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三百一十九章 动如雷霆
    云星华都懵了,忍不住大叫道:“老丈,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没有做过那种事啊,你再仔细看看。”

    “住口!”戚常英瞪目爆喝,双眸喷火,“卑鄙小人还敢狡辩,当日你之所为老夫亲眼所见,岂能有假,此等血海深仇,若不报还,老夫誓不为人!”

    云星华嘴唇蠕动,扭头朝杨开所在的方向望来,乞求道:“大人,属下是无辜的,属下没有做过,大人救我!”

    那红老冷冷一笑,又拍了拍戚常英的肩膀道:“戚老弟可认清了?”

    戚常英闭眸,扭头,沉声道:“认清了!”

    心头一团怒火在燃烧,却又无可宣泄,憋屈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活了这么多年,更是四品开天,又岂会是一个傻子?当日被人偷袭,宗门财物被抢,门下弟子死伤惨重,那肩负山海阁未来的亲传弟子更是惨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戚常英心如刀绞。

    当时他确实以为动手的是虚空地,只不过逃过性命之后仔细想想,虚空地又何必做这种事?这不是给自家抹黑吗?他也确实悄悄潜入过虚空星市,偷偷查探过云星华,发现那云星华与当日偷袭山海阁的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他隐隐觉得应该是有人打着虚空地的招牌在外惹是生非,给虚空地泼脏水。只不过还不等他查明事情的真相,红老便找上门来,与他一番促膝长谈,言语之间不吝关怀之意,对虚空地倍加斥责,最后委婉请他出山指认,并许以重利。

    到了这时,戚常英哪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虚空地这是树大招风被人给盯上了,而山海阁更是好巧不巧地被卷入了这场纷争之中。而当日他能逃过一劫,苟全性命,估计也是对方故意施为,留他一命,并非侥幸。

    事已至此,戚常英又能如何抉择?

    拒绝红老的提议,或许能守心中清明,但势必会恶了某些人,那些凶人敢那么明目张胆地截杀山海阁的楼船,未必就不敢打上山海阁的总坛,反之若是答应下来,还能得到一些补偿。

    山海阁再禁不住什么折腾了,最有潜力的弟子死了,宗门大半财物丢失,若就这么回去,山海阁数百年之内也休想恢复元气。可若是能拿些补偿回去的话,以后的日子肯定会好过很多。

    是以戚常英纵然心里明镜一般,此刻也不得不配合红老,睁眼说瞎话,他必须得为山海阁的未来多做打算。

    “小子,山海阁戚老弟亲自指认,铁证如山,你还要狡辩吗?”红老厉喝一声。

    杨开冷哼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话音方落,便又有一些人四面八方地叫嚷起来,无非都是一些在虚空域出了事的势力的代表,有破口大骂者,有悲戚哭诉者,场面一时间热闹至极!

    杨开冷然四顾,目光定格在孔峰身上,轻轻道:“孔盟主亲自来此,难道贵盟也有楼船在虚空域出事?”

    孔峰微微一笑:“正是,盟下弟子出事,财物被截,弟子死伤,我这个做盟主的自然是要来给他们讨个公道!”

    杨开道:“那孔盟主想要什么公道?”

    孔峰轻轻地敲着椅子扶手,淡淡道:“你若识相的话,就关了这守护大阵,自缚手脚,随本盟主走一趟,你放心,本盟主定会仔细查验,事情若不是你虚空地做的,定也会还你一个清白。”

    杨开呵呵冷笑,又怎会信他?不过还是轻轻颔首道:“孔盟主声名在外,这话我是信得过的。”

    孔峰挑眉道:“既然信得过,还不速速上前来?”

    杨开抬手道:“孔盟主且稍等片刻,此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先与家里人说几句话。”

    言罢,也不给孔峰反对的机会,直接闪身回了虚空地,消失不见。

    孔峰眉头一皱,隐约感觉杨开有什么诡计,可仔细想想,己方这边人强马壮,凭借一个虚空地根本抵挡不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一个笑话。

    他一开始没有强攻,主要是怕毁了虚空地,这里面可是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在没有获悉那个秘密的真相之前,他并不想大动干戈。

    略作沉吟,悄悄传音道:“栾师妹,你的机会来了。”

    栾白凤笑吟吟地望着孔峰:“不知孔盟主指的是什么?”

    孔峰道:“你不是想要那六品开天的女子吗?此女叫月荷,对杨开此子言听计从,待会等那杨开前来之时,你负责出手牵制月荷,我负责擒拿杨开,只要制住杨开,月荷定不会反抗,到时候任你搓扁揉圆!”

