,蒲百雄便知道七八种之多,每一株圣药都威能非凡,效用不同。

    就拿杨开得到的两种来说,蒲百雄头上那一串浆果的药效便非同凡响,不但有恢复疗伤之效,更有精进修为之能,可以说是及其稀有的品种。而玄彩幻菇则具致幻之力,那无形的孢子飞散出去,等闲武者根本抵抗不得,当初杨开落进那迷雾之中,也不小心着了道,最后还是依仗灭世魔眼和温神莲才维持心神清明。

    另有向英的紫竹,似有一力破万法之效,非比寻常。

    圣药并非都是用来服用的,草木成精,开启灵智,得以化形,便为圣药。

    而这山巅所在,便有另外一株圣药,据蒲百雄所言,是一根葫芦藤,那藤上结有七个葫芦,对应阴阳五行之力,品质都极为不俗,借助这七个葫芦的阴阳五行之力,武者便能凝聚出对应的道印之力,可以说若能入手这一株葫芦藤,便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修炼资源。

    只不过虽千辛万苦到了此地,可杨开神念感知之下,并没有察觉到什么生机所在。

    蒲百雄又高呼几声,伸出根须挠头不已:“这葫芦哪去了?”

    杨开微微皱眉,迈步来到一处地方,认真打量一阵道:“不用喊了。”

    蒲百雄闻言飞奔过来,手脚并用爬到他肩膀上,顺着目光望去,只见前方有一些战斗留下的痕迹,充斥着五行相生相克的力量,顿时叫道:“小葫芦跟谁打架了。”

    杨开颔首道:“怕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之前去寻那紫竹的时候便是如此,后来才知道紫竹是被向英入手,最近十几日,蒲百雄指点杨开,去寻觅那些化形的圣药,可惜每到一处都一无所获,那些圣药或者隐藏了起来,或者被人捷足先登,先行抢走。

    此地已经是杨开跑过的第三个地方了,包括那小葫芦在内的三株圣药都不见踪影。

    其他圣药什么遭遇杨开不太清楚,但这里的圣药应该是被人夺走了,此地战斗的痕迹很散乱,说明是很多人在围攻那一株圣药,那葫芦藤纵然再怎么不凡,恐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地面上还有许多未干涸的血迹,应该是参与围攻的人被那葫芦藤所伤。

    蒲百雄懊恼道:“早知道咱们就快点过来了,老爷不怕,我带你去找阿苦,那家伙住的地方离这里只有三日路程。”

    小蘑菇缩了缩脖子:“不要去找阿苦吧?我每次见他都要倒霉。”

    蒲百雄训斥道:“老爷要圣药呢,岂容你来指手画脚。”

    小蘑菇气的撅起嘴巴,赌气地将脑袋扭到一旁。

    杨开摇头道:“不用了,正事要紧,带我去找那株果树吧。”

    无老之地涌进了将近二十万人,就算最近这段时间死伤无数,只怕也还有一大半存活,这些人活跃在无老之地各处,有什么好东西早就被他们翻了出来,那一株株圣药便是最好的例子。

    杨开生怕再耽搁下来,连那先天灵果都要被人捷足先登,到时候没办法跟祝九阴交差,月荷等人可就危险了。

    “去找老树吗?”蒲百雄应了一声,“也好,不过老爷你可得小心点,那老树不好惹,而且他家所在的地方,处处危机,一不小心就得倒霉。”

    “你只管指路就是!”

    蒲百雄当即给杨开指引起方向,下了这座高山,杨开一路疾驰。

    路上不做停留,不时遇到行色匆匆的武者,来回奔波,也有不少人在争斗不休,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在这无老之地中。

    行不过两日,蒲百雄道:“老爷,咱们快到地方了,看到前面那座山了没,老树就住在那山上。”

    杨开抬眼望去,果然见到远方有一座高山屹立,不过距离太远,还不怎么看的清楚。

    便在这时,杨开忽然心有所感,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只见那边一道身影也正急急朝那高山的方向驰去。

    那人年纪不大,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不过气息却极其凝练,显然根基扎实,让杨开在意的不是这个人,而是这人肩膀上的一物。

    那赫然是一株圣药!

    一株看起来像是苦瓜的圣药,浑身皱巴巴的,瓜上长着一张脸,愁云惨雾,紧皱着眉头,好似天底下所有的不幸就集中到了它身上,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态。

    “阿苦!”小蘑菇顿时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