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逆转
    妖帝洛王,算是天妖城的老牌妖帝了,他没有血王那样的赫赫威名,但因为成就妖帝已久,他的底蕴十分深厚。

    易云立刻知道,洛王是切割了自己的精神力,融入了妖血原的大阵之中,将引动精神力的钥匙赐给了姜玉蟾。

    这种做法,会损伤洛王的一些修为,他需要时间来补足切割的精神力,但洛王并不在乎。

    每个强者都有自己的武道极限,在到极限之前修为提升势如破竹,但到了极限之后,往往几十万年都难进寸步。而洛王早就到极限了,修成妖帝,已经是亿兆无一,卡在这个极限,情理之中。

    在这种情况下,洛王自己都绝了继续进步的心思了,如此一来,他切割精神力用来保护自己手下的产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精神力损失了,花时间补回来就是。

    现在,姜玉蟾就将洛王分割出来的精神力,用在了易云的身上。

    “看来我这次,触及到了姜玉蟾的底线,他是有心想杀死我了。”

    易云知道,洛王分割出来的精神力非常珍贵,姜玉蟾毫不吝啬,不但让准妖帝级的蜃龙出手,还喂了暴血妖丹,动用了妖帝精神力,为的就是一击必杀。

    可惜的是,易云的实力从来就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哪怕姜小柔、血王,都根本不知道易云到底强大到何种地步。

    别说洛王分割的精神力了,就算洛王本人来了,跟易云一战,都胜负不知。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易云不想展现出自己堪比妖帝的实力,那样的话,一来会吸引整个天妖古墟的目光,二来等于告诉混沌天,天道碎片就在他身上。

    毕竟年纪轻轻就拥有妖帝的实力,天上地下,只有易云独一份!到了那个时候,什么易容术、改变气息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天道碎片一旦暴露,足以吸引许多老怪物的关注,易云还没有做好对付这些老怪物的准备。

    所以他活捉了之前的红、霸下倒也没什么,可是要是活捉了眼前的蜃龙,那就离谱了。

    别说活捉,在妖帝威压、暴血妖丹的同时存在下,易云就算只是打死黑蜃龙,都足够惊人!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能这么做。

    “嗡!”

    蜃龙黑色的尾巴横扫而来,其中蕴含的狂暴气血之力,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一片红色,像是有一轮红日,在天空中破碎。

    与此同时,妖帝威压也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把易云周围的虚空都压塌了!

    易云顿时陷入了险境之中。

    在场观众顿时激动的呐喊起来,他们可都在这一战中投入了重注。

    “卑鄙!”

    姜小柔愤恨的说道,她是血王女儿,跟血王相处很久,自然看出了阵法中蕴含的妖帝威压。

    在场一些有见识的人,也发现了这一点,在擂台阵法中动手脚,固然无耻,但这里是妖血原,在这里战斗,规矩由妖血原说了算。

    妖血原签的生死状上,从来没有说这是一场不受外力干扰的公平对决。

    只是说明要在他们的擂台上战斗,生死勿论!

    简单的说,你来妖血原砸场子,就要承受妖血原的明枪暗箭。

    “这姜玉蟾也是狠,对付一个人族小辈罢了,暴血妖丹、妖帝精神力和黑蜃龙三管齐下,至于如此吗?”擂台上有准帝级高手,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们也明白,姜玉蟾是要立威,这妖血原在几年前,已经被洛王交给姜玉蟾打理了,他算是新官上任,有人砸场子怎么能行?必然以雷霆手段将其斩杀!

    如果连易云这样的狠人都折在他手上,其他人自然要掂量掂量了。

    “咔嚓!”

    蜃龙的龙尾,终于抽在了易云身上,罡风汹涌,发出神铁撞击的声音,易云毕竟是法体双修,肉身法则都十分强大,他的护体元气实在太强,蜃龙这一击被他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看上去易云支撑得非常勉强,但作为与易云对战的蜃龙,它却很清楚这个人族的实力,其实在自己之上。

    他蕴含在招式之中的强大力量,凝聚到极致却不外泄,只有蜃龙能感受得到,周围的观众,包括姜玉蟾,都不清楚!

    易云的实力太高了,他有心隐藏,除非妖帝在场,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出来。

    观众们只以为易云已经险象环生,其实他游刃有余。

    “轰轰轰!”

