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侠救一人,皇救天下
    “轰!”

    巨灵魔猿一脚踩碎明镜山庄的墙体,伸出一只魔气腾腾的大手,拍落下去,打得一具圣级战尸爆裂而开,化为尸骨残片。

    巨灵魔猿的力量相当生猛,每一击落下,皆是充满毁灭性,将大半个明镜山庄都打得沉陷下去。

    此刻,封银影的心情,相当愤怒。战斗还没有开始,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就损失惨重,与她最开始的预想,完全不一样。

    “地狱鬼王爪。”

    封银影的体内阴气喷薄而出,五指捏成爪形,含怒一击,打向巨灵魔猿的腹部。

    爪印飞出去,既是阴寒,而又锋锐,很像是一只数十米长的白骨手爪。

    “噗嗤。”

    魔猿腹部的皮毛被撕裂而开,留下五道数十米长的血口。

    从爪印上面逸散出去的力量,更是将魔猿的庞大身躯,都震得向后倒下,发出一声轰然的巨响。

    魔猿并没有死去,挣扎着身躯,缓缓的爬起来。

    “承受我一招地狱鬼王爪,竟然没死。”

    封银影很是吃惊,因为,即便是真圣被地狱鬼王爪击中,也肯定会神形俱灭。那只魔猿,很显然距离真圣的层次,都还差得很远。

    只能说明,它的防御力相当逆天。

    “再来。”

    封银影不给魔猿起身的机会,再次施展出地狱鬼王爪,这一次,攻击上魔猿的头颅,想要将它的脑袋抓碎。

    白骨爪印飞出去,有着一只巨大的鬼王虚影跟着显现出来,与爪印重叠在一起,显得无比狰狞。

    “本座来会一会你。”

    锅锅所化的魔龙,从半空俯冲下去,伸出一只龙爪,与白骨爪印碰撞在一起。

    “嘭。”

    龙爪直接被打得爆裂,化为一团血雾。

    锅锅的嘴里发出惨叫声,痛得差得从半空坠落下来,心中相当郁闷,以它的实力,一爪子可以将通天境巅峰的圣者都打成重伤,可是却完全无法和真圣初期的圣者抗衡。

    “又是一只太古遗种。”

    封银影身上的杀意很浓,心中暗想,若是能够灭杀两只太古遗种,那么,就算两大古族的损失很大,也都赚了回来。

    封银影的手指,向着上空一点,一道直径一米粗的指劲飞出去,击穿魔龙的身躯,大量鲜血从天空洒落下来,犹如一场血雨。

    锅锅伤得很重,意识到自己远远不是封银影的对手,连忙收缩身体,变化成一只兔子,落到地面上,向远离明镜山庄的方向逃遁。

    “等到本座的境界突破,再来收拾你这个臭婆娘,到时候,非要把你脱得精光,绑在树上抽打。”

    锅锅的嘴很欠抽,气得封银影不停磨牙,眼睛里面都要喷出火焰。

    “给我去死。”

    封银影再次凝聚出一道指劲,一圈圈阴煞之气在她的手臂上面流动,最后汇聚到指尖,化为一道指劲。

    “嘭!”

    一道惊雷一般的弓弦声响起,震得天地灵气猛烈一颤。

    一只白色长箭飞出去,留下一道明亮的光路,与封银蝉打出的指劲碰撞在一起,顿时,一股能量涟漪爆裂而开。

    “幸好挡住了……”

    锅锅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向前望去,只见,张若尘手持青天弓,正是迎面走来。

    “尘爷,你终于来了!刚才,我和魔猿差一点就被那个臭婆娘干掉,你赶紧大展神威,将她擒住,然后,让我将她脱光,绑在树上抽打。”

    锅锅咬紧两颗兔牙,狠狠的说道。

    听到这话,封银影差一点被气得一口鲜血吐出。

    张若尘收回白日箭,又是拉开弓弦,一箭射了出去,将一尊靠近魔猿的二劫鬼王射穿,鬼体爆裂,化为一团墨汁一般的鬼雾。

    封银影的双目,锁定在张若尘的身上,道:“张若尘,你竟然真的敢来送死。”

    “我可不是来送死,而是来给你们送终。”

    张若尘的手臂一伸,五指向虚空一抓。

    原本飞在半空的佛帝舍利子,立即向下俯冲,飞入到张若尘的手中。

    “就凭你与那两只太古遗种?”

