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大汉龙骑 >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平定扬州(9)
    袁绍坐拥幽并冀青四州,帐下大军数十万,这一回孤注一掷,南下兖州,那必然是要一鼓作气拿下曹操的,可是如果真的就如主公这般落子,袁绍难不成真的要败给曹操?徐庶虽然也开始犹豫起来,但他还是不愿相信,毕竟刘澜现在不过就是一局棋,而袁绍曹操也不过就是他手中的棋子罢了,棋子又怎么可能当真取代二人?

    至于袁绍犯下如此大的失误,从哪个角度来都不太可能,除非袁绍受到蛊惑,可在如此重要的大决战前,又能有几个人会犯下大错?必然是不管出现任何情况都会谨慎小心,所以他并不觉得袁绍会犯下低级失误被曹操加以利用,所以有着几点,他相信棋局出现的情况必然不会在这样的大战中发生,当然战争总会分出胜负,到底是谁赢他现在自然要看好袁绍,可如果说曹操也能赢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必然不会是以棋枰上这样的失误的一个方式输给曹操。

    所以双方这场交战的走向,因为刘澜这局博弈,是真的让他有些看不懂了,之前看起来很容易判断的局势,现在变得扑朔迷离,当然就他自身来讲的话,现在双方打的越焦灼越好,这样对他们更有利,所以他又非常希望出现棋局上的结果,这样最少能让他期待两人之间接下去的走向。

    而现在这局棋的关键之处就在于,曹操虽然看似盘活了这盘棋,但不要忘了在这盘棋局之外,还有一张无形大手,所以曹操虽然能盘活这局棋,但接下来如果主公真的要参与进来,那么曹操还是无力北上的,更补要说夺下冀州了。

    所以当曹操取得了兖州战场的胜利之后,才是重中之重,才是真正关键所在

    那时,才是曹操是否能真正的盘活这局棋的关键,当然曹操有没有提起做眼也是非常关键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主公做的就足够让他佩服,可谓是五体投地,从辽东到秣陵,这些年可以说刘澜每一步走出都是经过认真考量,提前部署,包括诸如第三次徐州之战的主动后退也是一样。

    而曹操,说句实话他们之间虽然有过几次交锋,所以对曹操用兵的情况了解并不是很多,但如果看其这些年的作战,那么此人作战还是喜欢出奇的,当然这也多半是因为实力不济,就好似袁绍这般,用奇的情况就非常少,反过来再看主公,用奇最多的时候,大多都是早年间,如今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奇正结合。

    所以有对曹操用兵的一些了解,对于他会如何布局,徐庶甚至是刘澜还是比较担忧的,虽然以他现在的情况,留下所谓后手的可能性不大,但就算真有什么后手,那也肯定是非常隐秘的事情,最少不会用表面上能被天下人所知晓的实力,这样反倒容易暴露,被人所知晓,比较曹操帐下的那些将领谁人不知,没有出现在与袁绍大战之中,自然都会知道这里面会有问题。

    徐庶望向棋枰,此时再看棋局已经又是另一番心情了,如果之前他只是觉得这棋局是袁绍犯错,被曹操有机可趁的话,那么此时他又开始怀疑,主公这般下棋的目的,会不会有另一个原因?

    那就是这盘棋其实是刘澜最希望出现的结果?

    袁绍坐拥幽并冀青四州,帐下大军数十万,这一回孤注一掷,南下兖州,那必然是要一鼓作气拿下曹操的,可是如果真的就如主公这般落子,袁绍难不成真的要败给曹操?徐庶虽然也开始犹豫起来,但他还是不愿相信,毕竟刘澜现在不过就是一局棋,而袁绍曹操也不过就是他手中的棋子罢了,棋子又怎么可能当真取代二人?

