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五百五十七章 入黑狱
    少顷,杨开心满意足地将忠义谱从栾白凤手中接过,那最后一页上,鲜红的三个大字正是栾白凤的名讳。

    自当初陈天肥主动将这忠义谱献上至今,九页已经用完了。

    那每一页上都有一人用鲜血书就的性命和烙印。

    陈天肥,黑河,云星华,茅哲,耿青,周雅,灰骨,辛鹏,栾白凤!

    除非他们中的某个人死去,忠义谱才会再度出现新的空白页。而这九人之中,光是六品开天便足有五人之多,这东西在很多时候帮了杨开不小的忙。

    若没有忠义谱,无影洞天中,杨开绝不会放心地将玄阳山三大山主带出来,没有忠义谱,在罪星上就没办法安心地与灰骨里应外合,更不要说今日降服栾白凤!

    忠义谱这东西,是多年前一个换做忠义魔的上品开天,以圣灵獬豸的皮毛和血肉炼制而成,具有莫大约束之力的神奇秘宝。

    不过忠义谱虽强,但也要看是谁在使用。

    陈天肥当年也把持着忠义谱,然而他不过四品开天,忠义谱在他手上根本发挥不出什么作用,落到杨开手中就不同了,简直可以说大放光彩。

    “怪不得辛鹏有胆子背叛我,原来如此!”栾白凤脸色阴沉地瞧了一眼忠义谱,方才她可是在忠义谱中看到了辛鹏的名字,之前的疑惑也有了解释,受忠义谱钳制,辛鹏自然会听从杨开的号令。

    杨开呵呵一笑:“别摆出这么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投靠我,总比你窝在黑狱那地方要强,外面的世界是很广阔的,没事多出来走走看看。”

    栾白凤冷哼一声:“成王败寇,随你怎么说。”

    杨开转头看向四周:“你的这些手下看起来可不怎么忠心啊!”

    栾白凤铁青。

    她这一趟出来并非独自一人,还带了一些手下出来,然而方才她在与杨开争斗的时候,这些手下竟是没一个上前助阵,这固然有杨开动作太快他们来不及反应的原因,但倘若他们真的忠心耿耿,自然可以上前救驾。

    事实上直到此刻,那些人也只是在楼船外的虚空远远观望,没有靠近过来的意思,更有人摆出一副随时准备遁走的架势。

    “都看什么看,滚回去!”栾白凤一肚子恼火。

    十几位品阶不一的开天境刷地一下便冲进了楼船,不见了踪影。

    栾白凤扭头望向杨开:“这下你满意了?我已在忠义谱上留名,你要我做什么,直说吧。”

    “不忙,先给你疗伤要紧,挺漂亮一女子,被烧成这样,我也于心不忍。”杨开说着话,便催动了巍巍长青秘术,碧绿的枝条垂落下来,浓郁的生机将栾白凤笼罩。

    方才金乌真火灼烧之下,虽然栾白凤也奋力抵挡,但依然被烧的浑身焦糊,裸露在外的肌肤遍是水泡,看起来模样骇人。

    这模样看着就疼痛难忍,栾白凤偏偏一声不吭,忍耐力端的强大。

    此刻巍巍长青催动起来,那生机涌动之下,栾白凤体表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强忍着那钻心的酥麻感,栾白凤扭头道:“小恩小惠,莫要指望本宫会谢你。”

    表面淡然,心头却是震惊非常,自己的伤势是被金乌真火灼烧的,杨开催动的木行神通居然有如此明显的恢复之力,他在晋升开天境凝练的木行到底是几品?

    杨开道:“如今你既臣服于我,自不会亏待你,没指望你要谢我。”

    栾白凤皱了皱眉,闭上眼睛,安心享受那浓郁生机抚平自身的创伤,片刻后,才忽然开口道:“辛鹏受你指使,引我出山,那他所言几分真,几分假?”

    “基本都是真的。”杨开淡淡回道。

    栾白凤霍地睁眼望来:“左权晖被打伤也是真的?”

    “不错!”

    栾白凤黛眉微皱,思付片刻,这才微微颔首:“想来是你打伤他了,你的本事有些……超乎想象!”

    纵然亲自与杨开争斗了一场,栾白凤依然搞不明白,一个六品开天怎么就能有这样强的实力。

    “左权晖大意轻敌,我才有可趁之机,若非如此,想伤一个七品开天何其艰难?”

    “你虚空地既已与左权晖撕破了脸皮,你不在虚空地坐镇,跑来这里找我做什么?我虽然也是六品,但便是十个我也不是左权晖的对手,你若是指望我来抗衡左权晖,只怕是要让你失望了。还是说……你这次过来,是特意来报仇的,毕竟我前后两次为难过你。”

    杨开轻笑一声:“虚空地那边固若金汤,有我没我,左权晖都没什么办法,我这次来,不是为你而来,是为黑狱而来!黑狱之中物资丰沛,我需要大量的修行物资!”

