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权国 > 3613 死门(十五)
    河岸地带,已经是无数的箭簇腾空而起,就像是钉子狠狠砸进了脆裂的墙体里,随着一声清脆撕裂的声音,就可以看见被击中的位置一片断肢在飞,但是马丁利牙骑兵利用人多势众,顶着扑面而来的箭雨向前涌动,不过十几米宽度的桥口,已经完全被密密麻麻的人和马塞得满满,

    “弓骑兵,轮射!”

    西庭各部的首脑朝着各自的部队抬起手,寒光闪烁的密密麻麻的箭簇刹那间遮盖了天空的颜色,在高空抛出一道道死亡线朝着桥口上的马丁力牙骑兵落下,犹如巨大的浪花拍打在坚硬的岩壁上,箭簇形成的密云毫无阻挡的猛烈的轰击在马丁力牙骑兵上,

    “向前啊,冲开桥口!”

    马丁力牙轻骑兵面对密集的箭簇依然奋勇向前,犹如被逼入了绝境的狂兽在桥口对面的西庭弓骑兵也没有阻挡马丁力牙军强行渡河的意思,只是用手中的草原复合弓不断在远距离上发动射击,”嘶“中箭的战马在惨烈嘶鸣,巨大的身躯溅起的恐怖鲜红,金属箭头刺进士兵锁甲的身体,发出撕裂的声音,骨头被刺穿的位置爆开,最前面的马丁力牙骑兵骑兵全身都插满了箭簇,鲜血从头部头盔的位置流下来,依然被后面的人推动向前,短短不过三十几米的石桥,根本就不可能阻挡出大群骑兵集群的拼死狂冲,

    “真是太容易了,还以为又一场血战了,没想到如此轻易就冲过去了!”

    “这些帝国骑兵简直是不堪一战,差点看走了眼”斯派克脸色错愕,身边的领主们发出一阵振奋声,对方实在是弱爆了,连阻挡本方过河的勇气都没有,这才不过十分钟,就已经有马丁力牙骑兵踩上了对面的泥地,就连这些冲到河对岸的马丁力牙骑兵都有些愣神了,谁会想到,对面的帝**队竟然完全不阻挡,只敢躲在远处用箭簇射击,这对于冲桥部队所能造成的损失微乎其微,而在发现马丁力牙军骑兵已经冲过了桥口,对面的帝国弓骑兵竟然开始变得慌乱起来,射出来的箭簇也开始变得纷乱不堪,看来也是被马丁力牙军的悍不畏死吓到了,本方骑兵刚刚从桥口冲出去,还距离帝国弓骑兵足有五六十米远,帝国弓骑兵开始调转马头转身逃跑。。。。。。

    “是我眼花了,还是帝**队有什么图谋?”

    斯派克目光闪动,低声自问,隐隐感觉到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帝**队不应该如此不堪一战,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对方明明堵在桥口,却是自己打开了大门招呼自己过去一般的怪异,当然这种话他不能说,现在正是全军士气如虹的时候,渡过桥口,是全军瞩目,他总不能说帝**队不要跑,回来大战三百回合吧!算了,管他呢,能够冲开桥口就是好事,他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道”所有人,全力过桥!,可惜帝国尽然如此不重视,只要自己大军渡过河道,就算帝**队想要阻挡都是徒劳了

    “向前啊!,冲过去”

    马丁力牙骑兵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一片片的骑兵从两座石桥奔向对面的河滩,

    但是很快,所有的斯派克的眼睛就值了,十余万大军压在两个宽度不过十几米的桥口上,一次能够过去的人数怕是就三四十人马,而对面本来向后拉开的帝国弓骑兵此时开始停住,一个个转身,再次拉开手中的复合弓,

    “咔咔咔”弓弦绷紧到极点的声音,虽然隔着很远,也让马丁力牙人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寒光闪烁的箭头都朝着桥口的方向,数万张复合弓犹如一张拉开的扇面,无数的箭簇连瞄准都不用,就像暴雨般朝着桥口位置倾泻而下,密集的箭簇就像是蝗虫一般的飞乱穿透马丁力牙骑兵的身体,扎进他们的只穿着披甲的肉里,从他们身体的一端射进去,从身后的背后一端透出来,因为爆发的范围小,所以密度极大,往往是十几支,甚至几十支箭同时射进一个身体,就看见中箭者的鲜血凄厉的炸开,刚刚才从桥口冲出去的马丁力牙骑兵,连发出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无数的箭簇射成了刺猬,

