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一百九十二章 飞花舫的猜疑
    进了那风车,童玉泉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前方的杨开,四目相对,童玉泉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和杀机,低垂眼帘道:“我想看看玉儿的伤势。”

    “童护法请便。”杨开伸手朝一旁示意。

    童玉泉低头钻进一旁的侧室,那侧室内,上官玉静静地躺着,呼吸平稳,胸口处依然残有血迹,脸色稍显苍白。

    童玉泉阴沉着脸走上前,在上官玉身边坐下,伸手搭上她的手腕,一番查探之下,发现女儿气息平稳,明显是被人治疗过,而且体内还有一股强大的药效流淌在经脉中,融入血肉内,修补伤口。

    “我方才已经让卢雪给她疗过伤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只需要休养几日便能痊愈。”杨开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童玉泉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虽说这一次的事情归根结底是上官珑利欲熏心,杨开不过是顺势而为保全自身,但无论如何上官玉的伤是杨开所为,亲眼看到自己女儿被人一剑穿胸,纵然这个人是女儿的救命恩人,童玉泉也再难对杨开生出什么好感。

    “估计明日玉师妹就会苏醒过来,不过眼下这情况我并不方便与她解释,说不定就算解释了,她也不会相信,以免出现什么不必要的争执,还请童护法留下玉简一枚,将此番之事的前因后果录入其中,待玉师妹醒来之后我自会拿她看,你说的话,她应该会相信的。”

    童玉泉道:“我留在这里,等玉儿醒了我自会与她说明情况。”

    杨开摇头道:“不行,我能让你过来看看玉师妹已是最大的诚意,不可能让你一直留在这风车内,童护法毕竟四品开天,万一暴起发难我实在难以抵挡,还请童护法体谅一二。”

    童玉泉抬头,怒视杨开道:“我若想动手,之前就可以动手,又怎会与你里嗦。”

    杨开缓缓摇头:“我也相信童护法没有别的企图,只不过凡事总得以防万一,在登上贵舫的莲花之前,我从未想过会有今日之事,珑夫人既然能恩将仇报,童护法作为她的枕边人,难道就没有得到她的耳提面授?”

    “她是她,我是我,休要将我与那毒蝎妇人混为一谈。”童玉泉怒不可揭。

    杨开沉声道:“童护法若执意如此,那大家就只能在这里撕破脸皮做过一场了,希望待会打起来童护法能护住玉师妹平安,毕竟她是无辜的。”

    说话间,卢雪已经悄然出现在杨开身后,美眸冷冽地凝视着他。

    童玉泉眼角跳了跳,暴怒的神情一瞬间颓然,颔首道:“好,就依你所言,我会留下讯息告知玉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你也要保证不能伤她分毫。”

    “童护法尽管放心便是,只要贵舫不乱来,我保证令嫒不会少一根头发!”

    “最好如此!”童玉泉咬牙道。

    片刻后,童玉泉离去,如杨开所言,留下了一枚记载此次事情始末的玉简,杨开仔细查探了一下那玉简,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玉简之中所阐述之事也没有半点添油加醋,只不过少了上官玉被七情六欲酒祸乱了神智,做出不齿之事的信息。

    这种事童玉泉想要隐瞒,杨开也能理解,是以倒也没说什么。

    仔细将玉简收起,准备等上官玉醒来之后交给她。

    而在童玉泉回到那莲花之上后,巨大的莲花也逐渐放缓了速度,直到与风车拉开三千里地,这才继续追上来。

    这也是杨开的要求,如今上官玉在他手上,飞花舫不得不照办。

    一日后,昏迷中的上官玉缓缓苏醒。

    睁眼之时,美眸中一片茫然,她的意识还停留在与杨开饮酒之时,后面发生的种种都记得不太清楚了。

    正要起身时,耳畔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玉师妹稍安勿躁,你受了些伤,最好不要乱动。”

    “我……受伤了?”上官玉一怔,仔细感知一下,顿时花容失色,她察觉到自己果然是受了伤的,而且那伤口距离要害极近,几乎可以说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