    至于袁绍犯下如此大的失误,从哪个角度来都不太可能,除非袁绍受到蛊惑,可在如此重要的大决战前,又能有几个人会犯下大错?必然是不管出现任何情况都会谨慎小心,所以他并不觉得袁绍会犯下低级失误被曹操加以利用,所以有着几点,他相信棋局出现的情况必然不会在这样的大战中发生,当然战争总会分出胜负,到底是谁赢他现在自然要看好袁绍,可如果说曹操也能赢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必然不会是以棋枰上这样的失误的一个方式输给曹操。

    所以双方这场交战的走向,因为刘澜这局博弈,是真的让他有些看不懂了,之前看起来很容易判断的局势,现在变得扑朔迷离,当然就他自身来讲的话,现在双方打的越焦灼越好,这样对他们更有利,所以他又非常希望出现棋局上的结果,这样最少能让他期待两人之间接下去的走向。

    而现在这局棋的关键之处就在于,曹操虽然看似盘活了这盘棋,但不要忘了在这盘棋局之外,还有一张无形大手,所以曹操虽然能盘活这局棋,但接下来如果主公真的要参与进来,那么曹操还是无力北上的,更补要说夺下冀州了。

    所以当曹操取得了兖州战场的胜利之后,才是重中之重,才是真正关键所在

    那时,才是曹操是否能真正的盘活这局棋的关键,当然曹操有没有提起做眼也是非常关键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主公做的就足够让他佩服,可谓是五体投地,从辽东到秣陵,这些年可以说刘澜每一步走出都是经过认真考量,提前部署,包括诸如第三次徐州之战的主动后退也是一样。

    而曹操,说句实话他们之间虽然有过几次交锋,所以对曹操用兵的情况了解并不是很多,但如果看其这些年的作战,那么此人作战还是喜欢出奇的,当然这也多半是因为实力不济,就好似袁绍这般,用奇的情况就非常少,反过来再看主公,用奇最多的时候,大多都是早年间,如今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奇正结合。

    所以有对曹操用兵的一些了解,对于他会如何布局,徐庶甚至是刘澜还是比较担忧的,虽然以他现在的情况,留下所谓后手的可能性不大,但就算真有什么后手,那也肯定是非常隐秘的事情,最少不会用表面上能被天下人所知晓的实力,这样反倒容易暴露,被人所知晓,比较曹操帐下的那些将领谁人不知,没有出现在与袁绍大战之中,自然都会知道这里面会有问题。

    徐庶望向棋枰,此时再看棋局已经又是另一番心情了,如果之前他只是觉得这棋局是袁绍犯错,被曹操有机可趁的话,那么此时他又开始怀疑,主公这般下棋的目的,会不会有另一个原因?

    那就是这盘棋其实是刘澜最希望出现的结果?

    袁绍坐拥幽并冀青四州,帐下大军数十万,这一回孤注一掷,南下兖州,那必然是要一鼓作气拿下曹操的,可是如果真的就如主公这般落子,袁绍难不成真的要败给曹操?徐庶虽然也开始犹豫起来,但他还是不愿相信,毕竟刘澜现在不过就是一局棋,而袁绍曹操也不过就是他手中的棋子罢了,棋子又怎么可能当真取代二人?

    至于袁绍犯下如此大的失误,从哪个角度来都不太可能,除非袁绍受到蛊惑,可在如此重要的大决战前,又能有几个人会犯下大错?必然是不管出现任何情况都会谨慎小心,所以他并不觉得袁绍会犯下低级失误被曹操加以利用,所以有着几点,他相信棋局出现的情况必然不会在这样的大战中发生,当然战争总会分出胜负,到底是谁赢他现在自然要看好袁绍,可如果说曹操也能赢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必然不会是以棋枰上这样的失误的一个方式输给曹操。

    所以双方这场交战的走向,因为刘澜这局博弈,是真的让他有些看不懂了,之前看起来很容易判断的局势,现在变得扑朔迷离,当然就他自身来讲的话,现在双方打的越焦灼越好,这样对他们更有利,所以他又非常希望出现棋局上的结果,这样最少能让他期待两人之间接下去的走向。