    如此惨烈,近乎虐杀,河道风口一片血腥味

    “混蛋啊”

    河道对面的十几万马丁力牙军齐齐秉住了呼吸,双眼发红中,对面的帝国弓骑兵再次暴雨怒射,桥口方向宛如被一场箭雨扫荡笼罩,。推动着让马丁力牙骑兵眼睛怒目,心惊胆寒的一片血水飞溅,刚刚度过桥口的一百多名马丁力牙骑兵竟然被扫荡的一空,中箭的尸体躺满了河岸,满河岸都是白色箭簇在风中颤抖,冰冷的河水冲击在尸体上,卷着鲜红色退回去,对方绝对是故意的,如果不是主动让开桥口,这边是不可能一下冲过去那么多人马的!

    “太卑鄙了!”

    “堂堂大陆霸主的帝国,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

    马丁力牙这边各种国骂,但是对面的帝国西庭弓骑兵完全不在乎,因为他们根本就听不懂马丁力牙人在骂什么,反正只要马丁力牙骑兵冲过桥口,就是一阵乱箭扑杀过去,马丁力牙骑兵本身就是轻甲,桥口又是狭窄,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有硬扛,面对如蝗虫一般的箭簇飞射,就看见一片片的人尸马尸躺满了桥口位置,空有十几万大军,却因为受到两座桥口的限制,每次能够跑过去的也就是百余人不到,而每次对面的帝国弓射手最少都是三四千一轮,射完一次,下一次,又换了另外一批弓射手,完全都不会让这些过桥的马丁力牙骑兵有喘息的机会,就是一阵乱箭飞射,

    这就像是一副奇景,以两座石桥为分界线,一边虽然只有三万人左右,但却是在占据了兵力上的绝对优势,而另外一边虽然有着数倍于对面的兵力,却是因为河道阻挡,只能每一次让一个中队不到的兵力渡过去,对面的帝**相对于十几万马丁力牙军,自然是差距巨大

    但是如果是三万骑兵对马丁力牙冲过桥口的区区百余骑兵,那就不是差距巨大了,而是根本就大的没边,每一次,都是十倍,甚至十几倍的箭簇呼啸而来,就算马丁力牙骑兵是铁人也受不住啊,冲出桥口的连续几批,都是如此被无情射杀,其中不乏精锐,

    “这根本就过不去啊!”

    “堵死了,真是是被堵死了!”马丁力牙领主们叫苦连连,本来以为桥口如此轻易就拿下来,可没想到这两个桥口根本就是吞噬血肉的怪物,前前后后,已经是两三千马丁利牙骑兵还没站稳,就被乱箭射翻,如此景象,让后面的马丁力牙骑兵也都是脸色发白,桥口就那么大,一次性能够过去的人就那么多,对方在对面可谓是占尽了地利,继续攻下去,不知道还要填多少人命才是个头啊!

    “攻击部队下马,作为步兵冲过去!”

    斯派克额头上都有了汗水,脸色冷峻的令下,一整排的马丁利牙骑兵从战马上下来,他们穿着轻甲,手里拿着盾牌开始朝着桥口移动,马丁力牙人也是发狠了,而且所配备的东西也也来越全,穿上厚重的步兵甲,口里高唱着“手执长刀寒锐,盾牌闪闪,马丁力牙大草原时多么雄壮,马丁力牙大草原时多么美丽风光。。。。。”马丁力牙人激昂的歌声充斥河道之上,满是悲壮,伴随着激流一般的河水,似乎就连大地都在微微颤动,扑面而来的无数箭簇覆盖了天空,

    鲜红的人血混在滩涂中被河流激浪冲洗卷走,战马和人的尸体在两个桥口前方二三十米的范围内,几乎堆积起来,躺满尸体堆旁的中箭战马在悲鸣,马丁力牙人本就是彪悍的种族,为了冲出这道死线一般的桥口,,一批死掉,立即就又上一批,死掉后,再上一批,帝国弓骑兵的箭簇在最开始如暴雨一般之后,开始逐渐的减少了数量,终于,又一批手执盾牌的马丁力牙骑兵踩过了桥口的位置,来自帝国弓骑兵已经无法再形成规模,而是稀松散乱,甚至有的还没完全落下,在半途就被风吹得飘开,这批马丁力牙人终于站稳了脚

