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章 杀六品
    一日后,玄阳山遥遥在望。

    周雅松了口气,轻拍着云飞白的后背,柔声道:“二哥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家了。”

    云飞白缓缓点头,脸色苍白如纸。

    这一路逃回,他虽一直在压制自身伤势,无奈那金乌真火极为了得,胸口处萦绕的漆黑火焰烧的他痛不欲生。

    耿青忽然抬眼看向前方,露出狐疑之色:“那是谁?”

    前方一座山头上,一道身影静静屹立,仿若一根枯木,静静地眺望着这边,四目相对,那人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讥讽微笑,杵在身边的大枪一挑,枪指前方,低喝道:“你们太慢了,让我等的心急!”

    周雅花容失色:“是那人!”

    耿青瞠目结舌:“他怎能拦截在此?他怎敢拦截在此?”

    他们这一路逃回已经算是速度极快了,就算杨开精通空间法则,也不应该跑到他们前面去啊,更何况,之前他们还有数十位手下,难道他以一己之力突破了那数十人的防守?

    而且,此地距离玄阳山极近,一旦在这里动手,大山主随时可以支援而来,到时候四大山主联手,这无影洞天谁堪敌手?

    他哪来的胆子在这里拦截自己等人?

    念头没转完,那边杨开已经提枪刺来,口中厉喝:“云飞白,拿命来!”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一枪的惊艳,无视了空间阻隔的一枪直刺,似要连这天地都一并粉碎。明明只是朝云飞白刺去的一枪,可在周雅和耿青看来,那一枪却也将自己的身形笼罩。

    三大山主皆都大惊,周雅长剑舞动,耿青神通绽放,云飞白也顾不得自身伤势未愈,爆喝一声祭出剑书,那剑书之中笔画游走,化作无边剑气,倾数打出。

    轰轰轰……

    爆响声震天,一道道光晕此起彼落地跌宕开来,三大山主身形齐齐爆退,各自眼眸颤抖。

    “怎么可能!”周雅失声娇呼。

    合三人联手之力,竟差点没挡住那青年的一枪,同为六品开天,他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程度。之前在双子岛外,这青年忽然从昏迷中醒来爆发,她并没有与对方有过多的纠缠,只是救了云飞白便走,是以还察觉不到什么。

    此刻一交手便体会到了杨开的恐怖。

    那雄浑沛然的世界伟力,比她要深厚浓郁的多。

    杨开一枪刺出,毫不停歇,大自在枪术施展出来,枪雨如瀑,漫天枪影朝三大山主罩下,那每一枪都蕴藏了极为恐怖的世界伟力。

    云飞白三人哪敢怠慢,各自心神紧绷到了极点,施展浑身数解加以抵挡,却依然有些抵挡不住对方那长枪的狂轰滥炸,那每一枪都势若雷霆,龙威弥漫开来,震慑心神。

    之前的苍龙枪在杨开手中,不过是一杆比较锋锐的利器罢了,可在他晋升开天之后,此枪的威能才慢慢显露。

    杨开在成就开天的时候炼化了小玄界,将小玄界也融合进了自己的小乾坤中,小玄界底蕴雄厚,更吞噬了血妖洞天的诸多底蕴,让他一举跨越了慢慢积累的阶段,让他有足够的资本与资深的开天境一较长短。

    可若是没有苍龙枪在手,他也不一定能以一敌三,毕竟人家数千上万年的积累也不是开玩笑。

    老板娘可以借助了血妖战装,才能做到这种事的。

    开天境的争斗,小乾坤的底蕴强弱占据了极重的比例。

    一枪接着一枪,让人应接不暇,周雅和耿青的情况还好一些,毕竟两人实力犹在,云飞白就惨了,他本就受金乌真火灼烧之苦,身受重创,实力大跌,此刻杨开一大半攻击都针对他而去,若不是耿青和周雅在一旁拼死相救,只怕早已做了杨开的枪下亡魂。

    即便如此,他的局势也岌岌可危,那青年似认准了要取他性命一样,一直盯着他不放,让他叫苦不迭。

    激战十几息,四周山头已被移平,天地间飞沙走石,乾坤变色。

    苍龙枪上,漆黑的金乌真火弥漫燃烧,让三大山主都忌惮万分,云飞白前车之鉴,耿青和周雅哪敢被这金乌真火沾染,行动起来束手束脚。

    更不时地空间变得粘稠,显然是那青年在进攻之时还施展了空间神通。

    “何人在我玄阳山外激斗!”一声厉喝忽然在玄阳山那边传出,紧接着一道巨大的身影从玄阳山的方向浮现出来,遮天蔽地,威严双目朝这边望来。

    正艰辛抵挡杨开攻击的云飞白仓皇大叫:“大哥救我!”

