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二十六章 果然来了
    老板娘身为第一栈的掌柜,人脉宽广,最擅长的便是打探各种消息。更何况,第一栈本就是轩辕洞天一位唤作司徒空的长老名下的产业,与轩辕洞天多多少少有些关系。

    对这方面的情报,老板娘了解的比外人肯定更多一些。

    她既然说不是,那就肯定不是。

    “虽然传言不实,但那些二等势力的六品开天不愿晋升七品,确实与各大洞天福地有些关联,至于具体原因……”老板娘缓缓摇头,住口不言,显然有所顾忌。

    茅哲等人面面相觑,心痒难耐,然而老板娘既然不愿多说,他们也强迫不得。

    不过如此一来,对未来晋升七品之路,几位六品开天倒是有些忧心忡忡了,按老板娘话中的意思,晋升七品,或许未必有什么好事。

    “那些二等势力的底蕴未必就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传承了这么多年,真若是遇到灭门的危机,或许他们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老板娘扭头望向杨开:“金虹州如今虽然名声不显,但传承的时间比森罗坛还要悠久,在数万年前,金虹州可是有堪比七十二福地的底蕴,只不过因为一些变故,逐渐没落了下来。”

    杨开哑然:“金虹州竟有如此辉煌的过去?”

    能堪比七十二福地,那最起码也有数位上品开天坐镇的,而修为到了上品开天,寿命悠长,轻松活个几万年是不成问题的,却不知那金虹州到底遇到了什么变故,竟没落至此,就连之前那金虹州的魁首戚金,也不过是个五品开天而已。

    不过转念一想森罗坛,杨开又暗暗警惕,在森罗坛的遭遇让他知道,这些传承悠久的势力或许有隐藏不出的力量,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否则吃亏的就是自己。

    老板娘轻笑:“能在这三千世界屹立,哪家势力没点本钱?金虹州,森罗坛只是这诸多势力的一个缩写,你日后在外行事,切不可鲁莽,不要觉得人家是二等势力就可以随便欺凌,并非每一家二等势力都没有上品开天的。”

    杨开一惊:“二等势力若有上品开天,不就是一等了?”

    老板娘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世人口中的一等,指的只是各大洞天福地,在洞天福地之下,皆不算一等。”

    杨开肃然道:“我明白了。”遥望那金虹州所在的方向,不知金虹州又有几多底蕴。

    楼船继续航行。

    金虹域杨开曾经来过一次,当初老白晋升五品开天的时候,老板娘便带着他和老白来过这一处大域,也正是在这里,老板娘被戚金和凌春秋等人设伏,老白晋升被干扰,险死还生。

    当时老板娘带他过来,主要是想让他亲眼看看晋升开天的过程,好让他积累一些经验,增长见识。

    那个时候杨开才刚凝练了木行和火行两种力量。

    而如今再来,却已是六品开天!

    时过境迁,变化巨大。

    当时面对那数位开天境的埋伏,杨开区区一个帝尊毫无插手之力,最后还是依仗一根灭蒙金翎杀了一个四品开天,多少算是给老板娘分担了一些压力。

    如今他六品修为,四品五品在他眼中,不若蝼蚁!

    金虹州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三等势力,但却是名副其实的二等,只不过传承了这么多年,懒得更改名字罢了。

    在这金虹域中,金虹州便是主宰!

    正如虚空地在虚空域的地位,掌控十数家三等势力和几十个大小不一的乾坤世界。

    青山如画,造化自然,巍巍灵州,虚空当立。

    一面面光幕投影在灵州的各个角落,倒影着虚空四处的景象,每一面光幕前,都有一个金虹州弟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蓦然间,一面光幕上,一艘楼船的踪影显露出来,直直地朝金虹州驰来,那负责在光幕前观望的弟子精神一震,手中法决变换,那光幕中的影像在眼帘之中急速放大,很快,楼船甲板上的数道身影便清楚地印入眼帘。

    对比了一下其中一人的样貌身形,此人低喝一声:“果然来了!”

    便在这时,甲板之上的杨开忽然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口中冷哼一声,抬手朝那边打出一掌!

