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 51.蓝魔虾
    我们的船航行在瓦丝琪位面的海域中,不知道埃文伯爵口中的大海渊究竟有多远,船队沿着一条洋流航行了大概两个星期,沿途上遇见了好几个岛屿,但却都是那种退潮露出沙滩,涨潮就会被海水淹没的潮汐之岛。

    经过一个潮汐岛的时候,我还意外的发现了亚人物种,那是被水手们称之为‘潮汐海灵’的鱼人,这些鱼人已经形成了最原始的部落社会,它们群居在潮汐海岛上,在岛上搭建起一些简陋的窝棚,以海边的鱼虾为食。

    这些鱼人生有一对青蛙一样的长腿,长满鱼鳞的身体,两条又细又短的手臂和一颗鲶鱼一样的头颅,一双眼睛没有眼睑,在眼窝里滴溜溜的乱转,它们可以离水在沙滩上奔跑,也可以像鱼儿一样自由的在海中游泳。

    我曾经有一顶‘鱼皮风帽’,就是用一只完整的鱼人皮缝制而成的,那顶‘鱼皮风帽’上的魔纹法阵能够让我快速的恢复精神力,我很喜欢,只是后来我将它送给了苏。

    如果船队能在这片海域里停留一个晚上,我倒是很想跑过来猎杀几只鱼人,这种只有初级智慧的亚人族和我们人族没有任何血缘姻亲关系,猎杀鱼人就像是在荒原上捕猎魔羚羊一样,不会然我有任何负罪感。

    可惜因为这个岛屿是在上午发现的,船队并没有在这片海域停留,所以我与这群鱼人失之交臂。

    ……

    ‘绿洲号’

    这是诺亚为我的这艘盖伦级帆船起得新名字,这个名字来源于楼船顶部宛如‘空中花园’一样的建筑。

    有了‘木系精华’的滋养,在一.夜之间,‘绿洲号’楼船顶部长满了各种绿植,最壮观的是围栏旁边生长着一圈低矮的金橘树,被这些金橘树围绕起来的是二十条装满了泥土的木槽,这些培养槽里面生长着洋葱、胡萝卜、番茄、柿子椒四种蔬菜。

    整个船队都知道‘绿洲号’拥有各种各样新鲜的菜蔬。

    有时候,其他船上的水手们去‘绿洲号’上搬运菜蔬,甚至还能获得一把酸溜溜的金桔。

    不过这些新鲜的菜蔬并不是无偿供应给船队的,想要吃到这些新鲜的蔬菜,一定要付出一些代价,可以是金币、魔法材料、新鲜的海鱼和能够打动我的故事,只要随意拿出这些东西其中之一,都可以从‘绿洲号’上得到一些珍贵无比的蔬菜。

    这个看起来有些奇怪的规矩是我立下的,不是我需要用蔬菜换取金币,而是不想养成船队有这种不劳而获的习惯。

    而顶楼上的‘空中花园’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我不可能无限制地从辛柳谷向外运那些蔬菜,至少要给所有人一个可以接受的答案那就是吉嘉魔法师会木系魔法,能够操控这些植物快速生长,可以为整个船队提供新鲜的蔬菜。

    船楼顶上搭建起一个葡萄架,我躺在葡萄架下面,斑斑点点的阳光透过葡萄架晒在我的身上。

    “吉嘉,我终于知道‘洛可可之花’药剂的作用了!”

    赢黎跑过来对我兴奋的说。

    我微笑着望向她,问:“说说看,我们的赢黎公主究竟发现了什么!”

    她俏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手心里托着一瓶只有指甲油那么大一瓶‘洛可可之花’药剂,圆圆的脸蛋上浮现出两个淡淡的酒窝。

    恍惚之间,我像是回到了前世,而赢黎看起来就像是一位站在柜台前的化妆品推销员。

    “这瓶魔法香水的味道不仅能吸引海中的鱼群,还能引来一些海兽。”赢黎对我说。

    “这么说,这是一瓶‘诱.惑药剂’?”我从躺椅上坐起来,接过赢黎递过来的香水瓶,眼中露出一些惊奇之色。

    随后,我从赢黎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跟我来!”赢黎将我从躺椅上拉起来,将我拉到船尾。

    这时候,正好看见牛头人鲁卡正拿着一根鱼竿,坐在大船尾部有模有样的学着钓鱼,我搞不懂一位牛头人,即使钓上鱼来又能有什么用,难道他要放弃当一位素食主义者了吗?

    见我和赢黎手拉手跑过来,鲁卡推了推头顶上的草帽,对我憨憨地问:“用不用我挪个地方?”

