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姜玉蟾的伤
    “死气……倒也正常!”易云并不意外,“邪手鬼医出自鬼族,是鬼族鬼帝,他的毒自带腐蚀生机的力量,你确实扛不住,不过不要紧。”

    易云凝聚元气之力,几息之后,在易云背后,浮现出青木神树的虚影。

    作为上古十二妖神的传承者,青木神树一出现,这片小世界都受到了影响,浓郁的生气以易云为中心,四散开来,草木催生,灵花盛开,一时间,这片小世界仿佛变成了仙家净土!

    青木神树,拥有最强的生命之力,易云将飞云流花托在手中,磅礴的生命力不断的汇入飞云流花之中,中和其中的死亡之力。

    邪手鬼医确实了得,即便是借助青木神树之力,这丹药中的死气,驱除得也极为缓慢。

    但邪手鬼医再强,他留下的毒也无法生生不息,消磨一点,就少一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飞云流花中的死气,渐渐被青木神树所中和。

    而接下来,毒魔也开始继续吞噬飞云流花中的剩余毒素。

    没有了死气的腐蚀,毒魔完全不受剧毒的影响,甚至邪手鬼医的毒,让它的实力在不断增强。

    足足十几个时辰之后,毒魔彻底吞光了飞云流花中的剧毒。

    毒魔丝毫不觉得疲惫,反而神采奕奕。

    解除了飞云流花的剧毒,剩下的九窍元阳丹,也不成问题了!

    ……

    在易云解毒的同时,城北玉蟾山庄

    距离易云妖血原一战,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

    这半个月来,姜玉蟾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痛苦的折磨!

    易云留下的雷丝与火种太可怕,它们一直在摧残着姜玉蟾的身体。

    姜玉蟾的血肉,不断的被焚毁,强大的天妖血脉,又在弥补他的身体,最可怕的是,易云留下的雷与火都生生不息,可以吞噬姜玉蟾的力量和气血强大自身,它们就像世间最可怕的病毒,在姜玉蟾体内肆意的壮大着。

    这期间,洛王也找了许多人,尝试为姜玉蟾治疗,可是这些治疗通通不起作用,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姜玉蟾体内的雷火之力越来越强大,他的情况也越来越糟。

    姜玉蟾也算意志坚强之辈,但长时间忍受这非人的痛苦,生命力被不断消磨,他已经快崩溃了,他很想向易云求饶,可洛王根本不愿意低头。

    直到今天,洛王带来了邪手鬼医。

    这是一个给人带来的绝望,远多于希望,杀人远多于救人的死神医师。

    但对此时的姜玉蟾来说,这却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邪手鬼医远远的看了姜玉蟾一眼,他看得出来,姜玉蟾的神魂已经被折磨得溃散了许多。

    妖族主修气血,论精神、神魂的修炼,真不怎么样,对这一点,以神魂修炼为主的鬼族对妖族多有鄙视。

    “天妖古墟的天才俊杰也不过如此,受一点伤就这般狼狈了。而且一个人族小辈留下的伤,你们妖族竟然无人能治。”

    邪手鬼医沙哑的笑一声,这笑声落在洛王耳中,让他脸色有些难看。

    妖族本就瞧不起人族,这次易云留在姜玉蟾体内的伤打了很多妖族大能的脸,已经让洛王很不爽了,现在还被这个老家伙嘲讽,他怎能舒心了?

    邪手鬼医性格乖张怪异,实在太招人讨厌了。当然,现在他要求着对方,也只能忍了。

    邪手鬼医走到姜玉蟾身边,转头又看了洛王一眼:“洛王,别忘了你承诺的沉星沙和镇魂石。”

    “自然!”

    “嘿嘿。”邪手鬼医伸出干瘦如鸡爪一般的手掌,一把抓向了姜玉蟾的手臂。

    姜玉蟾闷哼一声,他的手臂直接被抓破,流出了鲜血。

    邪手鬼医伸出长长的舌头,狞笑着舔了舔漆黑指甲上沾着的血液。

    片刻之后,邪手鬼医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

    “嗯?”

    邪手鬼医的指尖在姜玉蟾身体上连连划过,他的指甲锋锐如刀,很快将姜玉蟾的皮肤划出不知多少道交错的口子,连姜玉蟾的脸都被破了相。

    大量的鲜血流出,邪手鬼医终于面色微微凝重起来。

    这是法则所造成的大道之伤!

    这种伤……不好治!

    一般肉身受损,生机受损,乃至灵魂和生命本源受损的伤,邪手鬼医都有办法对付。

    唯独这种大道之伤很是棘手,想要治疗,先要破了这法则禁锢。

    这跟解毒类似,分析毒药成分,慢慢破解。

    可是邪手鬼医看得出来,这个留下大道伤痕的人族小辈,他在法则上的造诣极为恐怖。

    “此人的雷火之道,走到了一个极致了,不可思议。”邪手鬼医回忆他所见到的易云,作为鬼医,他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骨龄,绝对不超过千岁。

    这种天才,有些可怕了。

    论雷火法则,邪手鬼医因为渡鬼道天劫,对雷系法则,还算精通,但火系法则,就差了一些,仅限于对火毒的了解。

    以这样的手段去破解易云的道,很难!

    但邪手鬼医不是一般的医生,他对生命太熟悉了,他这一生,杀过亿万生灵,人类、妖族、魂族、妖兽,应有尽有!

    他亲手解剖他们的每一寸身体,切开每一条经脉,去熟悉、品尝那些鲜活的血肉、灵魂。

    他有许多疯狂的想法,想要去实现。

    大道之伤,是他最不擅长治疗的一种,不过他却可能另辟蹊径!

    “怎么样?我孙儿有救吗?”洛王开口问道。

    邪手鬼医没有回答是否有救,而是说道:“有趣,很有趣!”

    遇到这样棘手的难题,邪手鬼医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兴奋了起来。

    但这个反应,让洛王直皱眉。

    什么叫有趣,这是要将我孙儿当实验品吗?

    虽然心中这样想,可洛王也不敢把话说出来,他是个冷酷的人,即便关乎他孙子的性命,他也不愿意放下妖帝的尊严,向易云妥协。

    “此子必杀!”

    洛王再一次坚定了除掉易云的决心,易云能有让邪手鬼医都完全没把握的手段,这法则领悟实在太恐怖了,将来成长起来,后患无穷!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