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一百四十五章 反复无常
    周安不动,则完全是因为杨开的缘故了。

    此刻,杨开的神念笼罩在他头顶上空,仿若一柄尖刀倒悬,让他平白生出一种稍有异动便被碎尸万段的恐怖错觉。

    这让他脸色发白,内心深处惶恐不安。

    他能察觉的到,杨开的神念之强大,堪比道源三层境的程度,远远超过了自身,与这样的人争斗起来,自己绝对讨不到什么好处。

    而眼观战场,无论是华古还是熊宁,似乎都落入下风。

    他心中暗暗发苦,知道这一次麻烦大了。

    悄悄了瞧了杨开一眼,发现对方并没有关注他,周安心头一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抱拳道:“这位朋友……”

    杨开闻言,扭头看向他,淡淡道:“有什么遗言要说?”

    周安嘴角一抽,讪讪道:“朋友误会了,我是想告诉你,我与这两人并不认识,只是偶然遇见,才结伴同行的!”

    杨开漠然地望着他,不为所动。

    反倒是另外两人听到他这番言论,顿时大惊失色起来。

    熊宁一边躲避流炎的杀招一边不可思议地望着周安,道:“周师兄,你在说什么呢?”

    华安也怒火攻心,气急败坏道:“周安,事到如今你竟还想置身事外,还不速速动手!”

    “那人喊你师兄呢……”杨开说话间,瞥了熊宁一眼。

    周安正色道:“他脑袋有问题,朋友别听他胡言乱语。”说话间,他换上一副谄笑,冲杨开道:“朋友。在下真的并无对你们不利的想法,只是被那人拖拽着,不得不下来查探一番,刚才冲你的器灵动手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好在阁下器灵并无损伤。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望朋友能大人大量,不要计较!”

    他这一番不要脸的言辞一说出口,杨开还没来及的回应什么,另一边的华古却是气的脸色涨红,险些没喷出一口鲜血来。暴跳如雷,气得浑身青筋毕露,怒发冲冠道:“无耻之徒,你还要不要脸?”

    “你闭嘴!”周安忽然义正词严冲那边怒喝一声,道:“我周某从今以后。与你们再无半点关系!”

    “哇呀呀……”华古简直要被气疯了,口中一阵怪叫,心神失守间,终于被法身逮到破绽,法身单足在地面上一跺,口中爆喝道:“画地为牢!”

    奇特的力量自那庞大的身躯涌出,大地忽然像是变成了液体一样流动起来,不但如此。从那流动的土壤之中甚至还诞生出一只只长手,如一条条鞭子一样飞舞上天空。

    华古一时不察,被这些长鞭直接缠绕。

    “不好!”华古惊呼一声。正欲挣脱这些长鞭的束缚,却觉得一股巨力从下方拉扯而来,身体不受控制地被拽了下去,直接陷进大地之中,只露出一个脑袋来。

    说来也奇怪,在华古陷入地面的一瞬间。流动如液体般的大地又重新恢复了原状,不但如此。还变得固若金汤,任凭华古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出来。

    他就像是一个掉进泥沼之中,进退无路之人,被彻底禁锢。

    法身庞大的身躯如高山一般矗立在他面前,遮蔽了他眼前的一切光明……

    “哦?新神通?”杨开看的眼前一亮,颇为意外地道。

    他记得以前法身是不会施展这种秘术的,也不知道是他自己领悟出来的,还是石傀一族的天赋,又或者是噬天战法的功劳。

    而另一边,周安却是腿肚子打摆起来。

    眼见道源三层境的华古都在短时间内败北,他哪还敢继续在原地停留?

    他连忙一抱拳道:“言尽于此,在下告辞!”

    说话间,他便要离开此地,苟且偷生。

    “我让你走了?”杨开一挥手,一道月刃斩在他前进的道路上。

    周安步伐一顿,回过头来,讪笑道:“那不知……这位朋友还有什么吩咐?”

    他虽然摆出一副卑躬屈膝的神态,但那眼眸深处依然泛着警惕的光芒,杨开毫不怀疑,若自己冲他下手的话,周安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击。

    他这样能随随便便就出卖自家师兄弟的家伙,大概是不会相信任何人的。

    “吩咐谈不上……”杨开淡淡道,“不过……你既然说自己跟他们不是一路,总得做点什么证明自己吧?”

    “做点什么……”周安眼神闪烁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颔首道:“在下明白了,朋友拭目以待吧!”

    这话说完,他再次祭出自己那一杆长枪秘宝,源力灌入其中,法则之力萦绕其上,一纵身,就朝流炎和熊宁的战圈冲了过去,长枪抖动间,一圈光晕在枪尖上爆开。

    “混元神枪!”