    这一幕景象落在斯派克眼中,这位马丁力牙人的军事天才,嘴角终于有了一抹笑容,舌头舔了舔干燥开裂的嘴唇,这一刻终于等到了“对方的弓箭也该射完了!”对面的帝国弓骑兵虽然厉害,而且也在桥口方面占尽了优势,但是每人携带两筒箭簇,以这种密集的射击程度,能够射死自己一万人就算是顶天,而自己手握十余万兵力,一万人,还死得起!反倒是这些帝国弓骑兵在箭簇耗光之后,就等于失去了最为倚重的远程优势,为了阻挡自己,就只有近战,如果是将双方放在近战交锋的平线上,自己麾下的马丁力牙精锐骑兵完全不会比对方差!

    “就是这个时候,全军渡河!”

    斯派克再次发出命令,声音洪亮,马丁力牙骑兵再次蜂拥入桥口,傍晚七时,天空暗沉到了几乎是一片黑色的程度,这一次,帝国弓骑兵的箭簇已经无力阻止,,冲近桥口的马丁力牙骑兵兴奋的大喊,就像是巨大的山丘崩塌,从两道石桥涌入河道南岸,对面的帝国弓骑兵似乎也因为箭簇用光,无力阻止,而选择了缓慢退却,看着没入黑暗中的帝国黑甲弓骑兵,斯派克内心也是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打开了通往南归的路口

    黑暗之中,扑面的河风力似乎还有人血的味道

    马丁力牙骑兵从两道石桥上通过,密密麻麻的犹如两条巨大的滚龙一般,烟尘滚滚,铁甲铮铮,十余万人马一线铺开,就是犹如烟海一般铺满了石桥两侧,似乎稍微用一点力,这两道石桥就要被挤压碾碎一般

    斯派克立马在南岸,目光扫过麾下骑兵在河道两岸点燃的密密麻麻的火把,眉头紧紧的拧在一次起,他现在知道帝国弓骑兵为什么会不堵桥了,因为根本就不需要堵,就算是把桥口敞给自己,自己又能够怎么样?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渡过河道的骑兵数量才不过两万人不到,桥口实在是太小了,只有两座宽不过十几米的石桥,就算自己如何将速度加快了,十几万大军,没有七八个小时也是过不了河的,而自己明显是不可能在这里耽搁上那么久!在这里所耽搁的每一分钟,对于南线都是生死

    他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严峻的向身后的传令骑兵命令道”立即以最快速度,将帝**队进入南线的消息告其他各军,同时各已经渡过河道的部队,也暂时不要集结了,直接奔赴各自的目标!”只是他的话语刚落,

    远处黑暗里开始传来隆隆之声,隐隐可以看见黑色苍穹下,一道黑线轰然而来“殿下,发现大批的帝国骑兵!”飞驰而来的斥候差点从战马上滚下来,带来的消息,让正在整备部队的领主们都是脸色一变,帝国骑兵来的正是时候,现在大军因为两座石桥而被分成了南北两部分,此刻过桥的也就是两万人左右,其他大军都还在河道以北,要说这不是帝国的图谋,那就太不可能了,这就是一个陷阱,我们上当了!”混乱中有人大骂道

    “全军准备作战啊!”

    有领主高声大喊,密集的黑甲骑兵,如同一大片的黑色乌云朝着这边飘来,在两百多米的位置,突然从中间向两侧展开,犹如巨大的羽翼笼罩了所有人的视线,急速奔跑的震动,让地面的石子都在微微的颤抖,以几乎与大地一起融入的黑色,却给人一种就像一张战弓拉开了弓弦,这一刻,似乎连眼前的湿地风都停滞了一下,战甲寒光,弓弦绷紧的声音,成巨大锋芒狂潮,大地在包裹着金属外甲的沉重马蹄下颤抖,一股弥漫天地的战意狰狞充满了所有人的视野

    “是帝国弓骑兵和重甲骑兵!”凄厉的喊叫声,让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果然就看见两翼展开的无数黑甲骑兵张开了手中的复合弓,中间位置,则是数量最少也在五千以上的厚重,锋锐的金属枪头冰寒刺骨,杀意混着血腥弥漫的风中,那是重骑兵的钢铁巨犁!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