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打什么哑谜啊
    “这神禽……”许巍看的一头雾水,不知道神禽此刻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何逃窜起来如丧家之犬般。www.yawen8.com

    “似乎是突破的样子。”紫龙若有所思。

    并非是他见识不够,实在是涉及到天地法则之力,他也不得其门而入。

    “看那边!”紫东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某一个方向尖叫一声:“是那小子,绝对是那小子!他竟然还没死!”

    几千里外,一道耀眼的遁光闪烁了一下,尽管隔得太远,紫东来没有看清杨开的面貌,但也推测出那绝对是杨开无疑了。

    毕竟在这种时候,在这种地方,除了杨开还能是谁?

    “没死正好!”紫龙眼中精光爆闪,“真是天助我也。”

    他之前还担心杨开被神禽灭杀,不老树被抢回去,如今得知杨开安然无忧,心情顿时一震。

    只要不老树还在杨开手上,那他就还有机会!

    当下他再不迟疑,圣元裹起紫东来,急速地朝杨开所在的方向追去。

    在紫龙三人身后不远处,倪广鬼祖等人同样遭遇了迎头赶回的神禽,被神禽喷吐出来的七曜宝光折腾的好一阵手忙脚乱。

    “神禽回巢……那杨开他……”雪月等稳住身子之后,脸色不禁一白,想到了一个让她几乎无法接受的可能,身躯都有些摇摇欲坠了。

    女人跟男人是不一样的,多年之前,在那死星之上,她全身都被杨开给摸了个遍,当时虽然对他恨之入骨,但那毕竟是第一个触碰侵犯到自己身子的男人。在她心中已经占据了极为特殊的位置。后来她被玄阴葵水侵蚀,命悬一线,是杨开炼制灵丹救了她一命。

    她拉拢杨开,想要将这个男人留在身边。却被他拒绝。雪月黯然神伤。

    所以这些年来,雪月对杨开一直耿耿于怀……也念念不忘。

    可是她有她的骄傲。她有她的行事风格,她不可能如一般的女人那样对杨开死缠烂打,说什么羞人的话,身为恒罗商会下一任接班人。她最需要考虑的是商会的繁荣昌盛,至于自己的幸福和渴望,那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

    在帝苑之中,与杨开二度重逢,雪月喜悦至极,本想与杨开好好谈一谈,可一见到杨开与扇轻罗那妖女卿卿我我。www.yawen8.com浓情蜜意,雪月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一次的重逢,并非以最好的结局收尾。

    这件事让雪月遗憾了很久,也自责了很久。暗暗下定决心若是下一次真有机会再见到杨开的话,一定要跟他把话说清楚。

    可是她也知道,星域如此广袤,两个没有联系的人想要重逢,几乎是难比登天。

    让她更没想到的是,再一次重逢真的来临了。

    在失落之地入口外,雪月看到杨开赶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不是什么容易被迷惑的小女孩,一直对缘分一说嗤之以鼻,可是这一次,她却有些信了。

    在失落之地之中,生死危机关头之下,雪月终于抛开一切,以一种近乎不要脸的强硬手段,逼迫杨开表态,达成了自己的心愿。

    如她所说,她的要求不高,只要这世上还有这么一个男人,能以对待女人的方式对待她,让她感受到身为女人应该有的一切,她就满足了。

    可是现在……这个人可能已经死了!

    雪月几乎无法接受,整个人如遭雷噬,傻在了原地,俏脸一片惨白无血。

    “杨小子没死!”鬼祖目光深邃,盯着前方,“紫龙追了出去,肯定是发现杨小子的踪迹了,咱们也追上去,动作快点,以他的实力无法抵挡紫龙,真要是让紫龙先得手一步,那事情就无法挽回了!”

    听他这么一说,雪月娇躯一震,连忙望着倪广,声音轻颤道:“倪叔!”

    倪广默不作声,圣元笼罩雪月,与鬼祖齐头并进。

    飞了一阵,倪广忽然开口道:“三少,杨开这小子会是个不错的朋友,但是你可不要把他看的太重了,你要知道自己肩负了什么样的使命。”

    他显然也看出了一点问题,无论是之前在失落之地中雪月的表现,还是现在的急切,都让他意识到杨开在雪月心目中的分量。

    雪月闻言,脸色一僵,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我知道的,倪叔。”

    鬼祖怪笑一声:“儿女情长,男欢女爱,天经地义,这与她身上肩负的使命有什么关系?嘿嘿嘿,你们恒罗商会的人行事也未免太让人瞧不起了。”

    倪广脸色大变,愕然地扭头瞧向鬼祖。

    “看什么看?老夫知道这小妮子是女儿身!老夫相信你也知道。”鬼祖冷哼一声,“打什么哑谜啊。”