    无声无息,这一掌之力似穿梭的时空的阻隔。

    金虹州上,倒影着楼船的光幕轰然破碎开来,紧盯着光幕的那个武者也如遭雷噬,身形纸鸢一般飞出,口中喷出鲜血,踉跄爬起,面上一片骇然。

    这虚空倒影秘术乃是金虹州监察四方的手段,本应悄无声息,无从查觉才对,谁知在自己看到对方的同时,对方竟也有所察觉,并且遥遥一掌将自己击伤,要知道,那楼船所在的位置距离金虹州最起码还有一个时辰的路程,这么远居然也能隔空传力而来,可见出手之力的不凡。

    如他这样的修为,在那人面前恐怕连蝼蚁都不如。

    不敢怠慢,连忙传讯出去。

    楼船上,杨开眼帘低垂,若有所思道:“金虹州四面监控,这是在防备什么人吗?”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金虹州内,一座灵峰之上,新任魁首常奇水忽然睁开眼帘,目光精光四溢,徐徐开口道:“那人来了,我金虹州生死存亡只在今日,还望诸位师兄弟与我同心戳力,公御外敌!”

    金虹州原本的魁首是戚金,只不过此人与凌春秋一样,战死虚空地,戚金死了,金虹州自然只能重新推举出一位魁首来。

    常奇水与戚金一样,都是五品开天,也是整个金虹州硕果仅存的三位五品开天之一。

    虚空之中,隐隐响起一阵应诺之声。

    “左右护法,随我迎客!”常奇水徐徐起身,两道流光忽然自左右山峰腾挪而来,立于他身后,正是金虹州的两大护法,这两人也都是五品境界。

    可以说整个金虹州唯有的三位五品,都在这里了,可见金虹州对来人的重视。

    不重视不行啊,一个多月前,森罗坛二长老忽然造访,常奇水还以为对方来这里有什么要事,连忙亲自迎接。

    谁知竟从那二长老口中听到了一个噩耗森罗坛被人家给抢了,数千弟子如今无家可归,在外颠破流离,而下一个恐怕就要轮到金虹州。

    常奇水大惊失色,仔细询问一番,这才得知是那虚空地杨开带人所为,前任魁首戚金曾随天剑盟盟主孔峰去攻打虚空地,此事金虹州上下也都知晓,结果戚金战死,随着戚金一并过去的弟子也一个都没能回来。

    金虹州的五品开天本就不多,戚金实力最强,结果还死了,那一战,金虹州可谓是伤筋动骨。

    这些日子以来也一直老老实实地待在金虹域,他们不是没想过要给前任魁首报仇,不管戚金与虚空地之间有什么恩怨,谁对谁错,自家魁首死在人家手下,金虹州自然不可能视若无睹。

    只不过实力不如人,想报仇也没办法,只能隐忍。

    谁知那虚空地竟不肯善罢甘休,主动出击而来,兵发森罗坛,逼的森罗坛数千弟子逃离。

    在那二长老的情报之中,那虚空地之主杨开这次带的人不多,不过七八十人而已,然而个个都是开天境,就连六品都有六七位之多,端的恐怖。

    常奇水听了,一颗心沉入谷底,浑身冰凉!

    金虹州拢共只有三位五品开天而已,人家一下来六七个六品,这怎么抵抗?实力完全不对比,真要是等到人家兵临城下,金虹州覆灭只在弹指之间。

    森罗坛二长老将这些情报透露之后,便急匆匆地离去了。

    常奇水和金虹州众多高层却是如坐针毡,如果真如那二长老所言,杨开绝对是不会放过金虹州的,早晚会打过来。

    一番密探,众人都没有主意,在这绝对的实力之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

    最终只能决定将此事上报闭关不出的老祖,由他老人家定夺。

    老祖的身份在金虹州中至高无上,但却已闭关将近三千年,整个金虹州,除了少数一些人知道内情的之外,底下的弟子甚至根本不知自家居然有这么一位老祖。

    就连常奇水,也是在还是帝尊的时候,曾经见过老祖一次,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他甚至都无法确定自家老祖是否还活着。

    不过当年老祖闭关之前,就已是六品,三千年下来,即便不到七品恐怕也差距不远了,面对气势汹汹而来的虚空地,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常奇水在金虹州最深处的禁地面见老祖,只不过他并没有见到老祖的身影,只是隔空说了几句话。

    听了他的禀告,老祖便让他下去了,叫他放心,金虹州必定无恙,若有来敌敢犯,保管叫他们有来无回!

    常奇水顿时心头大定!暗暗猜测自家老祖只怕已经晋升了七品,否则怎会说出这样的话,要知道虚空地那边这次来的六品开天可不少,除非七品出面,否则根本难以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