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大汉龙骑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徐州之战(317)
    几百年来,大汉朝皇权稳固,但每一次农民起义不管是规模大如绿林、黄巾,还是小如许昌这些起义军,对大汉朝的影响并不大,虽然他们的反抗曾经动摇过大汉朝的根基,但当大汉朝的军队挥舞起屠刀的时候,无一例外全都被镇压,所以大汉朝从上自下对于农民起义从来不会担忧,因为大家都清楚,他们是不会有任何威胁的,当然如果有世家在其中那就是另一番模样了,可由世家一手扶植起来的汉朝,世家们又怎么可能去助他们这帮乱贼。

    这些乱贼对大汉朝的根基动摇不了的话,却也不意味着没有不担心的情况,就比如王莽,几乎就成功篡夺了大汉朝的天下,而王莽建立新朝的手段则是禅让,所以大汉朝从天子到百官真正担心的其实还是另一个王莽的出现。

    当年的董卓,之后的李催郭汜甚至是此刻的曹操。

    这样的认知,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曹操对此也很无奈,主要是他不可能解释,也无法解释,不然的话,本来他没有这个心,解释反倒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他以为自己会改变朝官甚至天下百姓的一些看法,不再有对他诋毁的声音,但是他发现,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后来是郭嘉提醒了他,这是个混乱的使节,强者的世界,让一些人闭嘴很难,但是要让朝官闭嘴却很容易,让自己的实力够强,又或者变得冷酷。

    残暴与冷酷不一样,董卓那样的算是残暴,而司空杀人首先要找到一个让所有人信服的借口,这样才是真正的震慑,而且还可以让朝官真的闭嘴,而这样的强权的意义,说白了就是要让那些因为各种利益而心怀不轨之人收敛,在某种程度上立威。

    而现在,陌生是在天下了,就算是许都也没有任何的威望,而立威的方式要么是通过军功,要么就是杀人,说白了就是军队的那一套,杀几个兵油子,部队立马好带了。

    回到许都的这一路之上,郭嘉的话不时在自己的耳边响起,说句实话曹操是真的到了退无可退的环境了,内忧外患,已经到了必须要处理的地步了,再不处理,他是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能都不需要袁绍与刘澜来进攻,随时都会被这帮朝官推翻,就如同他们对董卓对李催郭汜一样。

    一个月的时间,曹操返回了许都,大张旗鼓,完全是一副大胜凯旋的样子,为此他不仅让司空出城迎接,甚至所有朝官也全部出城,甚至还有天子。

    煊赫武力,自从迎接献帝之后,曹操从来没有过类似的想法,但现在他不想也不行,是这帮朝官的步步紧逼让他到了悬崖边,他必须做出反击,再退一步,后面可就是万丈深渊了,他不可能去死,那么谁再向前一步逼他,那他就只能反击了。

    曹操能看到他们眼中的震惊,愤怒以及杀意,在这些目光中,他一马当来到了天子龙驾前,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曹操在天子车驾前停马,然后在献帝目光注视之下扬鞭入城。

    那一刻他能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好像长了后眼一般,好像看到了每一人的神情。

    ~~~~~~~~~~

    第二日。

    司空府书房内。

    曹操坐在案几之上,正与坐在他对面的的荀手谈着,典韦和百名护卫亲自站在门外,而在门外十丈外则是十几个僮仆和侍女,如果有需要的话,就会进入厅中。

    可他们和侍卫一样立在厅外,汉风冷雪之中,一个个瑟瑟发抖,而侍卫们则明显要好很多,立在汉风之中,如同石狮一般,一动不动。

    比起屋外的侍卫位女们,屋内却温暖如春,曹操执黑子,在棋枰落下一子,笑着说道:“文若,你可威胁了啊,如果你的心思还收不回来,那我可是要屠大龙了。”

    荀的棋艺,虽然比不了国手大家,可也不会如此不堪,显然他的心思一定不在棋枰之上,果不其然,荀好似未闻一般,点着头随手应了一子。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徐州之战(307)柳潭蒲忠

