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五十七章 突破道源境
    申屠怔怔地站在原地,一咧嘴,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又没能说出来。

    一片雪花落下,落在他的头顶处。

    下一刻,伴随着噗地一声轻响,以那雪花落点为中心,申屠的身躯骤然一分为二,残躯中喷溅出殷红的鲜血,五脏散落,齐齐朝下方坠落。

    祸乱枫林城周边无数年的鬼手申屠,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而在下一刻,得手的妖虫母体也是微微一晃,消失不见,谁也不知道它去了哪里,隐藏在何处!

    天空中飘落的雪花在这个时候全部融化开来,弥漫在这附近的冰寒意境同样烟消云散。

    远处,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

    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珠子遥望着远方发生了一切。

    虽然因为距离太远他们无法看的清楚,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那十几个虚王境武者的死亡,申屠的陨落却是看的真真切切。

    如此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他们宛若白日见鬼一般,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更有人不停地揉着眼睛,仿佛是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申屠……死了?”

    好半晌,才有人喃喃地问了一句,语气是那么的不确定。

    “申屠真的死了,被那人杀掉了。”

    “不不不,申屠不是被那个人杀掉的,是被另外一个强者击杀的。”

    “不错,这人身边似乎是有朋友在守护,这位强者的实力不俗啊。”

    “幸亏刚才没去打那人的注意,否则的话……”

    不少围观的武者暗自庆幸着,颇有一种逃过一劫的感觉。

    在察觉到杨开并非是孤身一人在此晋升突破,而是有强者暗中守护之后。这些围观的武者们哪还敢在原地停留?几乎是商量好了一般,齐齐往后撤出了几十里地,在更远的位置上观望着。生怕惹恼了那在暗中守护的强者……

    另一边,秦家一群人也是目瞪口呆。

    申屠等人过去的时候。气势汹汹,但任谁也没想到,那些人的最终结局竟然是全军覆没。

    “你们看清楚最后击杀申屠的到底是谁了么?”秦钰一双美眸绽放出异样的光芒,凝视着妖虫母体消失的地方,有些激动地开口问道。

    申屠是一位道源一层境强者,能够在一个照面就将他斩杀的存在,最起码也是个道源两层境的。

    若是能将这人拉拢进秦家的话,那秦家的实力便可瞬间持平城主府。日后秦家也会得强大的守护。

    可惜的是,妖虫母体动手太快,消失的也太快,秦钰根本没来得及看清。

    听到她的问话,秦家的几个武者面面相觑一番,也都缓缓摇头。

    那中年男子道:“小姐,我虽然没有看清,但那人似乎是使用双剑秘宝的,枫林城附近有什么强者是用这种秘宝的么?”

    “双剑!”秦钰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好一会才摇头道:“没听说过。双剑使用起来极难,若是枫林城附近有哪位强者精通双剑之术,我一定会有所听闻的。看样子,这人应该是外来的了。”

    几个秦家武者听了,不疑有他,都暗暗点头。

    “不止是那守护之人实力强大,那正在晋升关头的也绝非一般人物。”秦钰轻抿着红唇,美眸熠熠生辉地朝杨开所在的方位望去,似乎是想看的更清楚一些,可惜那边被浓郁的天地灵气包围,她根本无法看到杨开的面目。

    中年男子闻言。颔首道:“不错,这人正在晋升的紧要关头。竟还能出手击杀十几个虚王境,显然非同一般。而且……最让我疑惑的是,申屠为何忽然逃跑了。”

    秦钰神色一动,道:“申屠为人残忍血腥,会让他逃跑,就说明他在那人手下吃了大亏!”

    “不会吧小姐,这人不过是个虚王三层境啊,还没晋升道源境呢,申屠可是货真价实的道源境!”中年男子一脸愕然。

    “那你见过哪个虚王三层境突破大境界之时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么?你看那边,似乎连空间都有些崩塌了。”秦钰一指前方。

    中年男子讪笑一声:“我也才虚王三层境,哪里见过谁突破道源境的场景,不过我虽然没见过,但感觉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场面的。”

    “这就对了,实力越强,闹出来的动静就越大!”秦钰眼珠子一转,轻笑道:“我对这人越来越感兴趣了,若是能招揽他的话……”

    中年男子看了秦钰一样,只见自家的这位小姐神情振奋,心知她是真的动了招揽的心思了,当下道:“那也要等他突破完了再说。”

    秦钰轻轻颔首,自语到:“他应该能成功。”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忽然滚过一道闷雷之声,那声音巨大无比,震耳欲聋,仿佛要将这天地都裂开一样。

    下一刻,一直在天空之中旋转的黑色漏斗宛若被什么力量吸引了似的,骤然朝下方袭来。

    而那黑色漏斗的正中心所指,赫然便是杨开所在之地。

    轰轰轰……

    天空震动,大地嗡鸣,那巨大的黑色漏洞很快便与杨开连接到了一起,难以想象的天地威能,顺着漏斗而下,疯狂地往杨开身躯内灌入!

