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五十三章 招不在新
    这黑鸦神君自己都说了,那血照经为他参悟透彻,既如此,又怎么可能还有血道传承的种种考验?

    “不错,若非如此,又怎能找到适合老夫夺舍之人?”黑鸦神君爽快承认,“此地诸多考验,确实是血妖老匹夫生前设置,只不过被老夫施展手段挪移至此罢了。老夫本中意另外一个小子,此子似有血道根基,若能夺舍他,老夫也可省去不少苦修,不过……你小子的气血旺盛的有些不像话,若是能夺舍了你,那老夫日后修行起血照经来,必定事半功倍,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老夫面前。”

    他口中那有血道根基之人,定是大千血地的周毅无疑了,来到这湖心宫殿的数人,只有他有血道的根基。

    而从黑鸦神君的话中,杨开也得知这里的种种考验,确实也是血妖神君生前为了传承自己的血道衣钵而设下,只不过被这黑鸦神君用某种手段挪移到了这里。

    一个死人还有这么大的本事,这些神君果然非常理可以揣度。

    就在杨开惊异之时,从那灰雾的传出的气息忽然暴涨,紧接着便打出一道无影无形的神魂攻击。

    杨开一时不察,被打个正着,霎时间神魂不稳,心神震动,整个识海都动荡不安起来,连幻化出来的神魂灵体都差点崩散。

    这老家伙……一直在藏拙!杨开心头大惊。此前他见黑鸦神君被斩魂刀斩的根本无法近身,还以为这老家伙不过如此,如今他忽然爆发出这般恐怖攻击,杨开才知他一直有所隐藏,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猝不及防。

    想想也是,好歹也是神君,又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伎俩,若真如此,他连突破自己的识海防御都做不到,更不要说妄图对自己夺舍了。

    “哈哈哈!”黑鸦神君疯狂大笑,崩散的灰雾再次汇聚起来,猛虎扑食一般朝杨开扑来,“小辈你以为老夫为何好心与你说道这些?只不过是要分散你的注意力罢了,如今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过你放心,老夫夺了你肉身之后,定会好好善待它的,你若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也可告知老夫,老夫能满足的也会满足于你!”

    三言两语时,已到杨开身前,眼看着便要将杨开周身包裹。

    便在此刻,杨开浑浊的双眸陡然恢复清明,身形急退之时低喝道:“前辈好意,小子心领,我的愿望自己会去完成,就不劳前辈费心了,斩!”

    斩魂刀再次爆出刀光,斜斜斩下,将那灰雾斩开。

    “你……”黑鸦神君的语气有些不敢置信,虽说他如今也只是一缕残魂,能发挥出来的力量着实有限,但那也是一位神君的残魂,区区一个帝尊境如何能够抵挡?可眼前的情况偏偏是人家在极短的时间恢复了过来,让他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出现了纰漏。

    杨开压根不给他再近身的机会,吃了一次亏之后,再也不敢小瞧对方了,刀光斩下之时,单手朝前方一抓,神魂之力狂涌,口中低喝:“生莲!”

    一朵莲花忽然自那灰雾之中生出,洁白如玉的花骨朵,娇嫩无比,仿佛风吹既散,但就是这花骨朵,却是在疯狂地吸收着灰雾之中的神魂力量,借此之力,花朵迅速绽放,花瓣层层叠开!

    “啊……”灰雾之中传来黑鸦神君的怒喝和惨叫。

    生莲秘术虽然消耗不小,但一旦施展出来,便会以对方的神魂之力为养分,莲花绽放,威能无穷。

    若是同等级对手吃了这么一招,神魂立刻便会重创,黑鸦神君不可以常理视之,是以杨开在生莲之后,张开的大手又猛地一握:“怒莲!”

    又一朵巨大的莲花出现,直接将那灰雾裹在花蕊之中,几乎与生莲秘术展现出来的情景截然相反,那巨大的莲花迅速合拢,化作一股花苞,将灰雾包裹在其中,让其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轰地一声,一股庞大的力量从花朵内部爆出,整个莲花立刻四分五裂开来,灰雾从中气势汹汹地杀出,恶狠狠扑来,黑鸦神君怒道:“小辈还要负隅顽抗,老夫面前,岂容你这般放肆!”

    直到此刻,他才终于展现出真正的力量,最开始的表现只不过是为了麻痹杨开的神经,方便他夺舍而已,毕竟他这一缕残魂的力量也所剩无几,非得节省着使用才成,否则不等将杨开夺舍,自己先灰飞烟灭了,那岂不是笑话?

