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本源
    发生在自由交易园区的这场大战,很快就传遍封神台,各界修士无不心惊。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怪人,竟然杀死天堂界派系十数位圣王境强者,其中,还包括一位世界领袖与四位四翼猩红天使。

    “那两人也不知是何方神圣,商子与公子衍同时出手,竟然都被他们逃脱。”

    “没看见至尊圣器都使用出来,这种人物,绝对是有相当可怕的背景。”

    “你们说,真理神殿会如何处置那两个怪人?”

    “真理神殿也抓不住那两个怪人的把柄,毕竟,的确是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先出手。而且,风岩与那两个怪人交好,以风岩背后的势力在真理神殿的影响力,全力运作起来,足以为他们二人洗脱。”

    ……

    众人口中所说的两个怪人,张若尘和项楚南,逃出来后,立即躲到外南园白骨斜坡上方的那座禁区边缘。

    若是,商子和公子衍追杀上来,他们立即就会逃进禁区。

    “好险,那两人的修为也太恐怖。特别是那个头上插着三根朱红色羽毛的男子,他到底是什么来头?”项楚南问道。

    张若尘道:“此人是功德神殿的领袖商子,也是我的生死大敌。对不起,不该将你牵扯进来的。”

    项楚南的神情一肃,道:“说的什么话,我项楚南是那种胆小怕事之徒吗?”

    “嘘!”

    张若尘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手中重剑浮现出一层剑道玄罡,盯向白骨斜坡的方向,沉声道:“什么人,出来。”

    “呵呵。”

    悦耳的笑声响起。

    一团星雾,凭空在白骨斜坡中显现出来。

    身穿紫衣的千星天女站在星雾中,乌黑色的长发如同柳絮一般自然垂落,头顶上方则是戴着一尺高的鲜红头冠。

    千星天女的面容朦胧,声音优雅悦耳,道:“张若尘,你的警觉性很高嘛,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看见千星天女,张若尘非但没有放松警惕,反而露出更加凝重的神情,随时准备遁入禁区。

    “张若尘?你应该认错人了吧?”张若尘道。

    千星天女道:“你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你不用这么防着我,我未必是你的敌人,说不一定,还能暂时成为朋友。”

    张若尘十分心惊,他修炼的无形无相三十六变,竟然被识破?如果对方是一位大圣,还好理解,只怪他修炼得还不够精。可是,对方的修为,却并不比他强大多少。

    张若尘道:“朋友?天女殿下是在开玩笑吗,都拥有真理奥义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成为朋友?”

    他这么说,也就相当于是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千星天女笑道:“没错,拥有真理奥义的两个人,的确是不死不休的仇敌。所以,本天女说的是,暂时成为朋友。”

    “这个暂时是多久呢?”张若尘问道。

    千星天女道:“你离本天女那么远干什么?为何我们不坐下来慢慢谈?”

    对方很有可能修炼的是虚无之道,而且,明知道她肯定会杀自己,夺取真理奥义,张若尘怎么可能让她靠近自己?

    “本天女的修为,也就比你高出一个境界。你这个时空掌控者,莫非还怕我不成?刚才,大杀四方的豪情,去了哪里?”

    张若尘的眼神扫视四周,道:“天女殿下如果真的没有杀人之心,为何会安排两位修士暗藏在附近?”

    这一次,轮到千星天女吃惊。

    千星天女的确是有极其重要的事,想要与张若尘合作一次。但是,千星天女也担心,张若尘会出手杀她,自然也就要做好充分准备。

    千星天女安排在附近的,乃是千星文明在真理神殿的最强二人。

    以他们二人的强横修为,竟然无法瞒过张若尘的感知,这一点,的确是出乎她的预料。

    千星天女略微沉思,随即玉白色的小手轻轻一挥,道:“你们二人退下去。”

    两道人影,在白骨斜坡的左右两侧显现出来,向后退去,最后化为两个小小的黑点,站在远处,守住白骨斜坡所在的这片区域。

    “本天女现在算是够有诚意了吧?”千星天女道。

    张若尘倒也并不是真的惧怕千星天女,只是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而已。既然,千星天女没有直接出手,还遣走了两大高手,显然是真的想要与他商谈什么事。

    其实张若尘的心中,也有一些疑问。

    “好吧,那我们就谈谈。”张若尘道。

    在禁区的边缘,天地一片黑暗。

    千星天女取出一张精致的白玉长桌放在地面上,又取出一盏舍利灯,放在桌案上面,随即才是缓缓的坐在长桌的一端。

    舍利灯散出来的淡淡佛光,映照在她的脸蛋上面,使得她的肌肤,宛如冰晶雪玉一般晶莹透彻。

    张若尘坐在白玉长桌的另一头,道:“同时拥有真理奥义的两个人,竟然可以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千星天女盈盈一笑:“你夺取了多少真理奥义?”