    那威严双目猛地一凛,朝这边瞧开,顿时面孔浮现怒色,爆喝道:“小子放肆!”

    这般说着,那身影骤然缩小回去,紧接着一道流光从玄阳山那边冲出,显然是玄阳山大山主茅哲察觉到这边局势,急急赶来驰援。

    耿青和周雅大喜,他们三人根本抵挡不住杨开的攻击,若是大哥来援,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毕竟茅哲的强大他们可是深有体会。

    持枪在手的杨开扭头朝玄阳山那边瞧了一眼,微微冷哼一声,枪势一转,横扫开来,一枪将耿青三人逼退,紧接着急速朝大口吐血的云飞白扑去,一个闪身就来到了云飞白面前。

    云飞白大惊失色,仓皇后退。

    杨开冷眼注视着他,咫尺天涯秘术无声催动,瞬息间,方圆万丈空间扭曲延伸,就连时间似都在这一瞬间停滞了下来,让人思维混沌。

    云飞白骇然发现自己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拉开与杨开之间的距离,眼睁睁地看着他抬枪朝自己刺了过来。

    一枪之下,死亡的气息当头笼罩,云飞白爆吼,剑书光芒大放,漫天剑气汇聚一束,迎上苍龙枪。

    耿青和周雅从旁驰援,一并受到了咫尺天涯和时间法则的干扰,尽管只是短短一瞬便突破,可印入眼帘的却已经是杨开和云飞白的生死之搏。

    “小子你敢!”大山主人在远方,声音怒吼而来。

    杨开不为所动,苍龙枪威能绽放,龙吟震天,剑光湮灭。

    嗤地一声轻响,似有什么东西被戳破。

    耿青和周雅定住身形,目光呆滞地朝前方望去,大山主茅哲落在他们身前,脸色一片铁青。

    三人面前百丈处,杨开单臂擒枪,保持着出枪的姿势,在他面前不远处,云飞白怒目圆瞪,浑身僵硬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只因那一枪直接戳穿了他的脑袋,长枪从额头灌入,后脑穿出。

    六品开天的强大防护,在无坚不摧的苍龙枪面前,如纸糊一般可笑。

    那长枪之上,还燃烧着漆黑的金乌真火,如灵蛇一般,顺着云飞白的头颅往全身攀爬而去。

    时间定格在这一瞬间。

    云飞白的眼珠子转了转。

    即便是受此重伤,他也没有立刻死去,六品开天的强大生命力可见一斑,只不过因为剧烈的疼痛,脸皮抽搐不已。

    在他面前的杨开,衣衫破烂,身躯上一道道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伤口密不可数,那每一道伤口之中,都缠绕着精纯的剑气,最大的一道伤口,几乎将杨开开膛破肚。

    金色的鲜血,将杨开全身染的金碧辉煌。

    六品开天的拼死一击可不是开玩笑,杨开若非半龙之躯,防护强大,只怕已经被云飞白碎尸万段了。

    静静地望着这一幕,茅哲眼睛眯了眯,开口道:“这位师弟,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本君能满足你的绝对不会拒绝。”

    来的时候喊杨开小子,如今眼见云飞白性命掌控在人家手上,倒是客气地喊了一声师弟。

    杨开扭头,冲他咧嘴一笑:“什么要求都可以?”

    茅哲淡淡道:“不要太过分,都可以。”

    “拿你的命来换他的命,可不可以?”

    茅哲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师弟这话开玩笑了,师弟还请三思,你枪下之人,乃是我玄阳山二山主,你若杀了他,那便是与我玄阳山为敌,我玄阳山上下,势必不可能善罢甘休。可你若放了他,那就是我玄阳山最尊贵的客人!”

    “吓唬我?”杨开挑眉。

    茅哲淡淡道:“阐述实情罢了。”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来这里我就是要杀人的。”杨开忽然爆喝,长枪一抖,世界伟力催动,云飞白眼珠子猛地瞪大,还不等反应过来,整个头颅都忽然爆裂开来。

    无头尸身一阵抽搐,颈脖处的鲜血冲天喷涌,踉跄倒地!

    耿青和周雅失神。

    二哥死了!

    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在大哥来援之后,被人家一枪戳爆了脑袋,死的惨不忍睹,数千年的相处,没想到今日竟成了永别,一时间都有些难以置信。

    而且这里距离玄阳山只有短短数百里的路程,眼看着就能回家了。

    他们忽然有些怀疑,杨开就是故意拦截在这里的,否则这一路行来他为何不选在别的地方?

    拦截在此的目的,只怕就是要引大山主出山!

    扭头望去,只见大山主脸色铁青,眯起的双眸闪烁着极为危险的光芒,口中忽然冷冰冰地吐出一个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