    几百年来,大汉朝皇权稳固,但每一次农民起义不管是规模大如绿林、黄巾,还是小如许昌这些起义军,对大汉朝的影响并不大,虽然他们的反抗曾经动摇过大汉朝的根基,但当大汉朝的军队挥舞起屠刀的时候,无一例外全都被镇压,所以大汉朝从上自下对于农民起义从来不会担忧,因为大家都清楚,他们是不会有任何威胁的,当然如果有世家在其中那就是另一番模样了,可由世家一手扶植起来的汉朝,世家们又怎么可能去助他们这帮乱贼。

    这些乱贼对大汉朝的根基动摇不了的话,却也不意味着没有不担心的情况,就比如王莽,几乎就成功篡夺了大汉朝的天下,而王莽建立新朝的手段则是禅让,所以大汉朝从天子到百官真正担心的其实还是另一个王莽的出现。

    当年的董卓,之后的李催郭汜甚至是此刻的曹操。

    这样的认知,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曹操对此也很无奈,主要是他不可能解释,也无法解释,不然的话,本来他没有这个心,解释反倒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他以为自己会改变朝官甚至天下百姓的一些看法,不再有对他诋毁的声音,但是他发现,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后来是郭嘉提醒了他,这是个混乱的使节,强者的世界,让一些人闭嘴很难,但是要让朝官闭嘴却很容易,让自己的实力够强,又或者变得冷酷。

    残暴与冷酷不一样,董卓那样的算是残暴,而司空杀人首先要找到一个让所有人信服的借口,这样才是真正的震慑,而且还可以让朝官真的闭嘴,而这样的强权的意义,说白了就是要让那些因为各种利益而心怀不轨之人收敛,在某种程度上立威。

    而现在,陌生是在天下了,就算是许都也没有任何的威望,而立威的方式要么是通过军功,要么就是杀人,说白了就是军队的那一套,杀几个兵油子,部队立马好带了。

    回到许都的这一路之上,郭嘉的话不时在自己的耳边响起,说句实话曹操是真的到了退无可退的环境了,内忧外患,已经到了必须要处理的地步了,再不处理,他是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能都不需要袁绍与刘澜来进攻,随时都会被这帮朝官推翻,就如同他们对董卓对李催郭汜一样。

    一个月的时间,曹操返回了许都,大张旗鼓,完全是一副大胜凯旋的样子,为此他不仅让司空出城迎接,甚至所有朝官也全部出城,甚至还有天子。

    煊赫武力,自从迎接献帝之后,曹操从来没有过类似的想法,但现在他不想也不行,是这帮朝官的步步紧逼让他到了悬崖边,他必须做出反击,再退一步,后面可就是万丈深渊了,他不可能去死,那么谁再向前一步逼他,那他就只能反击了。

    曹操能看到他们眼中的震惊,愤怒以及杀意,在这些目光中,他一马当来到了天子龙驾前,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曹操在天子车驾前停马,然后在献帝目光注视之下扬鞭入城。

    那一刻他能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好像长了后眼一般,好像看到了每一人的神情。

    ~~~~~~~~~~

    第二日。

    司空府书房内。

    曹操坐在案几之上,正与坐在他对面的的荀手谈着,典韦和百名护卫亲自站在门外,而在门外十丈外则是十几个僮仆和侍女,如果有需要的话,就会进入厅中。

    可他们和侍卫一样立在厅外,汉风冷雪之中,一个个瑟瑟发抖,而侍卫们则明显要好很多,立在汉风之中,如同石狮一般,一动不动。

    比起屋外的侍卫位女们,屋内却温暖如春,曹操执黑子,在棋枰落下一子,笑着说道:“文若,你可威胁了啊,如果你的心思还收不回来,那我可是要屠大龙了。”

    荀的棋艺,虽然比不了国手大家,可也不会如此不堪,显然他的心思一定不在棋枰之上,果不其然,荀好似未闻一般,点着头随手应了一子。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徐州之战(307)柳潭蒲忠