    我和赢黎毫不在乎鲁卡的调侃,凑到他身边,这里倒是非常的清净。

    “鲁卡,给你看一样很神奇的东西。”我踮起脚拍了拍他宽厚的脊背,这个家伙最近又长高了很多,浑身浓密的短毛就像是缎子一样光滑。

    其实牛头人一族拥有很强的好奇心,听说我有东西给他看,鲁卡连忙坐直了身体,好奇地问我:“什么好东西?”

    自从前几天,我给鲁卡吃了一种海苔烤饼,他就很期待能够再吃上一次,他大概以为我要给他吃海苔烤饼。不过见我两手空空,又失望的收回目光,眼睛继续盯着海面上的鱼漂。

    我看着他手里那根粗大的鱼竿,好奇地问他:“今天有什么收获?”

    鲁卡随意的用脚踢了踢一旁木桶,有几条鲷鱼漂在里面,鲁卡用脚这么一踢,立刻在木桶里翻起一片水花。

    “想不想钓到一只大家伙?”我问鲁卡。

    “当然,不过这可要看运气,我还没钓到过超过一百磅的大家伙呢!”

    “听说‘雪莉号’上的兰特骑士前天就钓到了一条蓝鳍金枪鱼……”牛头人鲁卡对我兴致勃勃地说道。

    我拍了拍额头,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钓鱼这件事的,我对鲁卡说:“我有办法让你钓到一条大家伙来!”

    说完,我飞快的拧开手里‘洛可可之花’香水瓶的盖子,将香水瓶高高举起,让里面的香味飘到空中。

    随后,我考虑到那些海兽都潜伏在海中,要不要将香水倒进海里一些,又看了一眼只有手指肚那么大的香水瓶,就这么犹豫了一下。

    “啊!”

    身边的赢黎惊叫了一声。

    “快点扣上盖子!”

    赢黎连忙将我手里的香水瓶夺了过去,然后飞快地扣上盖子。

    就在我和鲁卡有些疑惑不解看着赢黎的时候,船尾不远处的海面忽然涌起了一道三米高的海浪,蔚蓝的海面上浮现出一条巨大鲨鱼来,那条鲨鱼单单露出水面的背鳍就有一米多高,青色的脊背足有五六米长。

    我没想过,这瓶‘洛可可之花’香水的作用居然有这么大,几乎就是在瞬息之间,就将一条鲨鱼引了过来。

    我和鲁卡面面相窥,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时候鲁卡手里的鱼竿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鱼竿差点从鲁卡手里脱出,鲁卡连忙双手紧紧的拽住鱼竿,并用力将鱼竿挑起来,一条大鲨鱼要在他的鱼钩上,竟然被鲁卡用蛮力拖出海面,七八米长的身体在海面上翻腾了一下,随后又落进海中。

    鲁卡兴奋地对我大喊:“快看,吉嘉,还真有大鱼上钩了!”

    随着鲨鱼落进海中,巨大的牵扯力量,差点将鲁卡拖进海中,鲁卡兴奋的嗷嗷大叫。

    船尾部的水手们听见了鲁卡的呼声,立刻跑过来十几个,当他们看到鲁卡站在船尾,竟然凭借着一己之力,竟然与海中的一条七八米长的大鲨鱼角力,都纷纷惊掉了下巴。

    随后有机警的水手连忙操起鱼叉凑过来,又有水手对鲁卡喊:快点将鱼线拴在船舷的木桩上,免得被那个大家伙拖进海里。

    鲁卡双脚撑在船舷边缘,稳稳地蹲着马步,浑身的肌肉坟起,身后忽然浮现出一头庞大的牛头人先祖的虚影,这是鲁卡的‘势’,没想到仅仅只是一条七八米长的大鲨鱼,就让鲁卡放出了自己的‘势’。

    原本我还有点担心,那条细细的鱼线会绷断,只是看到上面居然流淌着淡淡地魔力,亚麻线的缝隙里露出一抹白色,居然是用亚麻线混合了‘魔纹蛛丝’,鲁卡这家伙,要说平时有些粗心大意,但关键时候,心思还是非常细腻的。

    “你们别帮我,我要自己把它拖上来!”鲁卡倔强地对身边水手们吼道。

    说完大吼一声,猛地甩动手里的鱼竿,将海中胡乱翻腾的鲨鱼甩到了船尾的甲板上,看到鲨鱼继续在船尾甲板上活蹦乱跳的翻腾着,鲁卡抓起竖立在脚边的月刃斧,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一斧子拍在鲨鱼头颅上,顿时将鲨鱼坚硬的颅骨拍得塌陷了下去,随后不多时,那条鲨鱼抽搐着在甲板上翻了肚白,直挺挺地死掉了。

    船尾甲板上一阵欢呼,水手们一脸崇拜地看着牛头人鲁卡。

    鲁卡微微有些喘息着,一脸兴奋地站在我身旁。

    我对鲁卡说:“看,你现在不是也有了值得炫耀的东西了!”

