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五百三十二章 现学现卖
    才华横溢资质过人的天丹师杨开因为修为进展太快,根基不稳,导致晋升灵阶之时走火入魔,心性大变,蒙门主和诸多长老不弃,悉心救治,总算转危为安,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个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玄丹门。

    昨日一场大战闹的沸沸扬扬,玄丹门上下自然有所察觉,不过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参与了那一战的武者们才了解一些原委。

    不过他们知道的也不太清楚,而且结合杨开当时那种暴戾充满杀伐的反应,这样的说辞也没让太多人多加起疑。

    杨开当时的表现,确实像是走火入魔。

    大战平息了,然而善后工作却是一桩麻烦事,对外的说辞只不过是稳定玄丹门上下人心,被杨开打伤的那些武者却需要时间来修养。

    最让玄丹门高层头疼的是,他最后提出来的要去禁地面壁十年的事。

    议事殿,玄丹门高层云集,上至门主,下至长老护法执事,齐聚一堂,人才济济,不过大殿内却是一片愁云惨雾。

    今日所议之事,自然是杨开那面壁十年的事。

    若是其他地方也就罢了,关键那禁地乃是安置药王鼎所在,玄丹门不得不慎重对待,以往不知杨开的底细,让他自由出入禁地,接触药王鼎,参悟大道妙音,现在既然知道了杨开居心叵测,又怎敢继续让他去接触?

    只不过这事到底要如何处理,谁也拿不出一个章程。

    瞧了一眼下方沉默的众人,百里云桑敲了敲椅子扶手:“都别装哑巴了,说说吧,这事要怎么处理,大长老,你的意见呢!”

    被门主点名道姓,吴风华也不得不开口,略一沉吟道:“他既知药王鼎对我玄丹门的重要,依然还要提出这样的要求,可见所图不小,若是不答应的话他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以他日前展现出来的实力,真要去那禁地,我玄丹门根本无力阻拦。”

    是的,在吴风华看来,杨开最后的提议根本不是什么自请责罚,而是一个要求,一个与玄丹门和解的要求!答应他,才有和解的可能,若是不答应,说不得他还要再闹一场,到那时候情况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玄丹门这边把他虚灵剑派的人全都掳到玄丹城了,在这件事上,是玄丹门的不对,尽管他们也没有伤害虚灵剑派任何一人。

    百里云桑皱眉道:“那依大长老的意思,是同意他的要求了?”

    吴风华摇头道:“老朽并无此意,只是老朽觉得……小师弟当时就不应该承认那莫须有的师徒名分,若是不认那师徒名分,自然不会有这些事。”

    丹成子还没说话,蓝茵便已怒视而来:“大长老你可想过当时小师弟若是不那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吴风华道:“依当时的情况来看,即便小师弟没那么做,要阻止那小子也不是什么难事,他始终还保留着一线理智。”

    蓝茵还欲再说,丹成子却抬手打住她的话题,抬眼朝吴风华望去:“确实,他始终保持着一线理智,没有对我玄丹门中人下什么死手,所以昨日一战我玄丹门伤者无数,却无一人死亡。但即便真的阻止了他,又该如何收场?那小子实力之强,我玄丹门无人可以抗衡,放任他离去吗?他已参悟药王鼎之秘数年时间,贡献了大把丹方和炼丹的奥秘,就这么让他离去,大长老能心安?”

    吴风华闻言仔细想了想,缓缓摇头。

    正如丹成子所言,杨开参悟了那么多药王鼎的奥秘,谁愿轻易让他离去?

    “留他不下,又不能让他离去,那就只能以师徒的名分,让他有个羁绊了,不管这师徒是真是假,只要他喊了我一声师尊,那假的也得变成真的。”

    百里云桑若有所思:“小师弟你是有此考虑,所以昨日才认了那师徒的名分?”

    丹成子一抱拳道:“事急从权,也没来得及与门主商议。”

    百里云桑摆摆手:“你心思向来敏捷,这点我们都不如你,你做的对,有这一层师徒名分的羁绊,想来他以后行事也会有所顾虑,不过……这依然无法解决眼前的难题啊。”

    丹成子道:“门主和诸位所虑,不过是他对我玄丹门是否有什么二心,又或者是其他宗门派来的奸细,窥探药王鼎之秘!”