    这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张若尘直言道:“万分之五。”

    “我,万分之六。”

    千星天女随即又道:“你知道,你为什么还没有死吗?”

    “为什么?”张若尘道。

    千星天女道:“因为,你现在的修为才二步圣王,就像一颗还没有成熟的圣果,即便将你杀死,我也只能得到万分之五的真理奥义。”

    “但是等到你的修为进步,再去渡过几层真理之海,肯定可以得到更多的真理奥义。所以我打算,等你修炼到九步圣王的境界,再出手将你采摘。”

    “你将我当成了一枚圣果?”张若尘的眼睛一缩。

    千星天女相当坦然,道:“你从踏上修炼之路的那一天起,就应该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怪只怪,你暴露了拥有真理奥义这个秘密。”

    “你可知道,修士收集到百分之一的真理奥义,就能成为真理使者?你知道真理使者代表什么吗?真理使者能够调动与神叫板的恐怖力量。”

    张若尘轻哼一声:“你就那么自信,在我修炼到九步圣王境界的时候,还能杀得了我?”

    千星天女的一双星眸,美丽动人,道:“当你达到九步圣王境界的时候,自然会有千星文明的大圣亲自取性命。大圣杀不了你,神也会出手。神,总杀得了你吧?”

    张若尘默然。

    为了真理使者的身份,为了真理奥义,神灵出手,是完完全全有可能事。

    怪只怪,自己在渡真理之海的时候太大意,让千星天女看出了端倪。

    怪之怪,当初射出的那一支白日箭,没能杀死千星天女,从此埋下祸根。

    现在,就算再次出手杀死千星天女灭口也没用,他拥有真理奥义的秘密,肯定已经被千星文明的一些生灵知晓,根本瞒不住。

    千星天女将白日箭取了出来,放到桌案上面,向张若尘推了过去,道:“我不知道,你射出这一支箭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既然本天女打算暂时与你做朋友,这支箭就做为见面礼,还给你。”

    张若尘将白日箭收回,笑道:“看来你是有事要求我。”

    “求你?谈不上,顶多只能算是合作。”千星天女道。

    “不合作。”

    张若尘直接拒绝,道:“明知道最终我都要被你们千星文明杀死,我为什么还要与你合作?”

    千星天女淡淡一笑:“其实,未必一定要杀死你,我才能得到你身上的真理奥义。只要你投靠千星文明,并且,每次得到真理奥义之后,就主动献给本天女。本天女非但不会杀你,还会重用你,将来,说不一定你还有机会成为千星文明的驸马。觉得怎么样?好好考虑我的这个提议,不用立即回复,本天女给你考虑的时间。”

    张若尘的心中暗思,千星天女到底是哪里来这么大的自信能够驾驭得了他?

    就算她修炼的是虚无之道,可是,张若尘却同时修炼两种恒古之道。

    难道她觉得“驸马”这个身份,很有吸引力?

    张若尘没有表露心中所想,道:“不仅能够拥有千星文明这个大靠山,还能得到大量修炼资源,抱得美人归。天女殿下的这个提议,让人完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千星天女的一双星眸,闪烁着惑人的光芒,道:“本天女只是说,你有机会成为千星文明的驸马。能不能把握住机会,还得看你的表现。”

    张若尘微微一笑,随即,问道:“我很好奇,你到底是如何看穿我的身份,又是如何追踪到这里?”

    千星天女自认为能够掌控一切,因此也就没有隐瞒张若尘,道:“因为,我是九大恒古之道本源之道的掌控者。”

    “本源之道?”张若尘微微一怔。

    不是虚无之道吗?

    千星天女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在白玉长桌上面一敲,顿时,白玉长桌爆碎,化为一片虚无。

    不。

    不是虚无,而是化为亿万颗极其细小的微粒,使用肉眼根本无法观测,只有使用出天眼和精神力,才能隐隐约约探查到一些异样之处。

    当初,千星天女在真理之海击杀守关者的时候,张若尘因为离得很远,所以才会误会,她将守关者打得变成虚无状态。

    “本源,为万事万物的起源。”

    千星天女的纤纤玉手,微微一抬。

    “哗”

    那亿万颗微粒,快速组合和连接,重新凝聚成能够使用肉眼观察到的物质。

    不再是一张白玉长桌,而是,一柄五尺长的铁剑。

    随着她的手指一点,铁剑爆碎,紧接着,又化为一棵数十米高的红色圣树显现出来,树上繁花盛开,美轮美奂。

    花瓣落下,犹如红色的雪,洒落在千星天女和张若尘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