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有些渊源
    那呼噜声此起彼伏,抑扬顿挫,极有节奏,可见睡的香甜。

    可如今是什么局势?一通大战之下,虚空地一片狼藉,两位上品开天在一旁虎视眈眈,这突兀出现的龟背老者竟睡着了……

    所有人的眼皮子都微微一挑。

    持剑人冷哼一声:“老大人真是好大的威风!”他好歹也是上品开天,放眼整个三千世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龟背老者竟在这个时候睡去,这是没把他放在眼中,你纵是圣灵,也不能如此轻蔑于人!

    龟背老者一个激灵,又醒了过来,连声道:“哎呀,人老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精力旺盛,不过你们几个小家伙也真是的,有什么恩怨自行解决就是了,干嘛在老夫头上跳来跳去,扰人清梦,实属不该啊!”

    他此言一出,那两位上品开天都脸色难看起来,杨开却是忽然释然。

    之前他不明白祝九阴为何偏偏将战场选在虚空地,搞的虚空地如今狼藉不堪,诸多灵峰都被铲平了,在与那两位上品开天争斗的时候,她还分心不断地撼动大地,如今看来,祝九阴应该是早就察觉到这龟背老者的存在,分明是有心要惊动他,所以才会执意于虚空地中作战!

    这龟背老者是圣灵,祝九阴也是圣灵,虽说并不同源,可大家既都是圣灵,祝九阴能察觉到他的存在应该也不是难事。

    只不过从祝九阴之前的动作来看,她也无从判断这龟背老者藏身何处,只能不断地转移战场,制造动静。

    杨开蓦然又想起,不久前祝九阴与他说过的一句话,这虚空地有些不简单,有空的话不妨多查探查探。

    当时杨开花了十几天时间将整个虚空地里里外外都检查过,却毫无发现,现在看来,祝九阴所言,指的就是隐藏在虚空地的这位圣灵了!他没能发现,是因为实力不够,连人家上品开天都察觉不到的存在,他如何能找到。

    若不是今日祝九阴有意为之,恐怕这龟背老者还会一直隐匿下去。

    杨开不禁有些后怕,虚空地一直隐藏着如此强大的人物,他竟茫然无知,若是对方意图不利的话,虚空地必定损失惨重。

    可从这龟背老者的话语和态度来看,此人也不是什么凶恶之徒,看起来还挺好说话的。

    杨开又想起了七巧地……

    虚空地的前身是七巧地,七巧地定然也不知这龟背老者的存在,否则当初在灭门之时也不至于不去求救。

    如此看来,这老者在此地也不知道藏身了多少岁月,他一副老气横秋的口吻,连祝九阴这个圣灵和两位上品开天在他口中都成了小娃娃,真不知他到底年岁几何了。

    “老家伙倚老卖老,真以为你是圣灵本君就怕了你?”万魔天那上品开天脾气不好,方才他们明明马上就要取胜,却被这老者搅局,隐忍半晌终于按捺不住,此刻跳将出来,手中长枪一指,一枪便朝龟背老者刺了出来。

    七品开天出手,气势恢宏,威力绝伦,那天地伟力跌宕之下,杨开等人只觉大山压顶,胸口气血翻滚。

    这还仅仅只是余波,可想而知被正面针对的龟背老者承受了何等庞大的压力。

    虽只是一枪,但却是漫天枪影罩下,每一枪都蕴藏着七品开天的必杀一击。

    龟背老者大惊失色,连连后退,口中嚷嚷道:“有话好好说,动手动脚的干什么,年轻人要懂得尊老爱幼啊!”

    身形踉跄,一个不稳,直接跌了个狗吃屎。

    他顺势手脚一缩,跟个乌龟一样,整个人都缩进了龟壳中。他的身形本就矮小,背后的龟壳又厚实的很,这一下子缩进去,竟是什么也不露出来。

    轰轰轰……

    一道道枪芒轰击而下,尽数打在龟壳之上,一阵地动山摇,虚空战栗。

    等到枪芒散去之时,众人定眼一瞧,都为之侧目。

    只见那龟壳完好无损地覆盖在地上,上面赫然连一道印痕都没有留下,只不知藏在龟壳里的老头子有没有被震死。

    出手的万魔天强者也眼帘一缩,他方才一击虽然仓促出手,没有动用全力,但七品底蕴摆在那里,纵然同为七品受他这一击也不会好过,如今竟连一道印痕都没法在这龟壳上留下?

    这龟壳的防御到底有多强大?

