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与墟皇交锋(一)
    墟皇宫,是整座天妖城的圣地,不光墟皇在墟皇宫潜修,两位天妖老祖也在这里常年闭关。

    传闻当年天妖城建立之前,这片土地,曾经是一处绝地!

    混沌天有许多绝地,很多号称入之必死,但实际上其中大多数,都有一个危险上限,而且这个上限都在神君以下。

    但当年天妖城所在的绝地,却可以让妖帝、神王陨落!

    妖族称这片禁区为帝不归。

    这放在混沌天,也算是最可怕的禁地了。

    这样的禁地,自然人人避之。

    可是通常来说,越是危险的禁地中,越是隐藏的大机缘。

    帝不归禁地也是如此。

    在这种情况下,数十亿年前,妖族出了一位绝世妖祖,他凭借自己惊天的实力,一入禁地数百年,将这片禁地给探索遍了,甚至可以说是荡平了!

    他得到了无数的机缘,也逆转了帝不归禁地的天地大势,以惊世手段,定住了帝不归禁地地下埋藏的九条神脉。

    从此以后,帝不归禁地的危险就越来越弱,再后来连妖君都威胁不了了。

    于是,那个绝世妖族在帝不归禁地建城,这就是天妖城了。

    那时的天妖城,远比现在恢弘,天妖古族也曾盛极一时。

    然而,随着几十亿年光阴,幽幽而过,沧海桑田,无论是天妖古族,还是天妖城,都不复往昔的辉煌。

    天妖城地下镇压的九条神脉,也弱了许多。

    可即便如此,当易云走到墟皇宫之中,他却也感到地下传来的磅礴之力,那一缕缕脉动,就如同大地的呼吸一般。

    连同易云脚下踩的地砖,也都是用上古大妖的兽血,混合紫金神泥,经过异种火焰,加以特殊手法煅烧而成。

    走在皇宫中的甬道上,就好似踩在强大妖兽的身体上,仿佛地面都是血肉,都是活着的。

    如此强大的气血之力,蒸腾而上,如果是身体较弱,修为也不高的人类武者,站都可能站不住,而那些鬼族武者,更是可能被蒸到魂飞魄散。

    “光是这一皇宫的地砖,就价值不知多少,整个墟皇宫简直是混沌晶堆起来的。”

    易云感慨天妖古族的底蕴,几十亿年的积累,财富真的不可想象。

    “墟皇陛下召见林公子,血王还请留步。”

    在墟皇宫大殿之外,一个和颜悦色,身穿蟒袍的年轻人走出来,竟是拦住了血王!

    因为不放心易云单独入宫,血王跟随前来,可是在门口,却被阻拦了。

    这个年轻人,身份非同小可,他是六皇子,是当今所有拥有继承资格的皇子中,唯一墟皇的直系亲属。

    他是墟皇玄孙!

    墟皇不愿意让位,但如果非要让,那让给自己的玄孙,总是好一点的。

    也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六皇子继承皇位的呼声相当的高。

    血王微微蹙眉,这时,易云开口说道:“无妨,血王前辈你在这里等候即可,我一人前去觐见墟皇。”

    易云如此开口,蟒袍年轻人也是意外的看了易云一眼,目光中流露出难以言明的神色。

    有一些钦佩易云的胆量,也有一些玩味。

    “那你小心,有什么事,立刻捏碎传音玉简。”

    血王嘱咐道,易云现在的身份,因为他炼制出万象修罗丹,变得超然起来,但同时,也非常的微妙!

    他不知道墟皇到底是什么态度。

    大象因为珍贵的象牙而被捕猎,犀牛因为犀角而惨遭厄运,易云的万象修罗丹关系太大,如果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会遭人觊觎。

    血王害怕到关键时候,他护不住易云,说不定易云会被直接抓起来,强迫他炼丹。

    这也是六皇子神情中有一丝玩味的原因。

    毕竟易云只是一个人族,在天妖古族高层看来,不管易云跟姜小柔是什么关系,他跟妖族都不可能是一条心的。

    ……

    大殿之内,易云见到了墟皇。

    这个明面上统治着整个天妖古墟的中年男子,他身穿紫色的大氅,胸口和袖口上都纹刻着天妖古族的图腾。

    他身上若有若无散发出一层蒙蒙的红色光晕,易云能看出来,这层光晕不是他有意施展出来的,而是因为他体内气血太过磅礴,自然凝聚出来的。

    这个墟皇,实力果然比血王强大!

    易云抱拳行礼:“晚辈林云,觐见墟皇陛下。”

    易云行的,是晚辈礼,而非拜见君王的大礼。

    对这种行为,墟皇只是眉头挑了挑,根本不在意。

    “你伤了洛王之孙姜玉蟾?”墟皇开口了,他的声音没有任何情感波动,就像是神佛一样,易云知道,这是常年身居高位,俯视众生太久,所养成的气质,他的一言一行,都让人有种不可企及的感觉。

    但易云不会有这种感觉,一个人的心态,是由他自身的实力决定的,易云有实力为自己做支撑。

    “正是!”

    “你差点要了他的命。”墟皇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

    但易云知道,墟皇不会真的关心姜玉蟾的生死,他的直系子孙是六皇子,姜玉蟾是六皇子的夺嫡对手,说句不客气的话,墟皇可能巴不得姜玉蟾遭殃。

    只是他毕竟为墟皇,名义上要庇护自己的子民,易云重伤姜玉蟾,墟皇有资格问罪。

    而说是问罪,不如说是敲打,醉翁之意不在酒。

    易云很清楚墟皇拿姜玉蟾来说事,不过是找一个切入点罢了。

    “正是!”易云淡淡的道。

    墟皇一怔,他说易云差点要了姜玉蟾的命,易云也是一样的回答。

    原本易云占着理,寻常人都会为自己辩解一番了,可易云这种反应,完全是油盐不进。

    这个时候再问什么“你可知罪”,就落了下乘,墟皇干脆结束这个话题,而是幽幽的说道:“你炼万象修罗丹所需的材料,似乎不止明面上收购的那些吧?”

    易云听后,心中一震,他抬起头来,再度看向墟皇。

    墟皇已经知道了万象修罗丹的名字,这不奇怪,易云本来就提起过几次。

    让易云微微一震的是墟皇这番话的言外之意,他指的只能是祖神之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