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 第二百三十章 后悔
    神栖草,是蕴含剧毒的奇草。

    从一株神栖草中提炼出来的毒素,足以毒死十位天极境的武道神话。

    若是毒素的分量足够多,提炼得足够精纯,炼制成神栖毒丹,甚至能够毒死一位半圣。

    当然,要炼制一枚神栖毒丹,至少也要上百株神栖草。而且,必须是六品炼丹师亲自出手,才能炼制成功。

    神栖草虽然有剧毒,可也是修炼假神之身,必不可少的辅助药物。

    “对于血肉之体来说,神栖草是剧毒物质。可是对于武魂来说,却没有任何毒性,吸收神栖草的药力,加上特殊秘法的辅助,甚至能够让武魂,呈现出神圣的幻象。”

    张若尘小心翼翼的打开装着神栖草的木匣。

    木匣,刚刚打开一道缝隙,黑色的毒气,就从木匣中逸散出来,充满整个时空晶石的内空间。

    张若尘早有准备,调动空间领域的力量,控制毒气的流向,使毒气根本无法靠近他的身体。

    与此同时,一道白色的光柱,从张若尘头顶冲出来。

    光柱中的光点,凝聚成武魂,悬浮在半空。

    在张若尘的控制之下,一滴半圣血液从面前的玉瓶中飞出来,简直就像是一轮赤红色的小太阳那样的明亮,散出来的气息十分膨大,很快与武魂融合在一起。

    融合半圣血液之后,武魂竟然稍微凝实了几分,开始缓缓的吸收神栖草中散出来的气体。

    “修炼假神之身,最好还是使用半圣之光。

    既然没有半圣之光,就只能用半圣血液代替。”

    张若尘在赤空秘府,一共得到六十四滴半圣血液,耗用了一滴,还剩六十三滴。

    凭借六十三滴半圣血液,加上神栖草的力量,足以将“假神之身”凝聚出来。

    半圣血液和神栖草都极其珍贵,价值连城。让张若尘十分心痛。可是想到,一旦修炼成“假神之身”,今后就能肆无忌惮的吸收祭祀之力,享受神灵一样的待遇,他的心就十分激动。

    只要不是半圣级别的存在,就无法看穿张若尘的假神之身。

    整个天魔岭三十六郡国,又有几位半圣?

    就算真的有半圣。那种级别的人物,估计也很少在世间露面。

    张若尘比谁都清楚半圣的力量有多可怕。半圣哪怕只是一个眼神盯过去,也能将天极境的武者杀死。

    天极境,只是武道的巅峰,在武者之中可以称为神话。

    而半圣,已经越了武道,打破了人类的极限,甚至连寿命都远远过普通人类。

    一天一夜之后,那一滴半圣血液被武魂完全吸收,与武魂融合在一起。

    张若尘的武魂似乎有壮大了一些。竟然散出淡淡的神圣之气。

    “哗!”

    第二滴半圣血液从玉瓶中飞出,化为一道龙形的血气,就像一套龙形铠甲覆盖在武魂的表面,继续吸收神栖草散出来的气息。

    张若尘盘坐在地,双手不停结出印法,将真气不断注入魂脉,补充武魂所需的真气。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在时空晶石中的张若尘,完全不知时间的流失。

    距离冬至日的祭祀大典,只剩最后两天时间,天空,降下大雪。一夜之间,原本红墙绿瓦的王城。变成了一座冰雪之城。

    云武郡国的八流家族,林家,生了一件天大的喜事。

    林家的第一高手“林敬业”,突破到天极境,成为云武郡国武道界的一大盛事,前去林府道贺的人不计其数。

    要知道,整个云武郡国知名知姓的天极境武者。全部加起来,也就只有十四位,每一个都是盖世强者,犹如神话一般的存在。

    诞生一位天极境武者,林家在云武郡国的地位,立即就会攀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甚至在朝堂上也会有一定的话语权。

    此刻,林家的府院,正在召开家族会议。

    已经年过七旬的林敬业,看上去却只有五十来岁的样子,坐在最上方的位置,身上散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势。

    天极境武者的强大真气波动,像是镇压得整个屋子中的空气也跟着凝固,无法流通,让人感觉到恐惧。

    林奉先、林恩伯、林夕照等权势人物,全部坐在下手方。除此之外,林辰裕和林泞姗等年轻一辈的天才,也都参加会议。

    林奉先做为林家的当代家主,站起身来,最先言,道:“既然父亲突破到天极境,我们林家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成为七流家族。只有成为七流家族,林家的势力必定扩增十倍以上。”

    林辰裕是林家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冷笑一声:“林家想要成为七流家族,还差一个契机。”

    “什么契机?”林奉先问道。

    林辰裕道:“想要成为七流家族,就必须得到王族的支持。泞姗已经满了十六岁,是时候完成两年前订下的婚约。只要泞姗嫁给了七王子,林家在云武郡国的地位必定变得更高。到时候,自然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七流家族。”

    林奉先微微皱眉,没想到林辰裕会提这件事。

    两年前,七王子和林泞姗的订婚,林奉先是举双手赞成。

    可是,后来他打听到,七王子真正想要迎娶的人是云台宗府宗主的女儿,韩湫。林泞姗就算嫁给七王子,也只能做一个小妾,地位相当卑贱。

    韩湫是何等身份?别说是林家,就算是云武郡国的王族,也不敢招惹她。林泞姗若是与她一起共侍一夫,岂有好果子吃?