    “这是怎么回事?是杨师兄你救了我吗?我爹娘呢?”上官玉转头望来。

    杨开没有多说,将童玉泉留下的那玉简递过去。

    上官玉接过,神念灌入其中查探,片刻后,脸色一片苍白。

    童玉泉的气息她自然不会陌生,对自己爹爹说的话她也是深信不疑,那玉简之中告知她,杨开与飞花舫这边发生了一些冲突,然后挟持了她作为人质,逃出了莲花秘宝。

    而她身上的伤,赫然也是杨开留下来的。

    童玉泉还告知她不要轻举妄动,飞花舫的众多强者就在后方不远处,等到了虚空地杨开自会放她离去。

    查探完玉简中的信息,上官玉脑子里一团乱麻。

    对她来说,只不过是昏睡了一日而已,外头却是已经改天换地,自己的救命恩人与爹娘反目,竟刺了自己一剑,挟持自己逃走。

    身躯不可抑止地颤抖起来,满面惶恐不安。

    杨开道:“玉师妹不必惊慌,只消你安静地待在这里,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上官玉抿着嘴,不着痕迹地颔首。

    她所受的伤并不严重,之前卢雪又亲自出手给她疗伤,是以不过五日之后,便已痊愈。

    五日的修养,不但让她的伤势恢复,更让她的心境平缓许多,这几日来也不断地思考一些事情,比如说自己喝醉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杨开又是因为何事与飞花舫反目成仇,他又为何刺了自己一剑……

    隐隐觉得事情可能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倒是壮着胆子问了几次杨开,可杨开从没有回答。

    半月之后,穿过一道域门所在,卢雪的声音传来:“大人,虚空域到了。”

    杨开一直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微微颔首:“知道了。”

    片刻后,飞花舫的莲花秘宝也穿过域门,踏进虚空域中。

    莲花之中,上官珑脸色阴沉地凝视着前方三千里外的风车,暗地里咬牙切齿。

    忽有人来报:“舫主,虚空地那几人并没有往任何一处域门方向前进,而是去往这一处大域的某个方向!”

    “没有去域门?”上官珑黛眉一扬,面色一动道:“看看这是哪个大域!”

    没有前往域门,那就意味着应该是快到地方了,换句话说,那虚空地应该就处于这个大域中。

    那人立刻取出乾坤图,一番对比查探道:“舫主,此处是七巧域。”

    “七巧域!”上官珑略一沉思,道:“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有个七巧地。”

    一直默不作声的童玉泉道:“不错,七巧地便在此域,那七巧地的主人七巧天君乃是五品开天,不过七巧地素来声名不佳,为人不齿,那七巧天君也是睚眦必报之辈。”

    上官珑皱眉道:“七巧天君此人我也有所耳闻,不是易于之辈,此域既是七巧地的地盘,那小子又怎敢在这里创建虚空地?就不怕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吗?”

    每一处大域,基本上都只会存在一个二等势力,毕竟卧榻之旁又岂容他人酣睡,若真也有两个二等势力共处一个大域,那势必会水火不容。

    “舫主……”先前说话那人又开口道,有些期期艾艾:“他们前进的路线,好像就是去七巧地的。”

    上官珑扭头望去:“你看清楚了?”

    那人忙道:“请舫主过目!”

    这般说着,将乾坤图恭敬递上,上官珑狐疑接过,仔细查探一番,发现确实如他所说,杨开等人竟是真的直奔七巧地而去。

    “他们去七巧地干什么?”上官珑百思不得其解。

    童玉泉迟疑道:“他们莫不是与七巧地有什么关系?”

    上官珑缓缓摇头,这一点她也搞不明白,若真如此的话,那事情就有些难办了,七巧地毕竟实力不俗,比起飞花舫也差不到哪去,若是杨开等人与七巧地真有什么亲密的关系的话,那这次的事情就麻烦了。

    而且莫名其妙地,上官珑心中总有一股不安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安越来越强烈了。

    三日之后,前方忽然出现一座灵州,对比乾坤图,赫然便是七巧地所在。

    远远望去,只见那一处灵州隐隐散发着万千华光,浩瀚寰宇之中的无尽星辰之力,在一股莫名力量的牵引下,灌入那灵州之中,让那灵州看起来气象万千,壮观魄丽。

    如此气象,比起飞花舫的总坛可要强出不少。

    上官珑狐疑道:“七巧地竟有如此底蕴?”

    一群飞花舫的开天境们也有些看傻眼,纷纷露出羡慕的神色。他们也是头一次来到七巧地,不过二等势力并非七巧地一家,他们也见过不少二等势力的总坛,却没有一家能与眼前这个相提并论。

    纵然没有深入其中查探,众人也能感知到,这七巧地有极为高明的大阵笼罩,否则绝不可能呈现出如此奇景。

    一地底蕴,关乎一地未来,与眼前这七巧地比较起来,飞花舫明显有些差强人意,众人难免心中有些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