    几百年来,大汉朝皇权稳固,但每一次农民起义不管是规模大如绿林、黄巾,还是小如许昌这些起义军,对大汉朝的影响并不大,虽然他们的反抗曾经动摇过大汉朝的根基,但当大汉朝的军队挥舞起屠刀的时候,无一例外全都被镇压,所以大汉朝从上自下对于农民起义从来不会担忧,因为大家都清楚,他们是不会有任何威胁的,当然如果有世家在其中那就是另一番模样了,可由世家一手扶植起来的汉朝,世家们又怎么可能去助他们这帮乱贼。

    这些乱贼对大汉朝的根基动摇不了的话,却也不意味着没有不担心的情况,就比如王莽,几乎就成功篡夺了大汉朝的天下,而王莽建立新朝的手段则是禅让,所以大汉朝从天子到百官真正担心的其实还是另一个王莽的出现。

    当年的董卓,之后的李催郭汜甚至是此刻的曹操。

    这样的认知,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曹操对此也很无奈,主要是他不可能解释,也无法解释,不然的话,本来他没有这个心,解释反倒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他以为自己会改变朝官甚至天下百姓的一些看法,不再有对他诋毁的声音,但是他发现,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后来是郭嘉提醒了他,这是个混乱的使节,强者的世界,让一些人闭嘴很难,但是要让朝官闭嘴却很容易,让自己的实力够强,又或者变得冷酷。

    残暴与冷酷不一样,董卓那样的算是残暴,而司空杀人首先要找到一个让所有人信服的借口,这样才是真正的震慑,而且还可以让朝官真的闭嘴,而这样的强权的意义,说白了就是要让那些因为各种利益而心怀不轨之人收敛,在某种程度上立威。

    而现在,陌生是在天下了,就算是许都也没有任何的威望,而立威的方式要么是通过军功,要么就是杀人,说白了就是军队的那一套,杀几个兵油子,部队立马好带了。

    回到许都的这一路之上,郭嘉的话不时在自己的耳边响起,说句实话曹操是真的到了退无可退的环境了,内忧外患,已经到了必须要处理的地步了,再不处理,他是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能都不需要袁绍与刘澜来进攻,随时都会被这帮朝官推翻,就如同他们对董卓对李催郭汜一样。

    一个月的时间,曹操返回了许都,大张旗鼓,完全是一副大胜凯旋的样子,为此他不仅让司空出城迎接,甚至所有朝官也全部出城,甚至还有天子。

    煊赫武力,自从迎接献帝之后,曹操从来没有过类似的想法,但现在他不想也不行,是这帮朝官的步步紧逼让他到了悬崖边,他必须做出反击,再退一步,后面可就是万丈深渊了,他不可能去死,那么谁再向前一步逼他,那他就只能反击了。

    曹操能看到他们眼中的震惊,愤怒以及杀意,在这些目光中,他一马当来到了天子龙驾前,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曹操在天子车驾前停马,然后在献帝目光注视之下扬鞭入城。

    那一刻他能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好像长了后眼一般,好像看到了每一人的神情。

    ~~~~~~~~~~

    第二日。

    司空府书房内。

    曹操坐在案几之上,正与坐在他对面的的荀手谈着,典韦和百名护卫亲自站在门外,而在门外十丈外则是十几个僮仆和侍女,如果有需要的话,就会进入厅中。

    可他们和侍卫一样立在厅外,汉风冷雪之中,一个个瑟瑟发抖,而侍卫们则明显要好很多,立在汉风之中,如同石狮一般,一动不动。

    比起屋外的侍卫位女们,屋内却温暖如春,曹操执黑子,在棋枰落下一子,笑着说道:“文若,你可威胁了啊,如果你的心思还收不回来,那我可是要屠大龙了。”

    荀的棋艺,虽然比不了国手大家,可也不会如此不堪,显然他的心思一定不在棋枰之上,果不其然,荀好似未闻一般,点着头随手应了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