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 290.贾斯特斯的困境
    在魔法飞艇上航行的日子并不是那么枯燥,每天站在船头的甲板上,看日出日落,看云卷云舒,总会收获那么一丝丝对于自然的感悟。

    从北境省飞往帝都,魔法飞艇所在的风层温度极低,甲板上滴水成冰,船舷两侧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水手们每天必须做地事情就是扛着长长的铁钎,将十六台浮空装置上面的浮冰除掉,他们穿着厚实的狗皮棉袄,浑身包裹得像粽子一样,就连脸上都戴着一层厚实的毛线面罩。

    这些从冰雪苔原极北之地吹来的冷风,将魔法飞艇上面的风帆撑得满满的,每时每刻都能听见主桅杆发出的‘嘎吱嘎吱’声,那是主桅杆与固定绳的卡箍传来的摩擦声,每天都有船员在主桅杆上爬上爬下,检查上面绳索的安全性。

    船头的球帆像是被神灵的大手向前拉扯着,随时都有可能被冷冽的北风撕碎。

    有时候天空中的漂浮云层会紧贴着魔法飞艇的船舷,让这艘魔法飞艇看起来就像是在云海里航行,那一望无际的云海总会让我有想要从船舷上纵身跳下去的冲动。

    有有时候天空中的云层会变得更高一点,以至于云层会出现在头顶上,那根五六十米高的主桅杆的望台直接插进云层里,那种天就快要塌下来的感觉,会让人心里变得无比压抑。

    往往这个时候,魔法飞艇的船长就会尝试着提高魔法飞艇的飞行高度,将飞艇从新驶回到云层之上,就像是一条锦鲤一样‘忽’的一下子跃出水面。

    在航行中,每天都要的就是在船舱里绘制白岩犀皮的魔纹构装,剩下的最后十五套终于在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赶制出来,紧接着又将手里迁跃兽的兽皮全部制成了二十三卷‘定向传送卷轴’,在帝都,这种卷轴比魔法盾卷轴还要受欢迎。

    然而魔法盾卷轴随便在帝都的魔法商店里都能买的到,但是‘定向传送卷轴’却是迪伦学长发明出来的,这种卷轴的魔纹法阵设计图纸还没有公布于众,在魔法市场上几乎找不到,因此这种传送卷轴只要出现在魔法市场上,立刻就会被魔法师们抢购一空。

    作为门萨家族未来瓦斯琪位面之主,诺亚并不需要拿野蛮人的左耳向埃尔城后勤部换取功绩,因此这次狩猎所获的野蛮人左耳,除了装满一封魔箱送给了艾伦特之外,我将剩余的五百多只左耳送到后勤部的军需处,这些功绩让我成功的晋升为二等伯爵。

    这次野外狩猎,我们在野蛮人身上所获得了一些魔法宝石,除了十三颗送给了特雷西当做结婚礼物,其余艾露恩之星与绿松石、月光石、虎眼石等等魔法宝石,全部归于诺亚和雪莉所有。

    十天之后,魔法飞艇经过圣卡洛斯城。

    从甲板一侧向下鸟瞰,圣卡洛斯城尽收于我的眼底,城里林立的大烟囱飘出滚滚浓烟,与天空中的云连在一起,看样子巴宾顿家族的安琪拉多位面上的秘银矿场目前已经恢复了生产,源源不断地为圣卡洛斯城提供充足的秘银锭,这让圣卡洛斯城里的那些魔法符文板工坊正开足马力生产。

    这样算起来,安妮随着奇岩省的骑士团进入安琪拉多位面也有两个多月了。

    不知道威尔士王子所率领的皇家骑士团这个月有没有赶到安琪拉多的位面战场去,据说查理王子想要接手皇家骑士团指挥权,如果那样的话,一个月的时间也足够完成交接的了。

    詹姆士亲王的南风军图目前还在修整之中,不过看来不久之后也会前往其他位面参战,我离开帝都之前还与南风军团的军需官唐纳德伯爵签订了一项有关于床弩弩箭采购合同,返回帝都第一件事,就是将辛柳谷里印废的床弩箭头交付给唐纳德伯爵。