    战斗持续着,亢龙鼎横空,不断的砸下,同时易云也似乎在艰难的承受妖帝的精神体威压,可蜃龙清楚,对方既然能在招式中蕴藏高度凝聚的力量,那这妖帝威压,易云恐怕也根本没放在心上。

    妖兽修炼到准妖帝级,已经拥有自己的智慧,面对这样的对手,它心中清楚,它恐怕根本不是对手。

    它得到的命令,是击杀易云,可这样下去,它别说击杀易云,甚至可能被易云击杀。

    就算易云不杀他,它落败之后,会遭受妖血原的惩罚!

    “你在害怕?”

    就在这时,易云的元气传音在蜃龙耳边响起。

    “吼!”

    蜃龙发出一声怒吼,黑色龙爪撕开空间,仿佛要将易云凭空撕碎。

    “铛!”

    亢龙鼎漂浮在易云身前,将这一爪完全挡下了。

    “你是准妖帝级妖兽,却听从姜玉蟾的驱使,像是他养的狗一样,他让你咬谁就咬谁,不但如此,他喂下你的暴血妖丹,对你身体有很大的伤害,可你依旧吃了,还听从命令。”

    易云声音不紧不慢,但落在蜃龙耳中,却让它双目通红,它体内仿佛蕴含着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它已经怒到了极致。

    因为易云说的这些话,正戳中了它的痛处。

    “你是被洛王捕捉的吧!他在你体内下了禁制!”

    易云又道,以蜃龙的强大,能捕捉它的只有洛王了。妖族虽然跟妖兽接近,但并非同类。妖族和妖兽,都是上古大妖的后裔,只不过,妖族是上古妖神和其他智慧种族的后裔,而妖兽则是上古妖神与凶兽的后裔。

    对于妖兽,妖族的态度,依旧是豢养和奴役,跟人类没有太大区别。

    蜃龙依旧发狂的向易云攻击,易云边打边传音

    “如果我说,我能将你体内的禁制解除呢?”

    易云这一句话,让黑蜃龙心神剧颤!

    解除洛王的禁制?

    这个人族小辈,想要解除一个妖帝种下的禁制?

    自从被洛王收服之后,黑蜃龙丧失了一切的骄傲,它长年累月的镇守妖血原,成了妖血原的最强妖兽,但易云说得不错,它其实就是一条被豢养起来的看家恶犬。

    但体内有洛王的禁制,它又能如何。

    洛王许诺过让它成就妖帝级妖兽,但那怎么可能?洛王自己成就妖帝都磕磕绊绊,因为碰上了大机缘才侥幸成功。

    洛王种下的禁制,是永久的,黑蜃龙的龙生本来已经注定灰暗无光,现在却突然听到易云这样的话语,怎能不激动?

    “吼!”

    黑蜃龙又是狂吼一声,张口向易云咬来,然而这一咬,其实只是做做样子。

    易云躲开之后,嘴角微微泛起一个弧度,他知道,黑蜃龙心动了。

    这怎能不心动,只要易云做到了,就等于是解开了它的永久枷锁。

    只是,它并不完全相信易云,这大概是因为洛王积威太重,它骨子里已经生出了洛王的天然畏惧,它一是担心易云并不能解开禁制,二则是担心易云就算解开禁制了,它还是要落在洛王的手里,那样它的下场就更惨了。

    “如果我没猜错,你已经已经不止一次的服用暴血妖丹,一个姜玉蟾,就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把你像狗一样使唤,你甘心吗?”

    易云说话间,手中射出一道紫色雷霆。

    这道紫色雷霆如同鬼魅一般没入黑蜃龙体内,表面看起来毫不起眼,但黑蜃龙却身体猛地一震!

    又来了!

    明明蕴含着磅礴力量的一击,却因为能量高度压缩,根本没人感受得到,除了黑蜃龙自己。

    这是示威的一击,易云为了展现自己的实力。

    而且不但如此,黑蜃龙分明感受到这一击落在了洛王的禁制上,这道禁制就像是神铁打造的大锁,被这道雷霆之锤狠狠地击中!

    轰隆!