    封银影向着身后瞥了一眼,只见,一道道圣影,从尘土中走出,仅仅只是圣境的人族生灵,就有六位。

    鬼王和圣级战尸的数量,则是更多。

    其中,最为明亮的圣影,莫过于天命尸皇。

    天命尸皇只是随意站在那里,身上就有一种威严霸道的气场散发出来,让圣者级别的人物都生出敬畏之心,忍不住就要下跪行礼。

    天命尸皇微微笑道:“张若尘,青龙墟界一别,好久不见。”

    “的确好久不见,可惜,受到无数人族修士膜拜和传颂的天命大帝,却是让我十分失望,他竟然去对付一个凡人。这样的手段,不太光明吧?”张若尘道。

    天命尸皇面不改色,就像是在教导一个晚辈一般,说道:“张若尘,你还是太年轻,也太天真。但凡是能够开辟一个帝国的皇者,必定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光明磊落的帝皇,想要守住一个帝国都很难,哪里能够开国建朝?就如当今女皇,号称大威大德,可是,她就光明磊落吗?她的手段,恐怕比任何人都厉害。”

    张若尘陷入沉默,竟是无法反驳。

    天命尸皇又道:“不择手段的人,才能成为帝皇。光明磊落的人,只能做一个侠士。侠,只能救一人;皇,却能拯救天下。”

    “两个人的原则不同,也就注定会走在两条不同的路上。多说无益,今日,终究是要分出一个胜负和生死。”

    张若尘一只手托着佛帝舍利子,一只手提着沉渊古剑,体内的圣气,在五彩色的经脉和圣脉迅猛运转。

    “哗”

    舍利子的光芒,越来越明亮。

    沉渊古剑则是爆发出千纹毁灭劲,密密麻麻的剑气,犹如蝗虫一般,从剑体上面飞了出去。

    “借你的五行混沌体和神之命格一用,助我再次称皇,拯救这动荡的天下。”

    天命尸皇的容颜俊美,长发飘飘,向前行去,一道道剑气和佛光,竟是被他身上的气场,压得倒飞回去。

    天命尸皇每向前踩出一步,张若尘的身上就像是多了一座大山。

    封银影露出一道残忍的笑意,道:“早就说过,你是来送死的。”

    突然,天命尸皇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一道异色,盯向张若尘身后的方向,察觉到一股极其阴寒的力量波动。

    血月鬼王踩着一缕缕鬼雾,从黑暗中走出来,一双动人的眼眸,向对面的封银蝉和天命尸皇瞥了过去,道:“说谁送死?”

    封银影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道:“三劫鬼王……张若尘竟然也懂得养鬼之道?”

    “就凭你这句话,就是相当该死。”

    血月鬼王伸手向虚空一抓,一股强劲的力量,隔空飞出去,使得空气发出一连串爆响。

    天命尸皇的身形一晃,出现在封银影的身前,伸出一根手指,向着前方一按。

    一只古老的神兽虚影,从他的手指之中飞出去,发出兽吼声,与血月鬼王打出的爪印碰撞在一起。

    “轰隆。”

    尸皇和鬼王之间的大地被撕裂,巨大的裂缝,将明镜山庄分成了两半。

    “有点意思,终于遇到一个还算不错的对手。”

    血月鬼王的鬼体分解而开,化为一片阴风,向天命尸皇冲了过去。有着一轮血月悬浮在阴风的中心,散发出诡异的红光。

    天命尸皇取出一块玉石,捏碎之后,将一把玉石粉末洒了出去,念道:“生死之门,地渊战场。”

    一粒粒玉石粉末燃烧起来,化为一座直径十丈的圆形火焰阵法。

    血月鬼王刚才冲入进火焰阵法,阵法内的大地,猛然向下沉陷,将天命尸皇和血月鬼王同时拉扯到地底深渊。

    火焰阵法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一个直接十丈的无底洞。

    张若尘和封银影几乎同时冲到无底洞的边缘,向下望去,一片黑暗,根本感受不到天命尸皇和血月鬼王的气息。

    封银影长笑一声,盯向站在对面的张若尘,道:“失去三劫鬼王的庇护,你还能逃得过本公主的手掌心?”

    站在她身后的那些圣影,也都发出一连串阴笑声。

    在他们看来,张若尘只是上境圣者的境界,距离玄黄境都是差了半步,就算能够击杀通天血将,遇到真圣,也是没有半分取胜的可能性。

    “动手,全部抹杀。”

    张若尘早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与真正的真圣交手,测试现在的实力强弱,于是,立即出手,调动剑七蕴含的剑意,全力一剑挥斩下去。

    “张若尘竟然真的敢向公主殿下出剑,他会后悔的。”

    “天命尸皇说得没错,他太年轻了,也太无知,公主殿下会凭借真圣的力量将他打醒,让他重新给自己定位。”

    ……

    感受到沉渊古剑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封银蝉却是脸色略微一变,连忙施展出地狱鬼王爪,双手同时攻了出去,两只白骨手爪和两尊鬼王虚影显化出来。

    “轰隆。”

    沉渊古剑劈碎白骨手爪和鬼王虚影,击在封银影的胸口,顿时,打得她一连向后爆退数十丈。即便是有护身宝物抵挡了一下,她的胸口,还是出现一道长长的血痕。

    在这一刻,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的诸圣,全部都是哑然失声,再次盯向张若尘,竟然感觉到背心有些发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