    他口中爆喝中,眼中满是杀机,目标直指熊宁!

    熊宁大惊失色。

    在流炎的攻击下,他本就没占据到什么上风,刚才又被周安的无耻行径干扰到了心神,此刻正苦苦支撑着,周安突兀地一枪攻来,他瞬间就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勉力挡下流炎的一击之后,熊宁大呼道:“周师兄,你疯了?”

    周安冷哼,不说话,手上长枪忽然一凝,一收,再一送。

    那恐怖的攻击竟在距离熊宁毫厘之间,直接转了个方向,朝流炎轰去。

    “早就知道你会这么做!”流炎慌而不乱,口中冷哼着,檀口一张,一道夹杂着雷电狂暴之力的火柱,迎面扑上。

    轰……

    巨大的光晕爆开,淹没了那战场中三人的身影,久久不散。

    与此同时,杨开嘴角一扬,露出一抹讥笑。

    他清楚地看到,周安在虚晃了这一枪之后。立刻施展出一种秘术,燃烧起精血,浑身泛起殷红的光芒,宛若被一片血雾包裹,以极快的速度朝峡谷深处逃遁!

    “反复无常。够小人!”杨开赞了一声。

    换做是他处在周安这个立场上,想要活命恐怕也做不到更好了。

    不过他这一击虚招,不但将流炎干扰了一下,连熊宁也被欺骗了,所以一击下来,熊宁彻底傻在原地。他还以为自己刚才必死无疑,待反应自己毫发无损之后,流炎又朝他再度扑来……

    他只能硬起头皮继续应战。

    峡谷深处,周安疯狂逃遁。

    在见到华古被禁锢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再不逃就必死无疑了。且不管那个奇怪的石巨人到底是什么玩意,单是那道源一层境的青年就绝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他可从来没见到过这样的怪物,道源一层境武者的神念强度,居然能堪比三层境!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周安向来是个懂的灵活变通的人物,在宗门里便长袖善舞,及善经营人际关系。

    这一招燃血之术对自身消耗很大,但却能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一半的速度。他自信杨开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追到自己。

    不过……

    这个念头才刚刚转完,前方虚空之中便泛起一层涟漪般的波纹。清晰的空间力量波动,从那边跌宕出来。

    周安为之一愣,狐疑地朝前方望去。

    但见……一道人影从那虚空里慢慢走出,目光戏谑地凝视着他。

    “你……”周安瞪大了眼珠子,不可置信地望着杨开,惊呼道:“怎么会?”

    不过他也算是见识渊博。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什么,骇然道:“空间神通?”

    眼前这一幕。除了掌握了空间之力的武者施展出来的传说中的瞬移秘术,周安找不到第二种解释!

    虽然有一些特殊的秘宝也能洞穿虚空。做到类似的事情,但周安并没有见到杨开有借助秘宝之威的迹象。

    他立刻明白,眼前这家伙竟是一个掌握了空间之力的人!

    想通这一点之后,周安面如死灰。

    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在精通空间之力的人面前逃跑,那只是白费力气罢了!

    这一瞬,周安嘴中的苦塞过吃了黄连,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

    杨开直接打断了他:“你说什么我都当你在放屁!”

    话落,杨开挥手,几十道月刃疯狂攒射斩击。

    周安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舞动手上长枪,在自己面前转的密不透风,以做抵挡。

    叮叮当当一阵响动,月刃虽然被抵挡下来,但周安也是一退再退。

    不等他稳住身形,面前的杨开忽然消失不见。

    周安大惊失色,连忙放出神念,却捕捉不到杨开的任何踪迹。

    他本能地回头一枪刺去,却是打在空处,那里并无人影。

    脑后传来让他毛骨悚然的声音,犹如死神的召唤:“百万剑芒,逐月吞狼!”

    耸人听闻的剑意弥漫,无边无际的剑芒斩下,阴暗的峡谷在这一瞬间亮为白昼!

    周安在这一瞬间,有如神助。

    他大喝一声,奋起而挡,施展平生所学,一身源力疯狂地灌入手上长枪之中,万千枪影显露,气势如虹!

    狂暴的能量溅射虚空,极招威力迸向四极,一声声闷哼传出,鲜血飞溅……

    待到那耀眼白光散去之后,杨开手持百万剑,静静地站在一旁,而对面不远处,周安浑身浴血,浑身上下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血肉翻卷,骨头暴露,一身衣衫尽碎,本在体外燃烧的殷红光芒,此刻也荡然无存,一身气息更是弱的几乎不可察觉。

    他艰辛地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目光定格在杨开手上的百万剑,嘴角一咧,涩声道:“帝……宝,周某死的不冤!”

    话落,他直直地朝地上落去,半空中,一双眼睛迅速失去了神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