    经过这一个多月时间的积累,辛柳谷铁匠铺里已经囤积了数量巨大的聚火术魔法符文板和微缩龙卷风符文板,还有堆积如山的床弩箭头和摆满整个货架的魔纹蛛丝锭。

    这次野外狩猎有将近四百名野蛮人选择与我签订奴隶契约,这群野蛮人奴隶目前都在辛柳谷里的采石场挖条形石料。

    柏恩德已经带着五百名野蛮人奴隶在辛柳谷里准备就绪,只等着找机会进入耶罗位面的黑森林里展开狩猎行动,余下的一百多名野蛮人奴隶将会带领新来的四百名野蛮人奴隶在采石场里做苦工,我让柏恩德对刚组建的军团里的野蛮人奴隶施行末位淘汰制,也就是说,每月会挑出表现最差的十名野蛮人奴隶,将他们送会采石场做苦工。

    历时半个月,魔法飞艇终于驶入帝都马扎罗山脚下的空港小镇,帝都的空港小镇依然是那么的繁忙,无数艘大大小小的魔法飞艇,排着队并沿着既定航线驶入空港,停靠在高塔的空中码头上。

    帝都这边的温度明显比埃尔城暖和一些,诺亚和雪莉站在飞艇的船头,对着前面的飞艇不停的挥手,这时我才发现前面的居然是一艘载客飞艇,飞艇尾部的平台上站着几位年轻的魔法师,竟然是皇家魔法学院里的魔法生,其中一位还是火系二班的同学。

    开学之初,皇家魔法学院的魔法生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帝都来。

    赢黎倚在飞艇的桅杆上,飞艇平安抵达帝都空港小镇,她的心情很好。

    此刻,她一脸笑意地看着我,并对我说道:“喂,记不记得去年春天,你刚来帝都时候的事?”

    飞艇稳稳地停靠在空港悬空码头上,我靠在赢黎身边,看着还没等船员将踏板安稳,诺亚和雪莉两个迫不及待地跑下飞艇,与另一艘飞艇上的同学热情拥抱,他们俩在班级里交友广泛,一年中认识了不少朋友。

    甲板上挤满了准备走下飞艇的人们,我颇为感慨地说:“怎么会忘记啊!刚到帝都的第一天,跑到帝都初级魔法学院去看你,就和昆汀打了一架。”

    拉着赢黎的手,随着船员从贵族专用通道走下空港高塔。

    一辆挂着翡翠海湾贸易商行徽记的魔法篷车停在空港外面的巷子里,经理人巴德先生穿着厚厚的棉衣挤在空港外面的人群里,看到我和诺亚从空港里面走出来,一边招手,一边向我们挤过来。

    诺亚和雪莉和那群皇家魔法学院的魔法生们谈得颇为投机,大家一起顺着人流走出空港小镇的大门,每人大概在心里面都有一肚子话要讲,不过这些魔法生听见诺亚这个冬天居然跑到北境捕猎野蛮人,对诺亚和雪莉一脸的钦佩,诺亚洋洋得意地将两颗‘艾露恩之星’拿出来,让众人观赏,搞得就像是北境遍地都是黄金一样,只要去了那边在哪都能随便捡到魔法宝石。

    在帝都,一颗‘艾露恩之星’可以卖到一百五十颗魔晶石,基本上也是有价无市,那些豪门贵妇们对于这种深蓝色的宝石非常着迷,很多时候,在拍卖行里,这种名贵的魔法宝石远较一套魔纹构装更值钱。

    看到诺亚手里抓着两颗核桃般大小的‘艾露恩之星’魔法原石,人群里的两位女魔法生看着诺亚的眼神中闪烁着无数小星星。

    毕竟是豪门世家的少爷,见到诺亚有人来接,而诺亚又盛情邀请大家一起乘坐他的魔法篷车返回帝都,这些魔法生们也没有矫情,纷纷跟随诺亚上了他的那辆魔法篷车。

    我和赢黎、海伦娜、贝姬、卡特琳娜落到最后面,诺亚站在车厢门口示意我们赶快上来,我对着诺亚指了指不远处那辆标有亲王府的魔法篷车,诺亚一下子恍然,向我做出了一个‘明天见’的手势,随即钻进车厢里,这辆魔法篷车随即汇入车流中,向着帝都驶去。

    ……

    坦顿城,天空中下着淅沥沥的小雨,雨水一点一点的啪打在玻璃窗上,化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在玻璃窗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我和卡特琳娜、牛头人鲁卡、卡兰措陆续从传送门里走出来,看到旅馆的房间里凌乱不堪,一股血腥的味道弥漫在房间里,贾斯特斯先生脸色苍白地躺在浴缸里,浴缸里的水被血染成一片浅红色,他双手搭在浴缸的边沿上,盯着一对黑眼圈,一脸颓废地望着我们。