    栾白凤闻言美眸一亮,猩红小舌添了添红唇:“那最好不过。”她自然知道孔峰有意让她出手对付月荷的原因,毕竟对方也是六品开天,实力不俗,真打起来的话孰强孰弱还不好说,不过若是能抓获一个六品开天的矿奴,这点风险还是值得冒的,是以她并没有讨价还价。

    两人说话间,月荷身边人影一闪,杨开复又现身。

    孔峰微微讶然:“这么快?”

    他还以为杨开肯定要拖延一阵的,谁知人家竟是去去就来。

    杨开呵呵一笑:“也没什么需要交代的,孔盟主,小子修为低微,孤身上路实在没什么安全感,带上我家左护法一道,没什么问题吧?”这般说着,他伸手指了指月荷。

    孔峰淡淡道:“只她一人。”对此情景他早有预料,以他和栾白凤的实力,一个月荷跟着也掀不起什么浪花,只会自投罗网,自然不会拒绝。

    栾白凤微微一皱眉,隐约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不过此时她大多数注意力都被月荷吸引,也没去细想。

    “自然!”杨开颔首。

    朝月荷打了个眼色,迈步朝前行去,身后卞雨晴闪身就回了虚空地。

    孔峰一挥手,打开楼船的禁制。

    三两步间,杨开与月荷两人便来到了楼船,落在甲板上。

    下一瞬,孔峰与杨开齐齐爆喝一声:“动手!”

    话落之时,孔峰探手便朝杨开抓了过去,栾白凤娇小玲珑的身形一跃,直朝月荷扑去,与此同时,月荷抬手祭出一柄小花伞,滴溜溜一转,那小花伞反向一折,当头就朝栾白凤和孔峰罩了过去,遮蔽了他们眼前的光明。

    杨开抽身后退之时,祭出了**如意袋,伸手一拍,十几道身影突兀现身。

    这十几道身影以墨眉为首,倏一出现便立刻将杨开围聚起来,各自催动世界伟力,轰隆隆朝四面八方打去。

    天剑盟是顶尖的二等势力,实力极为不俗,此番来虚空地,除了孔峰这个六品开天之外,楼船上还有数位五品开天,其他四品三品更是数不胜数,可谓是兵强马壮。

    然则忽然出现的这十几位,除了墨眉一个六品之外,其他皆是五品,变故突起,众人根本没反应过来。

    等回过神的时候,那一道道凶猛的攻击已近在眼前。

    霎时间,凄厉惨叫此起彼伏,鲜血飞溅之时一具具尸体扑倒在地。

    以有心算无心,一瞬息,天剑盟死伤惨重,五品之下的开天阵亡十几人之多,其他弟子更是无以算计。庞夺,金元朗,穆千旋和公羊溪四人更是杀将出去,直奔卢雪等人所在。

    看守卢雪等人的天剑盟弟子实力并不算多高,因为卢雪等人都被禁锢了修为,并不需要太过严厉的防范。

    眼见庞夺四人如下山猛虎一般扑来,这些人一时间竟是愣在哪里,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

    短暂的迟疑便是生命的终结,四位五品开天联手,砍瓜切菜一般将诸多看守放倒在地,护着卢雪等人退回了包围圈中。

    便在这时,月荷低呼一声:“少爷!”

    话音方落,那小花伞便轰然爆碎开来,月荷脸色微微一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她这秘宝被毁,心神震荡不休,也受了一些创伤。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想要从两位六品开天手中救人,非得如此不可。

    孔峰脸色铁青地杀将而出,咬牙爆喝:“小子,你找死!”万万没想到在这样的局势下,杨开居然敢率先发难,心中暗暗发狠,待擒了那小子,定要他尝遍人间酷刑!

    不过抬头一瞧,孔峰便愣了一下,只因自家楼船上满是断肢碎肉,弟子死伤无数,就连五品之下的开天境都阵亡了十几个之多。

    而对面处,一群十几位开天境围成一个圆圈,将杨开和卢雪等人护在中间,急急朝虚空地遁去。

    虚空地哪来这么多开天境?孔峰一脸茫然,更让他感到惊悚万分的是,眼前这忽然多出来的十几位,竟全都是五品开天,那为首的一个女子,更是六品!

    栾白凤也意识到不对,脱困之后冷眸一扫,咬牙道:“大意了!”

    直到此刻,她才总算明白哪里不对,之前杨开说月荷是左护法,既然有左护法,那肯定就有右护法了!如今看来,这多出来一个六品开天,便是虚空地的右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