    “这不可能!”见到这一幕的秦钰失声娇呼,俏脸骤然有些发白了。

    围聚在她身边的那几个虚王境武者也是脸色一变。

    中年男子更是一脸失望地摇了摇头,道:“这人……到底该逆天的什么程度,竟让天道如此阻他,看样子,他是活不成了。”

    武者突破大境界之时,会迎来天地能量的洗礼不假,但每一个武者的洗礼,都是极有规律的,可以让武者有喘息的时间和恢复的机会,从来没有哪个人在晋升突破时,如杨开这样,直接被天地能量连接到了己身。

    如此一来,那漏斗形的天地之威便会持续不断地往杨开体内灌入,他根本不可能有喘息的机会!

    哪个虚王三层境能承受的了这样的冲击?

    这根本不是洗礼,而是毁灭!

    就算让真正的道源境来此,恐怕也是一个照面就被轰杀至渣了。

    大地摇晃的似乎更加厉害了,即便隔了很远的位置,所有观望的武者都能感受到这一次天地能量的狂暴程度,那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抵挡的,一个个都有些脸色发白。

    骤风从极远处呼啸而来,顷刻间,这方圆百里之地一阵飞沙走石,日月无光。

    秦家众人将秦钰包围在中间,都催动起护身力量,挡住袭来的碎石和断木。

    在那远方,夹杂在怒风的呼啸之中,有一人的狂吼传来,宛若一只受伤的野兽,让人心惊不已。

    声音自然是处在能量狂暴正中心的杨开。

    当那天地能力的洗礼及身的一瞬间,杨开就意识到这次麻烦大了。

    他一身衣衫在眨眼的功夫就被摧毁殆尽,难以想象的庞大能量灌入头顶,从穴位之中涌进躯体内,游走进四肢百骸。

    强悍如他的身躯,也只坚持了不到十息功夫,便肌肤破裂,经脉涨疼,不由地生出一种要爆体而亡的感觉来。

    金血从体内弥漫出来,让他整个人很快变得金光灿灿。

    强大的恢复能力展现了出来,破裂的肌肤和血肉自我修复着,但往往才刚一修复,便又重新破裂。

    正当他想爆开体内的纯正金血,维持自身气血和生机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血肉和经脉之中,一股温和的力量浮现出来,那力量一出现,便迅速地加入到修补身躯的进程之中,同时也让他浮动不定的气血之力猛然上升。

    压力大减!

    杨开面色一喜,连忙守住脑海中的一丝清明,一边敞开身心接纳那狂暴的天地能量,一边查探起身体的情况。

    结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很多,而这一切都得归功于那忽然浮现出来的温和力量。

    很快,杨开就弄明白这一股力量到底是什么了。

    竟然是自己之前喝下去的那一锅万宝药汤的药力。

    喝下万宝药汤之后,他虽然在溶洞之中闭关了大半年,用心吸收药效,让肉身得到一种脱胎换骨般的转变,但万宝药汤中蕴藏的药力委实太过庞大,他一时半会根本吸纳不完,余下的药力便储藏在了血肉和经脉骨骼之中。

    直到这时,才自主地浮现出来,成为杨开晋升的资本之一。

    查探明白之后,杨开心头一松。

    而当万宝药汤的药力源源不断地从血肉经脉和骨骼内渗出之后,杨开竟感觉没多少压力了,血肉不再疼痛,经脉不再酸胀,骨骼也不再发出咯吱的声响了,心中喜悦之下,更加用心地催动自身力量,冲击起道源境的瓶颈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那天地能量的洗礼之下,杨开无论肉身还是体内的力量,似乎都得到一种奇特的升华,变得更加强大纯粹。

    尤其是体内的源力,竟一下精纯了不少,抵得上他好多年的辛苦修炼。

    这个意外之喜让他欣喜若狂!

    半日之后,一阵来自心灵深处的咔嚓声响传出,体内似乎有什么屏障崩塌,杨开蓦然张口,一声长啸,啸声高亢,滚滚如雷,直传四野。

    而在这啸声之中,困扰他晋升的瓶颈也豁然贯通,让杨开本就强大的气息蓦然间再提升一个档次!

    道源境!顺利突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