    “吉嘉,很高兴能够再次看见你!”贾斯特斯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细小了很多。

    我走到他的身边,才发现他居然无法保持完整的人形态,一条硕大的鱼尾泡在浴缸里,鱼尾上的鳞片脱落得十分严重,上面布满了各种深浅不一的伤痕,在他的肩膀上同样有着一道贯穿性的伤口,伤口大概有小碗那么大,不停地向外渗着鲜血。

    “怎么会把自己搞得这么惨?”我俯下身一边检查着贾斯特斯身上的伤口,一边对他问道。

    贾斯特斯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他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每次咳嗽肩膀上的伤口就会向外面飙血。

    稍微平稳了一下之后,他才对我说:“别提了,我跟随冒险团赶到那处蜘蛛营地,谁能想到营地里面居然潜伏三位蛛人督军,营地外面也是潜伏着三队蛛人战士,直接将冒险团重重围住,我们这些人连蛛人战士第一波冲锋都没能扛下来,整个冒险团就被蛛人战士切断城数段,分割围在蛛人营地里。”

    我有些奇怪,就算是走进尼布鲁族蛛人的陷阱,也不至于这样被动啊。

    我问他:“不是说还请来了三位二转战士吗?”

    贾斯特斯十分不屑地说道:“那几个胆小的二转战士看见营地里涌出来三位蛛人督军,什么都没做就溜走了。”

    我看着他身上,随手丢出两个‘水疗术’,疼得他哇哇大叫。

    “你呢?是不是还打算妄想逞英雄?”我问贾斯特斯,这位海妖后裔有着很严重的骑士精神,我猜他大概不会第一时间选择溜走。

    贾斯特斯低头看到自己的伤口在一点点愈合,满是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对我说:“我也知道场面变得没办法控制,其实我也想第一时间就溜走的,可是毕竟那些人也是我的同伴,我不能随便的丢下他们啊!”

    我很无语地问他:“所以你就决定出手相救?”

    贾斯特斯点了点头。

    我又说:“然后就把自己伤成了这样?”

    贾斯特斯抬起胳膊,向我示意身体还能动,他对我说:“我的回复能力很强的,马上就会好起来了!”

    我无奈地从魔法腰包里摸出一卷止血绷带来,说:“好吧!我只是不希望你把自己的小命搭在耶罗位面。”

    “我知道的。”贾斯特斯向我摆出一个‘ok’的手势。

    牛头人鲁卡蹲在贾斯特斯鱼缸的前面,很是好奇的看着贾斯特斯粗大的鱼尾,瓮声瓮气地对贾斯特斯说道:“贾斯特斯,你是一名迦娜勇士吗?”

    贾斯特斯听到鲁卡的话,差一点被他气晕过去,他用手指着自己的胸膛,几乎要从浴缸里挣扎着站起来,对鲁卡大声抗议道:“鲁卡,我是一名半海妖,是海妖的后裔,你从哪看得出我是一名迦娜的?拜托,不要这样侮辱我好不好!”

    鲁卡见到贾斯特斯神情激愤的样子,连连道歉说:“哦,抱歉,贾斯特斯,你下半身和娜迦族战士还是蛮像的。”

    牛头人战士从包裹里摸出止血绷带,帮我一起给贾斯特斯处理身上的伤口,他托起贾斯特斯巨大的鱼尾,用止血绷带将鱼尾包裹得就像木乃伊一样。

    “我的尾部是长满锋利骨刺的,怎么能和迦娜海族一样呢?”贾斯特斯这时还在想鲁卡喋喋不休地说。

    不过当他把目光落在自己尾巴上,声音立刻变小了一些,对鲁卡说:“哦,好吧!现在那些骨刺都已经撞断了,我暂时没有力量让它们重新长出来!”

    我坐在贾斯特斯旁边,一边为他处理肩膀上的伤口,一边问他:“你们的那个临时冒险团后来怎么样了?”

    贾斯特斯伸手往脸上撩了一些水,将头枕在浴缸边缘上,一脸颓废地说道:“还能怎么样!听说能逃回坦顿城的人,十不存三,几百人冒险团现在只有百十人躲在坦顿城的各个角落里养伤,不过这些是我听人说的,我觉得实际上存活下来的人数还能再乐观一点儿。”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