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五百五十六章 收栾白凤
    虚空静谧,域门附近,方圆百万里范围内仿佛是无人踏足的禁区,便是赶路人也不愿轻易靠近。

    谁都知道那是黑域的入口,那栾白凤又是个心狠手辣的女子,万一路过被她撞上,说不定就会被掠去当矿奴。

    杨开孤身一人,静静等待。

    饵已经撒下,鱼儿到底会不会上钩,他也无法确定,只与辛鹏约定好,若是栾白凤从别的出口离开黑狱的话,他便想办法过来知会一声,到时候杨开也有时间更改策略。

    距离辛鹏返回黑域已经过去五日了,域门处依然毫无动静。

    总算老天眷顾,第六日的时候,一艘楼船忽然从那域门中冲出,遥遥关注这边动静的杨开第一时间便看到了楼船的踪影。

    可以确定的是,这是黑狱的楼船!

    不过他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因为他无法保证栾白凤便在那楼船之上。

    隐匿气息,潜藏身形,紧密关注着。

    某一刻,那楼船上忽然打出一道绚烂流光,直冲虚空,那是他与辛鹏约定好的暗号!

    杨开眼前一亮,身形晃动,直朝那楼船扑去,迅如闪电。

    楼船最上层的厢房中,栾白凤端坐在椅子上,玉指绕着秀发,一脸沉思的表情,不知为何,这一趟从黑域中出来,总有一种心神不宁之感,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即将发生。

    这种感觉让她警惕非常。

    便在这时,一股清晰的能量波动忽然从楼船某处跌宕而出,她霍地扭头朝窗外望去,眼角余光立刻捕捉道一道流光霞彩爆开,照亮了大片虚空。

    栾白凤脸色陡然阴沉,神念倏地铺张开来,很快便查探到,一道身影从楼船中窜出,急速朝外遁走。

    “辛鹏!”栾白凤眼中杀机大炽,咬牙低喝,虽然不明白辛鹏为何会背叛自己,但方才那一击耀眼神通显然是一道暗号,一道辛鹏与什么人约定好的暗号。

    来不及多想什么,栾白凤已经感受道一股熟悉的气息正在迅速朝自己靠近过来,脑海中一个声音直接炸响:“栾白凤,受死!”

    “杨开?”栾白凤惊咦一声,扭头朝那气息来源的方向望去。

    她与杨开也打过两次交道,对他的气息和声音自然不会陌生。

    入目所见,果然看到那边杨开身形腾挪,迅速逼近。

    栾白凤第一反应便是这是个陷阱,虚空地大军埋伏左右,随时可能包抄而来,杀她而后快,但神念感知之下,这虚空中哪有什么大军埋伏,只有杨开孤身一人而已。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才是找死!”栾白凤厉喝一声,身形一动,破窗而出,芊芊玉掌翻飞,法决变换,世界伟力跌宕之下,一掌朝杨开拍来。

    虽然搞不明白杨开为何独自一人跑来这里埋伏自己,但如此天赐良机她也不愿错过。若是能在这里擒了杨开,那便可以给左权晖献上一份大礼,到时候联手对抗虚空地时,她就能有更多的话语权,待到大战结束,她也可以从虚空地的战俘中多弄一些矿奴回来。

    这一掌之威她虽然没用全力,但也不是一般的开天境能够承受,便是等闲六品也不是对手,她晋升六品无数年,在这个境界上积累的底蕴极为雄厚。

    而面对这一掌,杨开同样一掌迎上,面露一抹讥笑:“不知天高地厚的,是你啊!”

    世界伟力涌动迸发,彼此的力量在虚空中碰撞,两道身影迅速朝对方靠近!

    栾白凤脸色陡变,眸子霍然瞪圆!

    辛鹏没说错,这小子……这小子竟真是个六品!彼此世界伟力碰撞的一瞬间,栾白凤就感觉到这一点了,对方催动的世界伟力绝对不是五品开天能够施展出来的,那是六品,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六品!

    栾白凤从未在任何一个六品身上感受到这种威势,自身催动出来的世界伟力面对前方袭来的力量,竟是摧枯拉朽,兵败如山倒!

    一个激灵,再不敢有所留手,身后小乾坤虚影一闪而逝,全力迸发!

    依然无法阻挡对方的攻势,杨开一掌之下,几乎是呈现碾压之势,推平了前方的一切阻碍,破开了栾白凤的掌力,千里之距迅速抹平。

    下一瞬,裹挟着世界伟力的大手狠狠印在栾白凤高耸的胸口上。

    胸腔猛地朝下凹陷一块,栾白凤眼中一片震惊和骇然,口中鲜血喷出,气息陡然萎靡。

    同为六品开天,她竟连杨开的一掌都没能抗住,直接被打成重伤!