    恒罗商会敢放心地让倪广带着雪月出来历练,显然是值得信任之人,而且倪广有虚王两层境的修为,绝对有资格接触到商会的顶尖机密。

    所以鬼祖也不怕把话给说漏了。

    事实上也却如鬼祖所料,整个恒罗商会知道雪月是女儿身的没几个人,而这几人之中,就包括了倪广。

    倪广与艾欧会长是从年少之时便已认识的生死之交,这些年来为恒罗商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以说倪广在商会之中,地位仅次于艾欧和那几个不问世事的太上长老。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的?”倪广大惊失色。

    “有什么好稀奇的。”鬼祖冷笑不迭,“老夫不但知道小妮子是女儿身,老夫也看出来她的体质不太一般,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想来这跟你们隐藏她的真正性别有些关系,唔,让老夫猜猜,需要隐藏性别来掩盖的体质,除了传闻中的妙炉神体,还有便是龙髓凤体了,看小妮子的模样并不是太妩媚,所以应该不是妙炉神体,她打扮成男子反倒英姿勃发,如此看来,竟是龙髓凤体了?啧……这种体质万年难得一遇啊。”

    倪广这下是真的惊骇了,目光阴沉地盯着鬼祖,万没想到这老家伙的眼光竟是如此毒辣,而且也竟这般博闻强记,只单凭推测,就将雪月真正的体质给推算的出来。

    雪月也震惊不小,讶然地望着鬼祖。

    她相信这种事绝非是杨开告诉鬼祖的,杨开也不会无聊到这种程度。

    “你……”倪广张了张嘴。

    “宽心宽心!”鬼祖笑眯眯地伸出一手,拍了拍倪广的肩膀,动作亲热万分。

    倪广本来还有些警惕,但察觉鬼祖并无恶意,倒也没有太强烈的反应,任由他拍了下自己的肩膀。

    “老夫可不会对小妮子做什么,毕竟丫头可是本宗宗主的女人,桀桀桀桀……这么算下来,咱们也是一家人,不过,宗主还真是有福气了,改日两人只需阴阳调和,他只怕又要实力大增了。”鬼祖怪笑不断。

    “前辈!”雪月大羞,脸都红了,嗔怪地瞪了鬼祖一眼,怪他口无遮拦,为老不尊。

    倪广一脑袋浆糊,被鬼祖给折腾的毫无脾气,只能将目光投向雪月。

    雪月低着头,不敢吭声。

    “哎!”倪广深深地叹了口气,“月儿,这事……先不要让你父亲知道,我怕他会动怒,你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倪叔无子无女,你就是我的女儿,这事……我找机会跟你父亲说说,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谢谢倪叔!”雪月轻咬着红唇,低声道。

    “你也先别谢我,你父亲的脾气你也知道是什么样子,这事……难办啊。”倪广深深叹息着,忽然又怒视鬼祖:“你这老混蛋也太没羞没臊了,在一个晚辈面前说那样的话。”

    “嘿嘿!”鬼祖怪笑着,丝毫不以为意。

    “不过……”倪广神色一肃,深深地凝视鬼祖,“你刚才称呼那小子为宗主,这么说来,你跟他是一个宗门的?你们什么宗门,为何我以前从未听说过你这号人物?”

    在倪广想来,鬼祖如此强大的修为境界,所在的宗门必定不是什么默默无闻的存在,应该名头响亮才对。

    可他以前还真没听过鬼祖其人,也从未见过。

    “老夫跟杨小子确实是一个宗门,不过……也就是在失落之地里,老夫才决定加入的,宗门啥样子老夫都还没见到过呢。”

    倪广看傻子一样看着鬼祖,愕然道:“才决定加入?那小子的宗门有什么吸引你这样的人物的东西?”

    能拉拢住一个虚王两层境强者,那势必有对其产生强烈吸引力的存在,否则一个虚王两层境怎会答应加入?倪广很是好奇,杨开的宗门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吸引住鬼祖。

    “嘿嘿!”鬼祖笑而不语,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哼,老夫若是告诉你,宗门里有三位虚王级炼丹师,岂不是要把你吓死?这种事老夫可不会随便去炫耀。

    “罢了罢了。”倪广有些意兴阑珊地挥挥手,“你不说就算了,不过既然有你老坐镇,那小子的宗门应该差不到哪去,而且我看那小子资质品行都不坏,月儿的眼光还算不赖,那倒有一些资格匹配月儿。”

    雪月甜蜜一笑,听到倪广称赞杨开,似乎比听到称赞自己还要开心。

    倪广将她的表情看在眼中,心中一叹,月儿那么英明的一个人,怎么遇到这种事也跟一般的女子一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