    不再隐藏的黑鸦神君气息暴涨,比起方才强了何止一倍,斩魂刀斩下,竟对他没了多少效果,只是从那灰雾之中斩出,却不能迟滞他分毫。

    杨开却是神色不变,表情镇定,大手再朝灰雾罩下,口中爆喝:“生莲!”

    “混账!”黑鸦神君气急败坏,这一招神魂秘术他才刚中过一次,站在他曾经达到的高度来看,威能虽然不怎么样,但却有别出心裁的心意,而威能的弱小,却是跟施展此术的人的修为有关,黑鸦神君相信,等那小子的修为提升上来之后,这一招的威能还会继续增强。

    灰雾自行散开,化作一道道灰烟,似想要避开生莲秘术,然则这里是杨开的识海,杨开对任何变化都敏锐无比,他又如何能躲得掉?

    花骨朵出现,莲花片片绽放开来,黑鸦神君又是一声惨叫,他却毫不停留,强忍着神魂上的痛楚朝杨开扑来,势要将他夺舍于此。

    “怒莲!”

    黑鸦神君暴怒:“小辈你只会这两招吗?”

    话音没落,便被巨大莲花彻底包裹,虽然他很快便从中破困而出,却让杨开有了喘息的时间,再一次拉开了和他之间的距离。

    “招不在新,有用就行!”杨开一边逃遁,一边观察黑鸦神君的变化,所见让他心头一沉,到底是神君的残魂啊,黑鸦神君自现身以来,吃了自己最起码数百击斩魂刀,又中了两轮生莲怒莲秘术,可那灰雾看起来变化并不大,换言之,他受的损伤也及其有限。

    黑鸦神君快要气炸了!

    本以为此番夺舍手到擒来,谁知竟是费尽波折都没能成功,莫名其毛地,黑鸦神君隐隐感觉哪里不对,然则此刻也容不得他多想,脱困之时第一时间朝杨开冲去。

    “生莲!”

    “怒莲!”

    ……

    自创的这两招神魂秘术接连不断地施展出来,前者算是攻敌,后者是困敌,识海之中,两道神魂追逐不断,上演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最初的时候,黑鸦神君还气急败坏地叫嚣几句,后来他也不叫了,只是冷冷道:“小辈,我看你坚持到几时,你施展这样的神魂秘术,对自身的负荷可不小,识海之力早晚有干涸之时,到那时候我看你如何抵挡老夫?待老夫夺了你的肉身,定要将你的亲朋好友斩尽杀绝,将你的女人卖去最低等的春楼,让她们每日接客!”

    杨开大怒:“老匹夫找死!”

    黑鸦神君嘿嘿狞笑道:“老夫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却又能怪得了谁?区区一个帝尊境也敢……”

    黑鸦神君的话语忽然顿住,就连一直追着杨开不放的灰雾也停了下来,似是察觉到了什么,默默地感知了一下四周,旋即惊呼道:“不对,不可能!你一个帝尊境,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神魂力量?”

    总算知道哪里不对了,他方才一门心思地夺舍杨开,也没去多想,直到此刻才幡然醒悟,帝尊境哪有这么厉害?此人的神魂力量,差不多与某些下品开天不相上下了。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施展了那么多次神魂攻击,按道理来说,这小子的识海之力应该有所消耗,就算不干涸,最起码也应该减弱一大半。

    但此刻他感知过去,杨开的识海之力充沛无比,哪有要干涸的迹象,完全还是巅峰之境。

    “你不是帝尊?”黑鸦神君仿佛被毒蛇咬了一般,声音都尖锐起来。

    杨开脸上的怒意瞬间消散干净,浮在识海上空淡淡地望着他:“神君说笑了,我不是帝尊,又能是什么?我是帝尊,如假包换!”

    “小辈还想骗我,帝尊境哪有这么强的神魂之力,施展那么多次神魂攻击又怎么可能毫无损耗。”这般说着,黑鸦神君似是有所发现:“等等,你的识海有古怪!”

    一道灰扑扑的攻击忽然自灰雾之中打出,轰向识海。

    海水翻滚,露出了隐藏在下方的一座七彩宝岛,一种莫名的气息立刻从那七彩宝岛之中弥漫出来,玄奥非常,似蕴藏了什么大道至理。

    “这是……”黑鸦神君定定地望着那七彩宝岛,紧接着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惊声叫道:“温神莲,七彩温神莲!”

    “神君见多识广,眼力毒辣,小子佩服!”杨开淡淡一声,伸手一招,那七彩宝岛便从识海之中飞出,化作一朵七彩莲花,绽放出氤氲光芒,悬浮在他的脚下,既已被人家发现,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索性大大方方示人,也是一种威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