    林奉先毕竟是林泞姗的父亲,自然不希望将女儿往火坑里推。

    林泞姗与七王子已经订婚,并且已经到了约定成亲的时间,现在想要悔婚,恐怕已经迟了!

    不过现在,林家诞生了一位天极境的武道神话,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林奉先立即对着坐在上方的林敬业拱手一拜,道:“父亲,我觉得泞姗嫁给七王子。未必是一件好事,说不定还会给林家惹来大祸。”

    林敬业冷哼了一声,道:“当初我就说过这件事不可为,你们偏不信,现在知道后悔了?若是当初,泞姗能够与尘儿走在一起,那该多好……哎!”

    坐在下方的林泞姗。听到林敬业提到张若尘,双眸也是微微一亮。可是很快就黯淡下去。

    她知道,自己和张若尘根本不可能还有机会,就算张若尘给她机会,烟尘郡主也不会。

    林家不敢得罪韩湫,难道就敢得到烟尘郡主?

    就算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当初太不懂得珍惜。

    失去了,就真的失去了!

    林敬业沉思了片刻,目光向着林泞姗盯过去,道:“泞姗。你想不想嫁给七王子?”

    林泞姗抿了抿嘴唇,轻轻的摇了摇头。

    短短两年的时间,在云台宗府,林泞姗见到了太多比自己优秀的天之骄女,早就已经没有曾经的骄傲。她已经渐渐变得成熟,变得理智。

    林敬业道:“好吧!为了你,为了整个林家的未来。老夫就亲自去一趟王宫。毕竟当初是我们想要联姻,现在想要退婚,希望十分渺小,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林泞姗的心中一喜,心头暗道,爷爷现在可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就算是云武郡王也要给他几分面子,说不定真的有机会将婚事退掉。

    林敬业当天就进入王宫,拜访云武郡王和王后,商谈了关于七王子和林泞姗的婚事。

    同时,林敬业也提出退婚的说法,理由是林泞姗配不上七王子,不想影响七王子的前程。

    云武郡主相当愤怒。当场就拒绝了林敬业的提议。

    王族的婚事,哪有说退就退?

    林敬业也知道退婚是不可能的事,于是就只有另想办法,绕道前去拜访林妃。

    林敬业是林妃的父亲,自然有资格见她。

    林敬业本来还想见一见张若尘,可是听说张若尘在闭关修炼,于是也就没有去打搅,与林妃谈了一些话,也告诉了她,林家现在的尴尬处境。

    林敬业离开王宫的时候,王后与七王子也在宫中的一处密室,商谈这件事。

    王后娘娘冷峭的一笑,“林敬业胆子倒是不小,刚刚突破天极境,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居然敢主动提出退婚,真以为王族的婚约是儿戏?”

    张天圭坐在王后娘娘的对面,笑道:“母后,这次是你误会了林敬业。”

    “我误会了他?”王后娘娘有些诧异。

    张天圭道:“现在,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和韩湫必定会成一对。韩湫是何等身份?她可是云台宗府宗主之女,一百个林泞姗加起来,也比不上她的一根手指头。林敬业只要还算识趣,就一定不敢再将孙女嫁给我。他孙女的性命是小,连累了整个林家灭族才是大事。”

    听到张天圭的话,王后娘娘终于明白了过来,道:“王儿,你到底有几成的把握,追到韩湫?”

    张天圭自信的一笑,道:“十成。”

    王后娘娘道:“为了不节外生枝,要不就成全林家,将这一次订婚退掉。”

    张天圭也十分清楚一个女人的嫉妒之心,韩湫也是女人,难道她没有嫉妒之心?

    若是云武郡国的势力强大,他随便纳妾,只是一个小事。

    但是,云武郡国的势力,根本无法与云台宗府相提并论。若是他还敢轻易纳妾,的确不利于他追求韩湫。

    张天圭的眼神有些阴沉,道:“在我看来,林泞姗虽然只是一个卑贱的女子,可有可无。可是在张若尘的眼中,却未必是这样。或许,可以用她来对付张若尘。”

    王后娘娘也点了点头,道:“张若尘的进步实在太快,短短两年时间,已经达到地极境。据说,就连紫阴阳那种级别的高手,也杀不了他。若是再让他成长下去,我担心他会威胁到你。”

    张天圭的眼中露出几分不屑,笑道:“我不会再给他成长下去的机会,母后,你就等着瞧,祭祀大典之后,云武郡国就不会再有张若尘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