    不过这女人坐镇黑狱多年,手下自然是有些真本事的,察觉不对立刻借助反震的力量,身形飘忽拉开与杨开之间的距离,同时手腕一翻,扣住了一枚阵牌,直接朝杨开打出,口中低喝:“开!”

    阵牌爆开,篆刻在其中的杀阵立刻铺张开来,笼罩方圆数百里之地,狂暴的能量爆发出来,化作无数玄妙攻击,将那数百里虚空化作一片屠戮场。

    栾白凤脚下不停,她心知自己这阵牌固然不错,但以杨开方才出手的威势来看,想要阻拦他却是不可能的,顶多只能拖延几十息而已。

    不过已经足够了,此时她才刚从黑域中走出来没多远,几十息的功夫,足以让她返回黑域中。

    而只要回到黑域,借助黑域中那无数天然的禁制大阵,她便可以发挥出远超自身的实力,到时候莫说杨开一个六品,就算是七品进来,也休想安然离去!

    莫名其妙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栾白凤心中的恨意滔天,逃遁之时已经在畅想要如何报复杨开了。

    然而在距离黑域域门百里处,她的身形却忽然顿住,怔怔地望着前方拦住去路的一道身影。

    杨开手提长枪,枪指前方,灿然一笑:“既知你在阵道上的造诣奇高,对你又怎会没点防备?”

    “你怎么……”栾白凤一脸不敢置信。

    “你以为我被困在那杀阵之中了?空间神通之玄妙,又岂是你这妇人能懂?”杨开嗤笑一声,“你想回黑域?此路不通!”

    栾白凤咬牙,身形朝后飘退的同时,手中又扣住了三枚阵牌。不过不等将这三枚阵牌打出去,眼前便忽然失去了杨开的踪影。

    莫大的危机如山岳压顶一般笼罩而来,栾白凤抬手,正要不顾一切将阵牌打出的时候,手腕却是忽然一疼,眼前一花的同时,杨开已经贴在了面上,宽广的胸膛几乎顶着她的胸口,炙热的气息迎面扑来:“留你性命还有大用,别逼我杀你!”

    栾白凤低头望去,只见自己扣住阵牌的手被一杆长枪戳穿,鲜血直流!

    一股寒意从头袭到脚底板,栾白凤整个人瞬间僵在原地,眼珠子微微颤抖着,脑海中的思绪混乱的一塌糊涂。

    六品开天,怎么可能强大如斯?自己在此人面前竟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几乎可以说一个照面,生死便掌握在人家手上了。

    抬起头来,栾白凤望着近在咫尺的杨开,咬牙问道:“你待如何?”

    杨开咧嘴一笑:“都说了,留你性命有大用,别那么紧张,你乖乖合作,自然性命无忧。”

    栾白凤眨眨眼:“你要我如何合作?”

    “识时务者为俊杰!”杨开赞许颔首,顺手就将忠义谱取了出来,和颜悦色:“来来来,在上面留下你的性命和神魂烙印!”

    栾白凤瞧了一眼,俏脸一沉:“忠义谱?这东西居然在你手上?”

    “认得就好办,也无非我多费口舌。”杨开微微笑着。

    栾白凤轻轻冷笑:“若在忠义谱上留名,日后岂不是要受你掌控,不得自由?”

    “不错!”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宁愿一死!”

    杨开淡淡地看着她:“机会只有一次,你好好选,选对了能活,选错了就是死!”

    栾白凤一偏头,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杨开点头道:“身为一介女流,竟有如此骨气,许多男子都不如你,着实令人敬佩,既如此,那你便上路吧!”

    话落之时,杨开一手朝栾白凤头上罩下,手心之上,金乌真火熊熊燃烧起来,瞬间将栾白凤化作一团火球。

    凄厉惨叫声传出,栾白凤整个人被包裹在漆黑的金乌真火中,强大的生命力不至于让她在短时间内死去,然而六品开天的修为又不足以让她将金乌真火熄灭,在死亡之前,注定要饱受难以言说的折磨和痛楚。

    “你真的要杀我?”栾白凤一边凄厉惨叫一边质问,毕竟方才杨开还说留她性命有大用,这一转眼的功夫居然就要取她性命,变脸之快简直不可理喻。

    杨开不言,只是淡淡的望着她,眼中一片漠然,好似要目送她最后一程。

    栾白凤慌了,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固然知道杨开是要用这种方法来逼迫自己就范,但杨开的狠辣和果决还是让她胆寒,若是再这么下去,自己恐怕就真的要死了!

    “饶过我,我答应你!”栾白凤大叫道。

    杨开抬手朝她抓去,那缠绕在栾白凤身上燃烧的金乌真火仿佛有灵性一般迅速涌回杨开的手心。

    “早点这么说,又何必受这皮肉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