    栾白凤牙齿咬的嘎嘣响:“无耻之尤!”

    杨开呵呵一笑,收了巍巍长青:“随你怎么说,走吧,带我进黑狱。”

    栾白凤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身:“跟我来吧!”

    重新回了那楼船上,辛鹏也跑了回来,再见栾白凤,神色颇为尴尬,倒是栾白凤瞧也不瞧他一眼。

    这女人也知道,自己这次阴沟里翻船,固然是辛鹏引诱的结果,但罪魁祸首还是杨开,她就算想杀了辛鹏报仇,杨开也不会允许的,索性不去自找没趣。

    楼船上,另外十几位开天境噤若寒蝉,个个都敬畏地望着杨开,方才他们可是亲眼看到栾白凤在杨开手下是怎样的毫无还手之力,深知这个男人的强大。

    楼船驶出黑狱不算太远,原路返回也只用了片刻。

    穿过域门,很快便抵达了黑域之中。

    昏黄的光芒笼罩着整个虚空,站在甲板上,杨开抬头望去,只见那虚空遥远之地,一**日散发光辉,只不过与寻常的大日不同,这一轮圆日给人一种迟暮老矣的感觉,好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那大日表面,更是不时地爆发出漆黑耀斑。

    杨开凝练了金乌真火,更有金乌铸日这样的神通法相,所以倏一踏进这黑域,便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萦绕心头。

    他清楚地感受到,黑域的这一轮圆日将死!

    大日湮灭这种事他并非没有经历过,当初从七巧地逃出来的时候,便亲眼目睹过一个太阳之星的湮灭,也正是在那里,得到了一具大金乌的尸体,得以炼化金乌真火。

    只是他没想到,时隔多年,竟又一次见到类型的场景。

    或许数百上千年,或许上万年,黑域的太阳之星终将湮灭下去。

    而放眼望去,整个黑域中,就只有这一轮圆日而已,一旦这个太阳之星湮灭,那么黑域便将彻底陷入黑暗冷寂之中。

    大日的行将就木,连带着整个黑域都有一种潇肃之感。

    “黑域似乎不大?”杨开观望一阵,开口问道。

    栾白凤手指无意识地绕着自己的秀发,闻言随口道:“黑域本就不大,比起其他的大域可以说小的可怜,连这太阳之星都只有一颗而已,你见过哪个大域是这样的?”

    杨开微微颔首:“确实没见过。”

    栾白凤道:“传说很久以前黑域也跟其他大域差不多,面积广袤,虚空绵延,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慢慢缩小了,最终成了眼前这规模,或许当那最后的太阳之星湮灭下去,整个黑域都要不复存在。不过也多亏了这一点,黑域才无人问津,否则你以为我一个妇人,如何能占据这样一块地盘,这里环境恶劣,开天境之下的武者根本无法存活,只有开天境才能活的下去,若是真的是那种繁华之地,早被其他势力霸占了。”

    “说的也是。”杨开深以为然,抬头望去,只见黑域中大大小小的天体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中,小的可能只有直径数十里,大的比起星界都不逞多让,不过能看得到的天体都坑坑洼洼,表面上全都沟壑裂痕,甚至有的天体四分五裂。

    那些坑洼和分裂的天体,明显有人为的痕迹。

    “这些是……”杨开微微皱眉。

    栾白凤道:“黑域中所有的天体都是矿星,孕育黑石,你看到的都是被开采过的矿星,这只是最外围。”

    杨开了然,正要再开口问些什么,栾白凤却摆了摆手:“先不要打扰我,已经到禁制大阵覆盖之地了,你要是想一起死的话就随便开口,不想死就闭嘴,另外也莫要用神念查探四方!这地方诡异的很。”

    杨开摸了摸鼻子,讪讪不言,而扭头望去,只见船上其他的开天境个个都如临大敌,神色紧绷,好像马上要遭遇什么巨大的危险一般。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栾白凤,此时这女人的神色也凝肃至极,手中法决不断地变换着,引导着楼船在虚空中航行。

    片刻后,杨开明显地感觉到四周虚空似有什么恐怖的力量蛰伏,这种力量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在沉睡,稍微一点异常的动静都可能将这力量唤醒,带来毁天灭地的灾难。

    因为得到栾白凤之前的提醒,杨开也不敢贸然去查探,暗暗惊骇,这黑域果然是够凶险的,也不知道栾白凤这女人是怎么在这地方存活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