    铁锁震颤,仿佛要碎裂开来。

    黑蜃龙精神一震,易云真的拥有撼动洛王的资本!

    这等实力,对方真的想要杀自己,恐怕也很简单,哪怕在洛王精神力的笼罩之下,也是如此。

    “我自身的实力,超出你的想象,不但如此,我背后还有血王,我可以保下你。”

    “你若同意,则我与你签订契约,你只要服从我十年命令,之后去留自由!”

    到了易云的境界,他根本不需要黑蜃龙帮他战斗,说白了,黑蜃龙太弱!

    但在天妖古墟,有黑蜃龙在,他会省去很多麻烦,黑蜃龙的震慑力足够强!要知道即便是雨柔,她的境界也不过是准帝级。

    收服一个准帝级保镖,同时还狠狠的打了姜玉蟾和洛王的脸面,这对姜小柔夺嫡,也有很大帮助!

    黑蜃龙一声低吼,它的意志,也蕴含在这一声低吼之中,传到了易云耳中。

    他知道,黑蜃龙同意了。

    易云微微一笑,自由的诱惑,黑蜃龙不可能拒绝。

    他屈指一弹,一道更炫目的邪神之雷,飞入了黑蜃龙的体内。

    这道雷霆之中,蕴含了天道法则!

    虽然他可以暴力破除黑蜃龙体内的洛王印记,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遵循法则之道,慢慢解开!

    如此,不至于显得易云太妖孽。

    只是几息之后,黑蜃龙体内的禁制被破除了!

    用这种手段破除禁制,这只能证明易云可能通晓某种秘法,却并不能证明易云拥有堪比妖帝的实力,这就像某些阵道大宗师,虽然阵道无敌,但论个人战斗力,也未必怎样。

    虽然如此,黑蜃龙却也完全惊呆了,它没想到易云说破就破了,禁锢它几十万年的枷锁,就这么被摘掉了!

    它太激动了,这之后,它只要效忠易云十年,它就自由了!

    它的寿命还有很久,只要潜龙入渊,它甚至未必不能再进一步,成就妖帝!

    “从今以后,未来十年,你认我为主!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但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去送命。”

    “吼!”黑蜃龙咆哮,表示听从命令。

    而此时此刻,他们还在战斗,但毕竟是演戏,哪怕戏演得再好,也跟真正的打斗不一样。

    周围的行家高手,都看出问题了。

    “该死,这畜生在做什么?”姜玉蟾愤怒了,洛王威压已经催动到极致,易云明显已经受到了影响,这时候黑蜃龙本该爆发全部气血之力,将易云碾压,可是它却出功不出力,战斗过程敷衍了事,这让姜玉蟾怎能不怒?

    “孽畜!十息之内,不将林云重创,这次战斗之后,我就用困龙锁锁你三年,再取你心头血炼药!”姜玉蟾发出警告,困龙锁锁三年,绝对会让黑蜃龙脱一层皮,再取心头血,自然会令其元气大伤。

    听到姜玉蟾的传音,黑蜃龙猛然扭头,看向姜玉蟾,目光中闪动着仇恨的光芒!

    “嗯?你这孽畜,想干什么?”姜玉蟾怒目一睁,目光中满是寒意。

    而与此同时,易云的声音也在黑蜃龙耳边响起:“你我联手,冲破擂台上的阵法!”

    单单破阵,易云一人足矣!

    只是考虑毕竟有妖帝威压,他不想太惊世骇俗,与黑蜃龙联手,也算够意思了。

    “动手!”

    易云一声令下,黑蜃龙发出愤怒的爆吼,它瞬间将刚才吞噬暴血妖丹所爆发出的气血之力全部点燃。

    “轰隆!”

    黑蜃龙就如同飞驰的星辰一般,重重的撞击在擂台大阵之上,整个擂台剧烈的震颤,大阵裂开无数蛛网一般的裂纹!

    而易云紧随其后,幻雪剑一剑斩出,所有的力量凝聚一点,落在刚刚黑蜃龙撞击的位置。

    以点破面!

    更别说,原本的面,就已经被黑蜃龙破了!

    “哗啦啦啦!”

    整个阵法,如同锤子敲碎的玻璃一般爆碎开来,黑蜃龙和易云,一龙一人,完全冲出了囚笼!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