    还待出手,持剑人却是抬手将他拦下,警惕地瞧了祝九阴一眼,今日之局是他如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以天剑盟为首的百家联盟全军覆没也就罢了,他与万魔天的开天一起出手,竟也为人所阻,小小虚空地太过出人意料。

    那天月魔蛛本就难缠,如今又忽然蹦出来这么一个龟背老者,实在让他忌惮非常,真要逼的这老者与天月魔蛛联手,那他们也唯有望风而逃。

    念头转过,持剑人道:“老大人还请现身说话。”

    龟壳静静地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就在众人疑神疑鬼那龟背老者有没有被震死的时候,一个脑袋忽然探了出来,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脸色发白,鬼鬼祟祟地瞧了四周一眼,忐忑道:“不打了吗?”

    这老家伙如此胆小如鼠,实在让人无语。

    持剑人却不敢因此而有半点小觑,客客气气地道:“老大人还请现身。”

    龟背老者又观望片刻,确定没人再打他了,这才伸手伸脚,从龟壳里爬了出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叹息道:“哎,流年不利啊,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倒霉,倒霉透顶。”

    持剑人再问道:“老大人如何称呼?”

    龟背老者顿时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能说不能说,让你记住名字,回头要找我麻烦,老夫打死都不说。”

    杨开听的无语,这老头子今日既然已经现身,人家若真的想找他麻烦,又岂是他隐藏名讳能避开的?

    持剑人也不勉强他,默了片刻道:“今日不知老大人坐镇在此,我等有所冒犯,还请老大人见谅。”

    龟背老者闻言笑了笑:“没事没事,不知者不怪嘛,只要以后你们不要再来绕我清梦就好。”

    “不敢!”持剑人微微颔首,话锋一转道:“不过我等此行,还有任务在身,如今任务还没完成,烦请老大人通融一二。”

    龟背老者杵着拐杖道:“只要你们不动手打打杀杀,什么事都好说。”

    “多谢老大人!”持剑人客气地道谢一声,指了指杨开道:“我欲要此子带走!”

    “痴心妄想!”月荷等人怒喝一声,当即将杨开围在中间,一个个力量暗暗催动,随时以防不测。

    持剑人不理会他们,只是望着龟背老者。

    “唔,这个嘛……”老头子支支吾吾一阵,又瞧了瞧杨开,有些为难地问道:“老夫能问一句,你们要带他去干什么吗?”

    持剑人不答反问道:“老大人这是要保他?不知道老大人和此子有什么关系?”从之前的情况来看,这龟背老者与杨开并无关系,而且这老头子虽然实力强大,可胆小如鼠,为何要偏袒杨开?

    龟背老者轻咳一声:“倒也没什么关系……”

    “既如此……”

    “不过总是有些渊源的,见死不救的话说不过去啊。”龟背老者为难死了,本就皱巴巴的脸更是皱成了一团。

    “渊源……”持剑人的面貌一直被云雾笼罩,看不清表情,也无法辨别男女,此刻听了这话也是一头雾水,不知这等深藏不出的圣灵,与杨开有什么渊源。

    不过带走杨开本就不是他真正的目的,之所以那么说,只不过要掩藏自己的打算罢了,闻言倒也不再纠缠,开口道:“老大人既然这么说,那我等就给老大人一个面子。”

    龟背老者呵呵一笑:“那就多谢啦。”

    “此子可以不带走,不过我要将他带走,老大人没什么意见吧?”持剑人说着话,一指被生擒活捉的孔峰。

    孔峰也是悲催,堂堂六品开天,按道理来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人给生擒的,就算是七品开天出手,也不一定能做到此事,可他偏偏就是被生擒了,一身修为被禁锢,又接二连三地身受重创,此刻一脸萎靡,精神不振。

    身为监下之囚,他想要活命,唯有仰仗持剑人和万魔天的上品开天,如今听持剑人这么一说,当即感激地朝他望去。

    龟壳老者则是把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没意见没意见,你带走便是。”

    持剑人微微颔首,转头看向杨开那边:“杨开,今日之事已了,放人吧。”

    杨开一脸桀骜地望着他:“你说放人便放人,你算哪根葱?”

    持剑人淡淡道:“今日你虚空地占尽了便宜,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龟背老者也苦兮兮地劝道:“小家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这两个家伙不是好惹的,他们背后肯定有更厉害的。”

    他虽沉睡多年,不问世事,但也知道能出动上品开天的,定是洞天福地无疑,他本就是胆小怕事的性子,否则也不至于躲在虚空地这么多年,哪敢跟洞天福地叫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