    而现在这局棋的关键之处就在于,曹操虽然看似盘活了这盘棋,但不要忘了在这盘棋局之外,还有一张无形大手,所以曹操虽然能盘活这局棋,但接下来如果主公真的要参与进来,那么曹操还是无力北上的,更补要说夺下冀州了。

    所以当曹操取得了兖州战场的胜利之后,才是重中之重,才是真正关键所在

    那时,才是曹操是否能真正的盘活这局棋的关键,当然曹操有没有提起做眼也是非常关键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主公做的就足够让他佩服,可谓是五体投地,从辽东到秣陵,这些年可以说刘澜每一步走出都是经过认真考量,提前部署,包括诸如第三次徐州之战的主动后退也是一样。

    而曹操,说句实话他们之间虽然有过几次交锋,所以对曹操用兵的情况了解并不是很多,但如果看其这些年的作战,那么此人作战还是喜欢出奇的,当然这也多半是因为实力不济,就好似袁绍这般,用奇的情况就非常少,反过来再看主公,用奇最多的时候,大多都是早年间,如今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奇正结合。

    所以有对曹操用兵的一些了解,对于他会如何布局,徐庶甚至是刘澜还是比较担忧的,虽然以他现在的情况,留下所谓后手的可能性不大,但就算真有什么后手,那也肯定是非常隐秘的事情,最少不会用表面上能被天下人所知晓的实力,这样反倒容易暴露,被人所知晓,比较曹操帐下的那些将领谁人不知,没有出现在与袁绍大战之中,自然都会知道这里面会有问题。

    徐庶望向棋枰,此时再看棋局已经又是另一番心情了,如果之前他只是觉得这棋局是袁绍犯错,被曹操有机可趁的话,那么此时他又开始怀疑,主公这般下棋的目的,会不会有另一个原因?

    那就是这盘棋其实是刘澜最希望出现的结果?

    袁绍坐拥幽并冀青四州,帐下大军数十万,这一回孤注一掷,南下兖州,那必然是要一鼓作气拿下曹操的,可是如果真的就如主公这般落子,袁绍难不成真的要败给曹操?徐庶虽然也开始犹豫起来,但他还是不愿相信,毕竟刘澜现在不过就是一局棋,而袁绍曹操也不过就是他手中的棋子罢了,棋子又怎么可能当真取代二人?

    至于袁绍犯下如此大的失误,从哪个角度来都不太可能,除非袁绍受到蛊惑,可在如此重要的大决战前,又能有几个人会犯下大错?必然是不管出现任何情况都会谨慎小心,所以他并不觉得袁绍会犯下低级失误被曹操加以利用,所以有着几点,他相信棋局出现的情况必然不会在这样的大战中发生,当然战争总会分出胜负,到底是谁赢他现在自然要看好袁绍,可如果说曹操也能赢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必然不会是以棋枰上这样的失误的一个方式输给曹操。

    所以双方这场交战的走向,因为刘澜这局博弈,是真的让他有些看不懂了,之前看起来很容易判断的局势,现在变得扑朔迷离,当然就他自身来讲的话,现在双方打的越焦灼越好,这样对他们更有利,所以他又非常希望出现棋局上的结果,这样最少能让他期待两人之间接下去的走向。

    而现在这局棋的关键之处就在于,曹操虽然看似盘活了这盘棋,但不要忘了在这盘棋局之外,还有一张无形大手,所以曹操虽然能盘活这局棋,但接下来如果主公真的要参与进来,那么曹操还是无力北上的,更补要说夺下冀州了。

    所以当曹操取得了兖州战场的胜利之后,才是重中之重,才是真正关键所在

    那时,才是曹操是否能真正的盘活这局棋的关键,当然曹操有没有提起做眼也是非常关键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主公做的就足够让他佩服,可谓是五体投地,从辽东到秣陵,这些年可以说刘澜每一步走出都是经过认真考量,提前部署,包括诸如第三次徐州之战的主动后退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