    鲁卡摊开手,对我说:“我可不想炫耀什么,我只是想钓一条大鱼,让船上厨师给那些平民家庭的孩子们做一锅鱼丸汤喝。”

    我奇怪地问鲁卡:“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

    随后鲁卡对我讲述了,前天他在甲板上听见一番对话。

    那是一个五六岁年纪的小男孩对着比她大几岁姐姐在甲板上许愿,想在自己过生日的时候,吃上一碗‘鸭母捻’。没想到,这事居然让鲁卡记在心头,他跑去找餐厅里的厨师,从厨师那里问到了,做鱼丸最好是用鲨鱼肉,于是才有了钓鱼的想法。

    听到鲁卡这么一说,我也是一阵无语,放着桶里这么多真鲷弃而不用,偏偏要搞一条浑身鱼肉粗痞不堪的鲨鱼来汆丸子,还真是有点……

    这时候,我发赢黎根本没有去看那条在海水里翻腾的鲨鱼,而是一脸紧张的盯着海面。

    我刚想问她:在看什么。

    就见到一个庞大的阴影从海底慢慢地浮上来,竟然是一只体型庞大的海兽,两只巨大的螯钳冲出海面,就像是两辆大型卡车,向船尾撞过来。

    作为一名一转实力的牛头人战士,鲁卡反应也是足够迅速,发现异状之后,鲁卡连忙抄起两把月刃斧。

    “冲锋”

    鲁卡化成一道白光,对着海兽冲出海面的一只巨大螯钳冲去,手里的月刃斧横扫出去,狠狠地斩在那只巨大螯钳上。

    用黑铁锻造而成的月刃斧将那只如同卡车车头一样庞大的螯钳砍出一道深深地裂纹,不过鲁卡的那把月刃斧也深深的嵌入螯钳裂开的骨缝中,居然一时间没能拔出来,那只螯钳带着月刃斧飞快地缩回海中。

    另一只螯钳则是冲破了我的五道冰盾,整个螯钳上覆盖着一层淡蓝色的冰焰,凶蛮地将船尾防撞铜皮护板撕开一道口子,随后又硬抗了我释放的一道‘闪电箭’,这才缩进海中。

    此时,那只海兽上半身才逐渐的浮出海面,让我们看到了它的真身,那是一只足有一栋小别墅一样大小的鳌虾,浑身呈现一种蓝色,一对巨大的眼睛从眼眶里伸出来,盯着船尾,发出嘶嘶的声音。

    它那只巨大如扇子一样的尾巴,拍动着海水,巨大身体漂浮在海面上,海水泛起汹涌的波涛。

    “啊!快逃呀,是蓝魔虾。”

    船尾的水手们看到海中浮出来的海兽,惊慌失措地向前面甲板逃去。

    “怕什么,我们用鱼枪将它射死!”

    几名勇敢的水手奔向船尾两端架设鱼枪的地方,飞快地扳动着绞盘,开始给鱼枪上弦。

    卡兰措和卡特琳娜第一时间从船楼顶部跳下来,两人身上都穿着魔纹构装,身体散发着淡淡地魔法气息。

    两人出现之后,那只蓝魔虾明显变得不安起来,只是它却没有转身逃回海中,而是发出一种尖啸,那种声音传进我们的耳中,竟然让我们感觉到头昏脑涨,根本集中不了精神,就像是一种很另类的‘沉默术’。

    我连忙捂住赢黎的耳朵,赢黎从怀里摸出一张卷轴来,随手展开,一只淡黄色魔法盾将我们俩包裹在其中,顿时,那种尖锐的尖啸声减弱了大半,我们俩同时在魔法护罩里长长出了一口气。

    卡兰措直接站到了蓝魔虾的前面,对着蓝魔虾发出一声‘战嗥’。

    这时候,蓝魔虾两只巨大螯钳再次挥击过来,带起一道凌厉的劲风,牛头人鲁卡与卡兰错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各自冲向了一只螯钳,用各自的武器将蓝魔虾的攻击挡住。

    卡特琳娜则向甲板外面跨出一步,下一秒,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当她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握着碎剑者,站在蓝魔虾的虾头上,碎剑者的断刃浮现出一道魔法之光,前面的断刃被一道道魔法符文补充完整,卡特琳娜握着碎剑者,狠狠地刺入蓝魔虾的头颅中……

    ……

    午后,温热的海风从葡萄架下吹过。

    迪伦学长坐在旁边的躺椅上,他脸上长满了浓密的胡须,眼窝深陷,眼睛里布满了红红的血丝,也不知道熬了多少个通宵,不过此时他毫无困意,一脸兴奋地对我说:“吉嘉,你究竟知不知道你绘出来的那些空间系魔法符文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