    “正是如此。”百里云桑颔首。

    丹成子缓缓摇头道:“依我看,这些都不是问题。”

    见众人朝自己望来,丹成子道:“我回玄丹门不久,对他的了解也只是基于诸位的讲述,但也正因如此,才能跳脱出一些束缚来看待问题,敢问门主,他入门这数年时间,可对宗门有什么不利的举动?”

    “不曾有过。”

    “可曾见他与别的宗门有什么太亲密的接触?”

    “除了虚灵剑派,其他的没有发现,不过虚灵剑派乃是他出身之地,联络频繁倒也无可厚非。”

    “他在药王鼎那边参悟出来的各种丹方,已有十数种之多,若他真有什么二心,完全可以只贡献其中数种,将更多的隐藏起来,但我觉得他并没有这样做。”

    百里云桑微微颔首,数年时间,十几种新颖的丹方,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贡献。

    “还有一点便是昨日的大战,所有门人只伤不死,可见他还是顾念宗门的,而且若他真是别家派来的奸细,其背后之人又怎会让他单枪匹马前来闯山,就不怕他有什么闪失吗?”

    百里云桑思索一阵,开口道:“依师弟之意,他并非受人指使加入我玄丹门?”

    丹成子摇头道:“他加入玄丹门,完全是一个意外。”

    “此言何意?”众人都好奇地朝他望去。

    丹成子道:“诸位可还记得,他是如何加入玄丹门的?”

    俞伯阳想了想道:“小高有一次去天武城碰到了他,双方切磋炼丹,结果他用我玄丹门的丹方炼制出了十转无心丹,所以小高便怀疑他的丹方是从我玄丹门得到的,一番打探之下,才确认是小师弟你当年教导了他,若非你前些日子突然回到宗门,我们恐怕还不知道这是一个骗局。”

    丹成子苦笑一声:“我自认在炼丹之道上聪颖过人,这天底下在丹道上能胜过者绝无仅有,但昨夜与那小子一番畅谈之后,才发现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众人都惊讶地朝他望去,丹成子的高傲众所周知,若非如此,当年也不会因为门主之位气的离家出走,这还是他们头一次听到丹成子说这种话。

    百里云桑道:“小师弟你昨夜与他到底谈了什么?”

    “谈他加入我玄丹门之事!”丹成子长呼一口气,“他如今毕竟也算是我的弟子了,作为师尊,自然该去关心一下他。”

    顿了一下,丹成子解释道:“小高说的没错,他当时炼制十转无心丹,用的确实是我玄丹门的丹方,想来诸位师兄在他加入玄丹门之后也曾验证过这一点。”

    吴风华颔首道:“不错,我们确实验证过,他所用的确实是我玄丹门的丹方,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我们才对他的出身深信不疑,毕竟丹方做不得假,所以当时都以为是你在外游历的时候收了个弟子。”

    “丹方没错,小高弄错的是那小子的丹方不是我传授的,而是小高自己传授的。”

    众人听的糊里糊涂!

    丹成子道:“小高就在外头,唤他进来说一说当时的情况,诸位应该就知道了。”这般说着,轻轻拍掌。

    片刻后,高鑫鹏走了进来,行了一圈礼乖乖站好。

    丹成子道:“小高,将你当年与杨开比拼炼丹之事仔细说一说,不要有什么遗漏。”

    高鑫鹏虽然不知丹成子为何问起这些,但也如实相告,虽然事情已经隔了几年,但那一次比试炼丹他记得很清楚。

    在他的讲述下,当时的场景似乎重现在众人的眼前,丹成子也时不时地问出一些关键性的问题。

    片刻后,高鑫鹏一头雾水地告退。

    大殿内静谧的针落可闻。

    好半晌功夫,俞伯阳才吞了口口水道:“小高说杨开炼制十转无心丹的时候,步骤和速度上始终比他慢上一线,难不成……那小子是现学现卖?”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每个人眼中都闪过不可置信的神色。

    炼丹是何其精密的事情,药液凝练,药材投放时机,丹火的控制,无不需要丰富的经验和长时间的积累,一个丹师即便拿到一份丹方,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炼制成丹,往往需要无数次的失败,才能积累出成功的经验。

    更不要说现学现卖,而且还炼制成功了!

    丹成子道:“我也不敢相信,但事实上就是这样,昨夜我特意用一种自己开创的丹方来试他,结果就跟小高当时与他切磋一样,他在炼丹的步骤上始终慢我一线,但毫无差错,最终炼制成丹!”

    整个玄丹门的高层,彻底震惊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